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是世界上核心的贸易与军事通道之一,也是南亚区域内外的大国的十字路口。中国关切美国和印度在印度洋的战略合作以及印度寻求控制印度洋的野心,而印度也对中国的远海追求和所谓的“珍珠链”(String of Pearls)计划感到不安,这一区域内大国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同时,巴基斯坦国内逐渐涌现寻求措施反击印度海洋军事核现代化的观点。在这个复杂性的互动下,核能力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办了《中国和印度的核十字路口》新书发布会,这本书由卡内基的研究员司乐如(Lora Saalman)主编。来自中国、印度、巴基斯坦、俄罗斯、美国的专家在发布会上,就印度洋“有核化”的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

中国的角色

  • 避免军备竞赛:一位中国专家表示,中印两国都处于核武器现代化的过程中。他强调,中国和印度寻求在核能力的某些方面能够达到其他国家的水准,这主要是为了满足国家安全要求、展示能力、提高生存力,而非为了发动对外战争。因此,他认为军备竞赛不是不可避免的,并提倡相互制约。但另一位与会中国专家指出虽然中国能够运用计算机模拟来避免进行核试验的必要性,但如果印度追求潜地导弹(submarine-launched ballistic missiles,简称SLBMs),其可能不能继续如此做。
     
  • 无竞争合作:尽管一些人认为中印竞争不可避免,一位中国与会者指出中国无意在印度洋建立军事基地。他认为,对中国来说,更大的关切是印度和巴基斯坦可能对核事故或恐怖袭击等形式的核安全与核安保威胁准备不足。另一位中国专家主张中印需要加强合作以避免此类事故。一位印度专家补充说考虑到中印两国最近刚开始寻求海基核威慑,有必要建立海洋空间的活动行为准则以及安全可靠的沟通渠道。
  • 负责任的核大国: 一位中国专家建议为负责任的核大国的涵义设定基准。但是一位印度与会人士援引中国与巴基斯坦的核合作以及核技术扩散,质疑中国的责任度。一位中国专家反驳说中国已经具有了对印度的第二次核打击能力,没有理由给巴基斯坦提供核武器援助。他还补充说,如果中国想要遏制印度,提供常规武器援助更可取。另一位中国专家认为当涉及核责任时,印度面临着举证责任(burden of proof),因为其一直是印度与巴基斯坦军备竞赛的推动因素。他主张印度加入《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omprehensive Test-Ban Treaty ,简称CTBT)。就此一位印度专家表态印度并非阻碍,中国也尚未批准此条约。

印度的角色

  • 使用最低限度可信核威慑(Credible Minimum Deterrence):一位印度专家强调如弹道导弹核潜艇(ballistic missile nuclear submarines)等海上能力,能够保障一国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以及第二次核打击能力,这就巩固了最低限度可信核威慑。另一位印度专家指出第二次核打击能力具有稳定化作用,因为这能够让一国避免采取过于挑衅的立场。印度将继续发展其海基核威慑,但会以“适度”的方式进行。他强调尽管印度寻求高质量先进的核威慑,但这并不等于增大核武器的数量。
  • 降低核易损性(Nuclear Vulnerabilities):一位印度专家与美国专家指出尽管潜地导弹和第二次核打击能力具有稳定化作用,但还存在一些漏洞,需要强有力的规则来规范海上活动。这些漏洞包括:
    • 缺乏安全可靠的沟通和传输渠道;
    • 反潜战争的发展;
    • 对分散的核武库进行核指挥和控制的挑战;
    • 事故风险、追踪难度,升级可能性。
       
  • 寻求共存,而非平等:一位印度专家强调,印度寻求共存,而非与中国平等,以保卫印度洋。他主张中印在海洋学、海洋资源开发以及海军演习等方面加强协调。他还补充谈到印度对中国的海上目标持怀疑态度。一位与会人士回应说如果中国对印度抱有侵略意图,就不会部署有核能力的潜艇,而是在西藏安置核导弹。
  • 建立海洋阻入能力(Sea-Denial Capabilities):一位中国专家说,媒体报告指出印度“雄心勃勃”的计划,寻求包括多种核动力攻击潜艇(nuclear attack submarine)在内的先进的技术武器。这种努力可能会使印度有能力把中国拒之印度洋门外,并在危机中对中国施加影响,他对此表示担心。他指出印度类似的计划可能会让中国重新考虑其自身海基能力,尤其是印度将有能力在区域之外以及南中国海部署军事力量,可能会引发中印之间的军备竞赛。

美国与巴基斯坦的角色

  • 美国监测复杂化:一位美国与会人士指出海基核力量的增加给监测带来了挑战。美国的实体存在是进行水底监测的前提条件,这就增加了冲突和危机的可能性。一位中国专家询问美印海军合作的深度及其对美国地区存在的影响。一位印度专家回应说美印关系最近疏离了,尤其是在军事合作方面。相反的,他指出印度希望与中国扩展海军联系,尽管意识到中国鉴于与巴基斯坦的关系,可能没有准备好与印度共同开展海军检阅式等活。
  • 界定巴基斯坦行动目标:一位美国专家认为鉴于中印具有不同的军事行动区域,与巴基斯坦不同,中国可能不会真正在印度洋开展军事行动。一位俄国专家指出2012年5月巴基斯坦建立海军战略司令部,声称要发展第二次核打击能力,并计划在2020年前建造第一艘核潜艇,这引起了各方对其意图的诸多担心。但是考虑到预算、管理以及技术的限制,他强调巴基斯坦只有借助外力才可能实现其目标。一位印度专家指出中国过去曾经给巴基斯坦提供核援助,他对中国将来可能提供援助感到担忧。一位俄国专家认为尽管常常假定中国对巴基斯坦的支持不利于稳定,但如果没有这些援助,巴基斯坦将难以存活。不过,他承认中巴合作在某些领域的透明化可以增强区域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