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席卷了黎凡特和北非地区,引发了平民暴动和埃及的政权更迭。埃及和叙利亚的革命尤其博得了全世界的关注。美国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阿拉伯政治项目主管David Schenker探讨了中东地区的政治发展和中美两国对黎凡特地区的影响。本次会议由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和挪威驻华大使馆联合主办。

埃及的进程

在经历了大规模的社会动荡以及2011年2月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后,埃及经济开始恶化。自革命以来,埃及与美国长期的联盟关系逐渐出现问题。
 
  • 缺乏政治上的改变: Schenker解释革命本身仍旧是一个伟大的成就。然而,他补充道,埃及总统默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通过并非协商一致的宪法,这一做法正在破坏埃及的民主。这导致穆尔西所代表的穆斯林兄弟会对此愈发的不满。
  • 不景气的经济:Schenker指出埃及的经济持续衰退,投资者纷纷撤离,这影响了埃及政府两大收入来源:外资直接投资和旅游业。他补充道,与前政府业务合同中的贪污问题、持续的政府补助,减少的外汇储备和新政府是否会将私有企业国有化的不确定性等问题使埃及的经济困境进一步恶化。

叙利亚不稳定形势的加剧

Schenker认为,叙利亚旷日持久的内战最终会导致地区进一步的不稳定。
 
  • 进行中的革命和地区参与:Schenker认为,由于叙利亚大量人民流离失所,加之其他国家不愿卷入冲突,使得叙利亚内战成为了区域问题。伊朗和真主党支持阿萨德政权(Assad regime),而逊尼派占多数的国家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支持叙利亚逊尼反对派。他补充道,进出叙利亚边界的武器剧增,同时外国士兵也已进入国家。
  • 叙利亚面临的其他问题:Schenker认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政权将会不可避免的被推翻。然而他预测,推翻阿萨德政府将导致对阿拉维派(Alawites)和基督教派的攻击,阿拉维派是目前的统治精英,而基督教派在动乱中表现虽不积极,却依然可能是主要的攻击目标。Schenker认为,叙利亚将会出现和利比亚相似的自卫队拒绝解除武装的情况。因此,中东边界可能会被重绘,以符合新的政治、种族和宗教分派。

中国在黎凡特改变过程中的角色

Schenker认为除了中东地区逐渐加剧的不稳定局势外,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已经在中东地区制造了潜在的权力真空,而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可以填补这一空白。
 
  • 中国不愿干预:中国学者认为中国没有兴趣进一步参与中东斗争。一些学者注意到美国已经从支持国家演变发展到支持革命,而中国则支持渐进式演变发展而非革命。另外,Schenker指出,中国有近一半的能源来自波斯湾,因而会受到中东地区不稳定局势的影响。
  • 中国投资的可能性:Schenker建议中国通过对外援助加强在中东地区影响。他认为中国“价值观自由,注重利益”的外交政策使其能够通过提供贷款、合资企业,和境外资金援助等形式以稳定地区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