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 LDP)——及其总裁安倍晋三(Shinzo Abe)——在日本众议院选举中大获全胜,与其说是救赎性的胜利,不如说是选民对前执政党日本民主党(Democratic Party of Japan, DPJ) 信心的惊人逆转。而单一席位选举制度也使选举结果产生倾斜,自民党在仅获得43%的选票的情况下赢得了79%的席位。

在分析选举的影响时务必记住这点。鉴于自民党曾几乎毫不间断地连续统治日本超过50年,一些自民党的支持者表示对于日本现在能够“回归常态”感到满意。但如果安倍和自民党想要取得成功,他们需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

詹姆斯•肖夫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的研究集中于美日关系及地区性事务、日本政治和私营部门在日本决策中的作用。
More >
在日本民主党未能贯彻其在2009年大选中所作的承诺后,自民党获得了再次领导国家的机会,但其面临的挑战是巨大的。经济日益收缩,政府债台高筑,商品贸易赤字不断扩大,与中国的外交关系也异常紧张。2011年3月地震和海啸过后的重建工作还在牵扯大量精力,此外,日本超过90%的核电能力仍未重启。

但是,日本仍保留了若干传统优势,可作为其恢复繁荣的基础。日本人口依旧富有创造力,日本公司适应能力强、网络遍布全球,并且日本与美国建立了极其紧密的联盟。现在的问题在于,安倍与自民党能否带来新的想法和思路来帮助日本有效利用其优势直接克服系统缺陷。我们有理由对此持怀疑态度。

近期竞选活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其缺乏对日本未来的宏伟构想。安倍提出了各种刺激措施以振兴经济,包括增加政府开支和放松货币政策。但考虑到政府的债务负担,其政策灵活性将受到限制。日本的主权债务已经超过了GDP的200%,而偿债支出将占到政府开支的四分之一。

安倍提出的确定通胀目标的思想或许在短期内对日本有益,但如果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胀不断推高利率的话,偿债负担将变得更加繁重。而日本庞大的退休人口也可能会担心其储蓄贬值,并减少消费。同样,尽管安倍承诺增加国防开支,但这种政府投资不会提高经济的效率或生产率,除非允许国防工业出口更多武器。此外,重建道路、隧道和桥梁如果超出了维护安全的必要,也不会有什么帮助。

日本需要酝酿更大胆的行政和经济改革,帮助复兴萧条的乡村,开发未得到充分利用的人才——尤其是可能在未来成为创业者的妇女和青年。例如,在经合组织国家(OECD)中,日本职业父亲和职业母亲之间的工资差距最大。

新政府应努力建立一个尽可能广泛的政治联盟,以修补日本的财政,稳定社会福利制度,增强日本在东亚的作用,包括倡导更加开放的贸易。

日本最后一位成功的首相、自民党的小泉纯一郎(Junichiro Koizumi)在2001-2006年任职期间,大力在国内及其党内推行结构性改革。并非人人都赞同小泉的做法,但是他们了解他的立场。小泉极力削减开支,限制借贷,对包括日本邮政公司和日本公路公共公司在内的大型公共组织实行私有化。尽管他也有受挫的时候,但其方向是明确的。

然而,当自民党于2012年9月选举安倍担任其总裁时,并非是根据有关该党未来的真正思想辩论得出的结果。相反,它是个人的竞争。最终现任议员中的各党派以多数票积击败了自民党在全国的势力,使选举发生了有利于安倍的扭转。而这正是自民党需要摒弃的那种“回归常态”的选择过程。

安倍首次担任首相,是从小泉手里接过了政权。当时,日本经济正以每年4.8%的速度增长,而中国的经济总量大约是现在的一半左右。如今,安倍重新掌权时,日本经济正以每年3.5%的速度收缩,而日益自信的中国年度国防开支比6年前增加了近800亿美元。

在与中国关系上,不存在“回归常态”的选择。安倍在对有关尖阁列岛(Senkaku)(中国称之为“钓鱼岛”)的领土争端问题保持强硬态度时,既要恪守原则,也须谨慎从事,还要寻求机会改善双边关系。安倍在首个首相任期内帮助修复了中日关系,但这次他所面临的挑战更加复杂。中国不会让安倍轻易缓解紧张态势,而来自日本国内的政治压力也有增无减,要求在主权问题上保持强硬态度。

加强与韩国的关系能够在外交、经济和安全阵线上帮助日本,但前提是安倍确保不重新揭开历史的创伤。在日本、韩国和中国的新领导之间建立紧密的联系,对于建立互信和形成共识是必不可少的。各国领导应抓住各种机会,改善他们的个人关系。

新政府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也举足轻重。美日联盟仍很强大,但美国希望看到一个稳定和复兴的日本来协助它塑造东亚的未来。在最近的竞选中,安倍时常责备日本民主党破坏了与美国的关系,但这正是一个自民党应努力避免的短见政治(small politics)的例子。事实上,无论是民主党还是自民党当权,美国与日本保持着同样好的同盟伙伴关系,并且 在日本涌现对日美同盟的“两党” 支持之象是喜闻乐见的。这对于美日联盟来说是长期有益的。

考虑到将于今年夏天举行的参议院选举,安倍将倾向于保持竞选模式。但眼下,自民党不应囿于狭隘的政治策略——新政府需要实施有助于帮助日本重返正轨的政策。日本在过去曾经克服过很多挑战,但都需要一个稳定、包容的领导团队,做出高瞻远瞩的决策。这才是值得追求的“回归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