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美两国之间的合作中,军事合作至今仍是最为敏感的一部分。随着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地区的持续动荡,亚洲东南海域海盗活动猖獗依旧,中亚地区恐怖主义势力抬头,中美两国的合作对化解这些全球性威胁来说必不可少。

清华—卡内基的韩磊就中美联合军事行动以及两国之间如何更好地加强合作、增进互信和提高透明度等问题举办了一次圆桌讨论。参与讨论的还有前美国空军四星上将查尔斯•博伊德(Charles Boyd)以及中美两国的专家等。

中国的军事世界观

与会者一致认为,中国正处在一个转型期,其国家安全政策是由一系列为加强自身的因素推动的。这些因素包括长期的不安全感和东西关系中耻辱的历史。
  • 能力的差距:一位中国学者指出,尽管军事现代化已经高速发展了二十年,中国的解放军依然能感到其自身与美国军队的巨大差距。这使得中国军队产生内向型视野、并缺乏安全感,继而导致中国的国家安全政策向国内倾斜。一位美国学者则称,尽管战略政策落后于商业投资,中国的跨国公司与非洲和拉美接触时,对中国在海外的利益诉求表现出了更自信的一面。
  • 历史观的不同:一位美国专家提醒与会者,中美关系的历史在两国眼中大不相同。在中国,美国常常与帝国主义和“耻辱”相连,而美国仅仅把1971年尼克松访华看作两国关系的开端。这位专家还说,中美两国对主权问题的解读也不尽相同。比如在钓鱼岛/尖阁列岛(Diaoyu/Senkaku)争端中,历史视角使中国更多地对美国的介入持质疑态度。一位中国学者表示认同,并认为这种“历史怨恨”是构成解放军世界观的基础之一。
  • 中国对美国重返亚太的反应:一位美国专家认为用“重返(Pivot)”来形容美国战略向中国和亚洲的转移并不恰当,但他承认这种说法可以部分归因于其针对的是美国听众,并意味着美国在中东的两次战争之后开启新的一页。另一位美国专家表示美国的国家安全政策一直过于偏重欧洲, “20年前就该实施” 现在的重返亚太战略。一位学者表示,从军事的角度来看,许多美国高级将领都缺乏亚洲经验,因此还需要一段时间来真正实现重返亚太战略。

加强两军联系

  • 解放军的身份危机:一位中国学者说,解放军可以理解为共产党的延伸、党治的附属机制。这位学者指出,解放军甚至对美国重返亚太战略感到有些庆幸,因为很大一部分的军事预算将得以保障。
  • 直接接触:一位中国学者谈到,最近美国高级军官试图与中国解放军同级军官建立直接联系,但这些尝试并不总能成功。一位美国专家推测,这种必须通过翻译的谈话不利于形成放松氛围,所以导致他们很难建立更加紧密的联系。一位欧洲专家反驳道,不同组织间的行为准则差异很大,非正式的会议很难决定基本规则。所有的美国与会者都提出,可以多派中国军官去美国和欧洲的军事院校交流学习。
  • 去人性化的政治:一位美国专家指出,领导人有时需要“走出周围人的保护圈”去跟其他国家的同级官员打交道,才能发挥更大的影响力。也许中国未来的领导可以改变中国一向沉默的作风。对此,一位中国与会者回应说,在中国权力是“没有人情味的”。政治制度并不鼓励“个性”,也不希望领导成为即兴演说家,所以他们在大部分场合都不愿做脱稿或是现场演说。

讨论者:岳雄飞(Jeff Moon),韩华,马大维(David Mulrooney),谢韬,朱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