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中国和新兴的印度正在成为主要的海洋大国。可正当这两个国家建设强大海军以保障各自日益增长的利益时,它们搅浑了印度洋-太平洋海域——从非洲延伸到澳大拉西亚(Australasia)之间的广大沿海地区。雷嘉•莫汉(C. Raja Mohan)在他的新著中援引印度神话《搅拌乳海》(Samudra Manthan 或 “to churn the ocean”),讲述了从喜马拉雅山一直扩展到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中印对抗的故事。

莫汉分析了缓解这些紧张关系和建设一个稳定的印度洋-太平洋秩序的前景。海军分析中心(Center For Naval Analyses)的海军少将(退役)麦德伟(RADM (Ret.) Michael McDevitt)发表了评论,卡内基的阿什利•特里斯(Ashley J. Tellis)主持了会议。

转战海洋

  • 旷日持久的对抗:莫汉解释说,中印关系历来充满对抗。在整个上个世纪,中印两国领导人不断地努力寻求共同立场,但结果却总受到新冲突源的掣肘。有史以来,这两个大国便不时因喜马拉雅边界问题产生冲突,但用麦德伟的话来说,近年来它们之间的竞争“转向了海洋”。
     
  • 建设海军:莫汉解释说,随着印度与中国在经济全球化中实力不断增强,双方目前都具备了建设强大海军的财力与动机。
     
  • 海上交通线:莫汉与麦德伟都强调亚太海上交通线的重要性。中国与印度都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海上贸易获得商业与能源安全。与会者补充说道,长久以来,美国海军为自由进出太平洋提供了保障。 但该地区日益崛起的国家或许想要确保当美国没有能力或者不愿为之时,它们能够部署自己的海上力量。

近海策略 

莫汉概述了中国与印度在对方的海洋后院日益飞扬跋扈的情形:

  • 印度:从勘探越南沿海的石油矿藏到为新加坡潜水艇人员充当顾问,印度正加强其与东南亚国家的伙伴关系。莫汉解释说,印度海军认为海军培训伙伴关系最有可能发展成为防务上的伙伴关系——尽管印度无力向其邻国销售武器,但印度水手的专业技术有助于强化军队之间的合作并扩大印度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 中国:与此同时,中国向整个印度洋海域派遣海军舰队以参与打击海盗的行动,并访问他国港口。麦德伟指出,中国要想实施一些人认为的“珍珠链”战略(“string of pearls” strategy)——通过多个海军基地包围印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莫汉则认为,印度已经注意到中国海军最近表现出长时间远离本土运行舰船的能力。

必然的困境 

  • 潜在威胁:尽管印度和中国都旨在维护和平,莫汉解释说,他们的海军激进行为必将导致不可避免的安全困境——彼此将对方的海军视为潜在威胁。
     
  • 美国的作用:莫汉称,树立信心的措施以及公共外交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困境。他指出,美国将其“再平衡”战略推广至亚太地区的能力将成为中印海军竞赛中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 不确定的未来:麦德伟补充说:尽管缅甸最近的自由化为美国与亚太沿海国家合作创造了新的空间,美国认为其印度盟友将在确保邻近海上交通线的畅通中发挥重要作用。与此同时,中国认为它在该区域占有相对优势的地位。麦德伟认为在未来几年中国可能不大愿意答应美国或印度的要求。


卡内基研究院感谢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对本活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