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努力推动教育改革,俄罗斯大幅增加了对研发领域的投入。然而,高等教育却一直难以发展必要的人力资本和环境以在日益全球化的市场中赢得竞争。另一方面,中国正迅速成为一个拥有动态研究基础的、领先的知识经济体。中国吸收了国际教育的发展成果,并显著提高了经济的多样性和现代化。俄罗斯可从中国的做法中汲取哪些经验呢?中国的经验是否可为俄罗斯提供指导,帮助推动其目前的商品依赖性经济朝着多样化方向发展?

乔治城大学的哈雷•鲍尔泽(Harley Balzer)与卡内基的黄育川(Yukon Huang)共同讨论了俄罗斯与中国在建立多样化、知识型经济时面临的各项挑战。卡内基的马修•罗詹斯基(Matthew Rojansky)主持了会议。

为什么是中国,而不是俄罗斯?

俄罗斯的经济发展落后于中国:鲍尔泽说,全球经济危机之后,俄罗斯是20国集团(G20)中经济最不景气的国家,其2009年的增长率为-9%。他补充道,重要的是,俄罗斯在教育、科学和技术领域的发展能力也在逐步丧失。

知识经济:鲍尔泽剖析了俄罗斯知识经济的若干问题,包括研究成果、研究人员数量、专利应用以及拨款等各方面的发展均停滞不前。相比之下,他认为中国在所有这些领域都在不断进步,尽管中国本身存在自己的问题——腐败、刚性激励、以及国有企业排挤掉更具创新性的中小型私有企业等。

哪里出错了?鲍尔泽说,俄罗斯相对于中国的衰退是有违预期的,特别是考虑到中国的教育、科学和技术体系都是借鉴前苏联的。鲍尔泽评价了当前对两国增长差距的解释,例如初始条件和政策等。但他认为,这些解释经不起对比测试。

国际化的重要性

国际一体化:鲍尔泽认为,俄罗斯科技环境恶化的主要原因在于其参与全球经济的质量不高。他说,中国精英欣然接受全球化,将其视为赶超他国的良机,而俄罗斯精英却对全球化持怀疑态度。他补充道,由于俄罗斯在全球科技界表现较弱或者说“空泛”,其知识经济缺少自下而上的发展也就不足为奇了。

教育全球化:鲍尔泽认为,贪污舞弊严重影响了俄罗斯的教育体系,而人口结构的变化正使得大众高等教育难以为继。他说,中国的教育机构正日益迈向国际化,并从教育投资中获得了高额回报,而俄罗斯正在吸引学生和师资的竞争中丧失优势。鲍尔泽说,尽管两国都存在国民移居问题,但俄罗斯的出境移民往往不愿返回这个在他们看来生活质量较低、机会更少的祖国。与此不同的是,中国的地方政府正竞相吸引留学海外的中国人回国。

体制缺陷:鲍尔泽总结说,俄罗斯知识经济发展的根本问题在于结构和竞争激励机制较弱、社区封闭、机制问题和腐败。他建议俄罗斯效仿中国的范例,欣然接受全球化并放松政府管制。

中国发展的成功故事

出口投资:黄育川指出,中国和俄罗斯存在诸多相似之处——同为转型经济体,两国的贸易盈余、出口及劳动生产力水平相近。然而,一些关键差异使得中国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俄罗斯。他解释说,在中国,高水平的出口导向型投资主要集中在沿海地区,这就促进了劳动生产力的大幅提高。

生产共享:黄育川认为,中国在东亚加工贸易网的中心地位对于其实现高增长率至关重要。他认为,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性导致每个亚洲国家都专注于生产个别零部件,进而从集聚和规模经济中受益。但俄罗斯没有这种机会,因为欧盟不存在这样一个可与之匹敌的生产共享网络。

发展的挑战

采用技术:黄育川认为,中国的高速发展带来了寻租机会。他说,必须让创新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驱动力,因为中国目前的生产结构在技术上仍不够先进。中国正努力开发更多的本土技术,但在此期间也会从其极高的技术采用率中受益。

转移激励:黄育川认为,俄罗斯的资源导向型经济使其易受能源价格波动的影响,造成特权阶层问题,并使得国家被强大的金融工业集团俘获。他建议俄罗斯像挪威那样将能源产业国有化,并把资金重新划分用于刺激教育、科学和技术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