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再度载誉国际后,回到缅甸履行其反对党领袖一职。她首先于6月在欧洲领到了1991年颁发给她的诺贝尔和平奖。然后于9月在华盛顿获得了国会金奖——美国国会能授予的最高荣誉。如今,她回到缅甸;用她自己的话说,在缅甸她“还要翻越重山,弥合分歧,突破障碍”。

昂山素季描述缅甸面临的挑战时,她或许也在暗指她自己。的确,昂山素季在缅甸享有着和在她海外一样无懈可击的声望——她是缅甸人民的偶像,尽管她不喜欢被称为偶像。但她仍面临着许多政治挑战。在未来的两年半时间里,她必须与登盛总理(President Thein Sein)一起努力巩固缅甸的民主制度,稳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和领导她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 NLD)赢得2015年的大选。

维克拉姆•尼赫鲁
维克拉姆•尼赫鲁(Vikram Nehru)是发展经济学、增长问题、治理机制、东亚国家绩效和前景等问题的专家。
More >
然而,她无法保证今日她在缅甸享有的压倒性声望能在未来几年继续保持下去。而且,以诚实和低调作风闻名的总统也凭借自己的能力正崛起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这进一步增加了昂山素季政治前程的变数。如果昂山素季要参与2015年的总统竞选——她坦率地表达过竞选总统的愿望——那么她还要完成大量艰巨的工作。

这意味着昂山素季不能止步于以往的成就,她必须继续领导推动缅甸的改革运动。她的一项当务之急是将全国民主联盟从反对党转变成为一支值得信赖的、且被证明善于行使权力的全国力量。她可以从三方面入手实现该目标。

首先,她需要扩大其政党的影响范围,以便与缅甸的执政党联邦巩固与发展党(Union Solidarity and Development Party)进行有效抗衡。在4月举行的议会两院及地方议会空缺议席补选中,全国民主联盟争夺45个席位中的44个席位(且赢得了其中的43个席位)。在2015年的大选中,它需要在全国范围争夺所有498个议会席位。这就需要在全国范围内构建其政党基础以及政治根基,但同时不能淡化其民主理想和核心原则——若要在短短两年内实现该目标,则必须同时具备强大的管理层和头脑清楚的政治领袖。

其次,她需要丰富全国民主联盟的成员和领导构成,以更广泛地代表选民。该计划不仅是把政党成员数量从40万增加至100万以上,还要把青年和妇女作为主要收纳目标。(毕竟,在达到投票年龄的人口中,超过一半是妇女。下次全国大选时,将有三分之一的选民年龄介于18-30岁之间。)

第三,全国民主联盟需要发展成为一个影响力超越其领袖的政党机构。到全国大选举行时,昂山素季将到70岁高龄(考虑这个问题似乎有些残忍),她的健康和安全都可能成为不容忽视的问题。在缅甸,权力的确常常趋于个人化——赢得人心的往往是个人,而非政党。但这种状况应当改变。全国民主联盟如能悉心培养下一代领导人并增强其在政坛的可见性,则必将从中获益良多。昂山素季的闪亮光环不应抑制他们的崛起,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下届领导人能够在合适的时间从她手中接过权力棒,并延续她的卓越传奇。

但是,领袖和成员建设只是全国民主联盟所面临的挑战之一。昂山素季及其政党还需要在一系列迫切的政策议题上确立明确的立场。全国民主联盟必须决定缅甸经济自由化的进度和顺序,将与少数民族的停火协议转变为长期的政治框架,确定一套永久性解决方案来化解若开邦(Rakhine State)罗辛亚族(Rohingyas,一个不被政府承认为公民的穆斯林族群)与佛教徒族群之间根深蒂固的紧张关系,以及为民主和善治奠定制度基础。全国民主联盟还需要对来自党外的新观点抱以更加开放的态度,尤其是那些技术熟练的缅甸移民社群的观点。

另外,昂山素季及其核心集团必须确保本党政策足够区别于执政党政策。这绝非易事。登盛总理已经展示出了可观的首创精神,凭借其改革者的本能令人刮目,并在缅甸国内外积蓄了相当的威望。他主持了缅甸从军事统治向文官统治的伟大过渡,释放了政治犯,进行了公平而和平的议会两院及地方议会空缺议席补选,赋予媒体更大自由,允许工会伸张集体谈判权,(在一定限度内)批准了和平集会和表达的权利,在与一个正在耀武扬威、挑战总统的复兴的议会打交道时亦能恪守法治原则。 

登盛于近期再次当选执政党领袖,并可能在2015年争取连任。但即使他决定不参与竞选,他的显赫传奇也能留传给多个可能的继承人,尤其是联邦议会人民院议长、在执政党内领导进一步改革的吴瑞曼(Thura Shwe Mann)。吴瑞曼与总统以及昂山素季组成了执掌国务的三巨头,是执政党内关键的改革力量。

与总统以及执政党不同的是,昂山素季以及全国民主联盟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才能赢得军方的支持,并消除对这个国家方兴未艾的政治与经济改革的任何可能的强烈抵制。缅甸军方或许已将执政权移交给一个文官政府,但是它仍主宰着这个国家,自视为维护国家统一、稳定和独立的不可或缺的力量。

到目前为止,昂山素季一直谨慎地与军方维持着良好关系,不时提醒军方,她父亲是缅甸军队的创建者。然而,她还将需要向军方领导人保证:如果全国民主联盟在大选中获胜,它不会进行对侵犯人权事件的委托调查,也不会发起可能削弱军方影响力的军费缩减。军方还需要她保证,军方仍将保留在议会的代表权(目前占议会下院25%的席位),以及在“紧急状态下”赋予国防与安全委员会(National Defense and Security Council)的巨大权力。

最后,如果昂山素季若想竞选总统,还需要做一件事:修改宪法。2008年宪法禁止任何子女为外国公民的人担任总统(昂山素季的子女是英国公民)。她承认宪法需要修订,这不仅是为了她,也是“为了国家”。如何精心策划修改宪法是一项真正挑战,她需要获得各政党以及军方的广泛支持。

昂山素季确实面临着重重困难,既要弥合分歧,又要突破障碍。她能否妥善处理这些当务之急将直接影响2015年大选及此后的很长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