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阿拉伯之春”改变了该地区的社会政治形式。利比亚、埃及和叙利亚连续不断的示威游行和各党派间的暴力冲突使得该地区未来的局势愈发地不明朗。同时,随着美国和北约部队的撤离,中东地区产生了权利真空,而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可以填补这个空白。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邀请了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阿拉伯政治项目主管David Schenker参与圆桌会谈,讨论黎凡特的未来及中国的潜在角色。出席此次会谈的还有数名研究中东问题的中国专家学者。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主持了会议。

“阿拉伯之春”的发展轨迹

  • 利比亚和突尼斯的后革命时代:Schenker解释道,突尼斯起义的成功鼓动了利比亚的游行和冲突。然而,在两国的政权被推翻后,其国内各非宗教及宗教派别争相攫取权力,同时自卫队拒绝解除武装,因此国家仍然内部分裂。Schenker补充到,部落文化和地区差异始终存在并成为分歧的一部分。
  • 武器扩散:Schenker表示,突尼斯和利比亚革命导致了北非和中东地区武器的大规模扩散。无限制的武器流通导致马里发生政变,以及武器流入埃及,特别是西奈半岛。其中一些武器流入到加沙地区的哈马斯手中。然而,Schenker补充道,控制并减少这些武器的流通仍十分困难,并且难以预测如此大规模的武器扩散会如何影响地区未来的稳定性。
  • 新政权的巩固:Schenker认为穆斯林兄弟会在中东地区,特别是埃及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这个新上台的政府为了巩固兄弟会在这一地区的势力而执行伊斯兰强硬派的外交政策。Schenker引用了叙利亚推翻阿萨德政权的内战来举例,该内战起因是非宗教的、非伊斯兰教的运动,然而在沙特和卡塔尔的干涉下迅速转变为伊斯兰叛乱。北京大学王锁劳教授补充道,美国资助了穆斯林兄弟会,使其能在埃及继续巩固其地位。

中东问题的外部参与

Schenker表示,能源是与中东利益息息相关的首要战略基础。地区冲突和游行可能会导致原油输送的中断,这将迫使中国等国家在中东问题上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
 
  • 美国的缓慢退出:Schenker表示奥巴马政府关注于国内事务,同时近期在美国发现大量的页岩气储备,因此最终可能使美国退出中东。确保在中东的能源利益仍是美国的重要任务,因为全球经济依靠波斯湾开采的石油的自由流转。然而美国政府希望对中东能源有更多依赖的国家进一步促进这一地区未来安全局势的好转。他继续解释道,中国能源需求的日益增长将推动中国更多地参与到黎凡特的危机中,以保证油源的稳定。
  • 美国有责任么?:北京外国语大学学者薛庆国提出美国干预中东问题,进而导致了动乱。Schenker回应道美国入侵伊拉克是地区动乱的部分原因,然而,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活动也使这一区域得以开放。萨达姆•侯赛因的下台激发了随后的示威活动,最后演变成了“阿拉伯之春”。
  • 中国的机遇:Schenker强调了西方国家对于中国在中东缺席的担忧:一旦美国减少在该地区的兵力,中国是否会填补中东权利真空的空白?博联社创始人马晓霖解释,中国在中东地区有着强有力的多边关系,并且埃及的伊斯兰政府对于中国并没有产生像对美国一样的负面效果。中美两国外交政策的不同表明两国在中东地区面临着不同的政治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