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2年11月对缅甸进行了历史性的访问,标志着两国关系出现转折。缅甸进行的经济政治改革似乎使其脱离中国的影响力,转而成为美国的试探性盟友。缅甸国内巨大的变化使国际社会的注意力重新聚焦到中美两国间的动态关系上,而这已演变为三国之间的信任与互疑问题。
 
清华—卡内基的陈懋修(Matt Ferchen)主持了本次圆桌会议,与会学者包括耶鲁大学博士研究生戈登(Josh Gordon)、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以及中国改革论坛的马加力,本次会议讨论了缅甸民众如何看待这些巨大变化。

缅甸国家叙事:黄金大地

  • 一国的内部故事:戈登指出在解读缅甸脱离中国投向美国的这一明显转变时,很多缅甸对外关系的分析家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缅甸自身对于其历史以及与大国关系的看法。他表示,这种“国家叙事”恰恰可以回答一些存在已久的疑问,例如为何中国对有关领土和主权的问题甚是敏感,或为何美国要采取如此强硬的态度来推行某一政体的正确性。但是他也提醒大家,这些叙事不应被视为对实情的客观再现,他们通常都经过了删减和美化,因而更像是在表达占据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或是思想框架。
  • 黄金大地之梦:戈登表示,缅甸视其自身为“黄金大地”——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这使得缅甸人认为这块“黄金大地”会招致“外人的觊觎”,也会引起“自己人的背叛”。 缅甸的国家叙事也是以此为中心展开,这种想法引出了两个相互矛盾的叙述:一方面,当政的缅甸军政府认为昂山素季(Aung San Suu Kyi)与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简称NLD)会把缅甸出卖给“西方新殖民主义”国家;而另一方面全国民主联盟则认为当局是在把缅甸出卖给中国。韩磊同意戈登的意见,并补充表示缅甸人民在探寻使其既不过分依赖美国,也不过分依赖中国的道路。
  • 缅甸国家叙事的起源: 通过描绘缅甸近代的三个截然不同的历史时期,戈登概括了缅甸国家叙事的起源。他表示,第一个时期是“殖民时代”,这为缅甸的商业化与移民奠定了基础,但同时缅甸人却感到被排除在国家的新发现的财富之外。这又将缅甸引入了“议会时代”,期间出现的“非典型”社会主义曾试图将经济的掌控权收归国有。此后,缅甸便进入军政府统治时期,既排斥社会主义又抵制西方世界,而这使得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大大增强,因此这一时期又被称为“中国老板”时代(Lawpan Khit)。戈登总结,此后反华情绪便蔓延至全国,并与许多缅甸国内事务,例如投资、移民和边境贸易交织起来。

缅甸发展与未来挑战

  • 西方的不确定性:戈登提醒与会者,虽然目前缅甸状况看上去尚可,但恰恰是由于缅甸国家叙事的性质,还存在爆发反西方异动的可能性。他警告,因为缅甸“黄金大地”的理论,西方国家有可能会被视为觊觎其丰富资源的外来者。他还指出,西方期待昂山素季(一个几乎圣人的形象)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想法应该有所改变。戈登认为,期待改革带来剧变是不现实的,而且他总结道,缅甸当地“黑白分明”的政治形态可能会变得模糊。
  • 信任与新国家叙事的再平衡:戈登指出,要想再平衡中国、美国与缅甸三国间的信任,改善缅甸基础设施、弥补人力资本缺失,缅甸需要对其现有国家叙事进行一番调整。而这种改革中可能出现的困难在“罗兴亚事件”(Rohingya issue)就可见一斑。为此,戈登提出,缅甸开展“广泛包容性发展”的可能性。马加力补充表示,如果印度把东向政策(Look East Policy)调整为“融入东亚”(Inter-East)政策,那么缅甸和印度都将从此获益。韩磊指出,这一地区一直以来的毒品走私与公共健康问题使得缅甸具有在三国合作中起领导作用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