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计算机行业到弹道导弹制造业,稀土在民用和军用方面都发挥着重要的战略作用。这些元素及其相关产业表明中国在这条供应链上逐渐升级并占据主导地位。这一变化带来深远影响,尤其是在2010年中日双方钓鱼岛争端时期,中国限制向日本出口稀土。鉴于这一战略性产业的地缘政治含义,稀土注定要影响中国的科技政策和对外关系。

在“军控的未来”系列研讨会第六次会议及“中国与南亚的未来”系列研讨会第六次会议上,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与印度国家高级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位于班加罗尔的印度科学理工学院(Indian Institute of Science Campus in Bangalore)的研究员,同时也是中国社会科学院访问学者的Nabeel Mancheri举行了一场圆桌会议。Mancheri谈论了中国的战略和经济对稀土产业的影响,以及对印度和整个世界的影响。卡内基研究员司乐如主持了本次会议。

培育稀土产业

  • 近乎万能的重要性:Mancheri强调了稀土材料近乎万能的重要性。稀土可广泛用于无数民用产品,如电池合金、抛光粉、液晶显示器(LCDs)、混合动力汽车和发光二极管(LEDs)。Mancheri补充说,稀土在军事应用上还起着战略性的作用,例如,指导和控制,瞄准及武器系统,核浓缩以及通信平台,包括:
    • 战斧式巡航导弹和智能炸弹
    • 联合直接攻击式弹药和联合空对地鳍状制动器
    • “捕食者”无人飞机和干扰设备
    • 电磁轨道炮和镍氢电池
    • 区域封锁系统和史崔克装甲车(Stryker vehicles)上的远程声波装置
    • 空基激光器和射击控制系统(FCS)车载激光器
    • 钇铝石榴石晶体(Nd YaG)激光、永磁体和空间运载火箭 vehicles 
       
  • 中国无人能及的地位:Mancheri详细介绍了中国20世纪50年代开始发展稀土产业,逐渐成为中高端技术型产品的生产国和消费国。援引玻璃来佐证生产网络之间的互联性,Mancheri指出,这一物质在稀土元素网络中与一些战略性产业,例如可以用于铀浓缩的Nd YaG激光器产业,有24个独立的联系。这种协同效应的背后,他指出是邓小平和他的863计划以及中国稀土行业之父徐光宪的重要作用。他们的措施一直随着工业系统、物质材料的发展而与时俱进,与各种国有和非国有机构之间相互协调。Mancheri说,极少有中国以外的公司以相同的规模和效率生产这些材料,中国目前稀土材料的提取技术是无人能及的,并且必要的生产,基础设施,和分销渠道也已经到位。
     
  • 绿色技术的发展:Mancheri说中国对稀土材料提取近乎垄断的地位已经推动了中国在非传统战略产业上的进步,让中国处于影响绿色经济发展的核心位置,它影响了方方面面,从风力涡轮机到LED照明灯。Mancheri补充说,混合动力汽车、清洁能源技术等绿色技术占据全球百分之二十的稀土消耗量,十六个国有企业已经对这些产业进行研究和开发,中国在这些领域的主导地位是独一无二的。为此,Mancheri指出中国自2005年起每年增加一倍风能输出,并且于2009年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清洁能源技术领域最大的投资者。
     
  • 限制条件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Mancheri解释说,稀土元素在民用和军用方面的核心作用已经引起了西方就中国对稀土控制和限制程度的担忧。一名中国与会者补充到,像日本等一些国家近九成的稀土供应依赖于中国。Mancheri说,在2010年的渔船事件和领土争端之后,日本的这种依赖性使得中国的出口限制十分有效。中国的一名与会者指出,这并非中国政府单方面的决策,而是市场力量的结果。另一位中国专家指出,中国一直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义务。他认为中国在稀土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是因为其他国家决定不开采本国的稀土资源,如具有庞大资源储备的美国和俄罗斯。一位中国与会者指出,美国和其他国家不开采稀土矿产几乎与中国无关,更多程度上是因为这些国家对于所需承担的经济和环境风险的考量。

稀土行业管理

Mancheri对“低”稀土和“高”稀土做出了区分。目前发现的“低”稀土储量大遍及全球,且价格低廉;“高”稀土储量小,且价格昂贵。他指出迄今为止中国对稀土的限制主要是针对前者“低”稀土,但是如果这些限制蔓延到后者,那么给全球市场以及战略性行业带来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 中国作为范例:Mancheri称赞了中国的做法,称其是最高决策层深思熟虑的结果,且“极其务实,纪律严明,并考量了预期风险”。他补充到,考虑到稀土元素在现代科技中的重要作用,保持对其严格控制将促使中国成为政治、经济、军事上更加强大的国家。他说,中国将继续管控稀土的生产和出口以平衡中国的战略供应地位,同时将在国内创建下游制造业和工作机会。
     
  • 进展中的工作:一些中国评论家强调稀土行业仍在发展之中,中国要想实现“高端”生产的目标还要很长一段时间。一名中国与会者提到,中国努力寻求利润的动机是正常的,然而他质疑中国明智与否,指出中国去发展其他国家乐于放弃的、对环境有害的产业这一举措是十分不明智的。他声称中国已被国际社会所利用,而使自己的国民承受着遗留的后果。他提倡中国应摆脱最主要稀土生产商的地位,并认为一些新出台的限制正是这一进程的一部分。
     
  • 对印度的启示:Mancheri将中国的经验与印度的经验作对比。在印度要想开采矿山建立工厂,先要通过国家机关的层层许可和证明。他说,印度可以向中国学习,对具有战略意义的政策采取自上而下的实施方法,并使信息可以在相关实体之间水平流动。在官方层面上,他指出科学技术部的责任是明确并优先发展国家级战略科学项目,培训专家,并激励调研和开发。
     
  • 向前发展:Mancheri提到,印度稀土有限公司应更好地与印度领先的研究机构和大学合作,从而制定关于研究与发展、稀土储备、循环利用和培训教育的政策。他说,通过优先实行包括私营部门和外国直接投资在内的“跨部门战略”,印度应重点发展下游产业,包括掌握中间产品和终极产品。当大家开始争论像印度这样的民主国家实行这种改革的难度时,Mancheri指出一个效率低下的官僚机构将给科技改革和进步带来更大的障碍。
 
讨论人:邹云华、Vinayak Chavan、蒋月春、任晶晶、Clive Crook、Chris Janiec、Mariya Kuznetsova、Vasilis Trigkas、Helen Liu、Frauke Heidemann、Patrick Re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