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外交政策的核心内容是加强以俄罗斯为中心的欧亚地区集团的力量。现阶段,俄罗斯最重要的考虑是在俄白哈关税同盟的基础上逐步建立欧亚经济联盟,加深地区一体化联系,扩展地区一体化空间。

在此背景下,俄罗斯与美欧渐行渐远。在俄美关系中,普京强调发展经济合作,俄罗斯已经是美国的正常贸易伙伴,两国经贸合作发展拥有广阔前景。在反导问题、中东问题等军事政治领域,俄罗斯与美国的合作在不断弱化。尽管欧盟依然是俄罗斯最大的贸易伙伴,由于欧盟现阶段的内部危机,俄欧关系也处于削弱中。俄罗斯不再将欧洲视为文明样板和模仿的对象,也不再理会欧盟对其人权和民主问题的指责。俄领导人开始让欧盟认识到,俄罗斯不再赞同欧洲的大部分价值观,譬如国家去主权化以及对同性婚姻的宽容,而更赞同自身的传统价值观,比如对宗教、主权和家庭的重视。

德米特里•特列宁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研究委员会的代表和卡内基莫斯科中心外交政策和安全项目的领导人。
More >
俄罗斯的外交重心正在转向亚太地区。2012年9月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是俄罗斯转向亚太的重要标志。相对于蓬勃发展的亚太近邻,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发展严重滞后。亚太地区在世界政治经济中的地位日益重要,俄罗斯希望利用这个平台提升自己的大国地位。俄罗斯可以成为亚太地区能源和粮食市场的重要卖方,也可以倚靠跨西伯利亚大铁路和北方航道,成为该地区各国物流方面的重要伙伴。最重要的是,俄罗斯需要学会在中美日印等国间巧妙周旋。
 
中东不再是俄地缘政治利益所在。俄罗斯认为成为超级大国的花费过于巨大。与苏联上世纪50到80年代不同的是,俄在中东地区虽然有某些物质利益,但并没有重大的地缘政治利益。这些物质利益与调整世界秩序及抑制美国一家独大等问题相比,都是次要的。俄罗斯现在的利益在于:与中国合作,以联合国体系和自身在安理会的主导地位为基础,推动更有利于俄的世界秩序;在未获得联合国授权时禁止使用武力,拒绝某些国家在联合国框架外的单边行动;不允许俄罗斯因受到外部压力而发生制度改变。
 
俄罗斯要树立更吸引人的国际形象。独联体颜色革命早已褪色,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大选后的新政权比前任更能让莫斯科接受。这些变化并不是俄外交的功劳,主要是这些国家内部变化的结果。俄罗斯在独联体国家中的影响力取决于俄对其政府、实业界和人民的吸引力有多大,取决于俄罗斯的经济状况。俄罗斯正尝试用加强软实力的方法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包括推广俄罗斯语言文化的计划,向外国人教授俄语,以不同语言宣传俄对外政策。这些计划的意义在于,树立一个吸引人的俄罗斯国际形象,从而使俄罗斯对外政策的主要目标更易于实现。
 
原文刊登于《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