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美国总统竞选辩论中,中国成为了其外交政策讨论的重要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为了迎合美国选民们对美国就业和经济的担忧,都在辩论中抨击中国。然而,非预期的听众——中国,也听闻了这两位候选人强硬的竞选辞令,这可能将对中美关系产生不良影响。
 
美国大使馆在北京美国中心举办了一场专题讨论会,邀请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和中国美国商会主席狄安华分析了美国总统大选及其对未来中美双边关系的影响。中国中央电视台主播田薇主持了本次讨论。

理解竞选策略

三场总统竞选辩论与连续不断的竞选活动引起美国对华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左右美国选民们的最终抉择的疑问。两位候选人在辩论中的表现对投票时谁更胜一筹起着重要作用。
  • 第三场辩论为平局:当田薇问到两位候选人分别在这三场辩论中的表现时,韩磊说,在前两场辩论中,两位候选人表现不一,各有强弱。而后的第三场辩论中,罗姆尼旨在表现出自己的总统风范以及对总统一职的胜任能力,而奥巴马则需要捍卫自己在就任总统过程中的政绩。韩磊注意到在第三场辩论中比起此前对中国更为强硬的辞令,罗姆尼似乎减少对了中国的言语攻击,着重强调中国可能成为美国的合作伙伴而非敌手。大多数政治观察者都认为最后一场辩论是一个平局。
  • 经济:韩磊说,由于两位候选人在外交政策的辩论中都重点阐述了对华政策,预计中国议题将成为第三场辩论的焦点。然而,他们都用中国来讨论美国国内的汽车业和失业率的问题。韩磊认为其原因是候选人更容易将中国的汇率操纵问题以及其他中国议题与美国国内经济问题联系在一起,而非美国的外交政策。
  • 摇摆州(swing state)政治:韩磊和狄安华都强调在最后一场辩论中候选人的竞选辞令是为了拉拢一些关键摇摆州内犹疑不决的选民,如俄亥俄州。在这些摇摆州中,很多都是以制造业为当地的经济支柱。因此,韩磊解释说,两位候选人在中国议题上表现强硬态度,以向这些州的选民传达一个信息,即他们都将保护当地工业以及就业率。这套说辞专门针对美国国内的听众,而非国际听众。

竞选辞令与实际政策

在历届美国总统竞选中,候选人都会向中国发难,但这些抨击常常仅限于竞选辞令。自中美邦交正常化以来,没有任何美国总统真正将这些辞令付诸过行动。
  • 相信辞令还是相信现实?:韩磊例数了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历届美国总统大选,展现了历届美国总统候选人如何在选举中将中国作为政治替罪羊,而在大选后又采用同中国合作的务实政策。里根、克林顿、小布什、以及奥巴马都曾在竞选活动中扬言要改变对华政策,采取强硬的手段,然而这些辞令都未在政策中体现。
  • 社会化媒体的准确性:韩磊强调需要将社会化媒体发布的公众对话与政府的实际态度和政策区分对待,不能将美国公众在社会化媒体上发表的看法当作官方政策。就像在中国,许多人在微博上各抒己见,发表自己对美国的意见和想法,但这些都不能代表政府观点。

竞选后中美的合作领域

除了辩论中讨论的中国货币和经济对美国就业的影响,竞选过程中并未提及中美两国的安全和贸易关系。比起抨击中国的竞选辞令,这些议题会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 贸易与投资的增长需要寻求更多的合作:狄安华就货币问题、海外投资规范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方面强调了中美合作对双方经济的必要性。
  • 汇率操纵:尽管罗姆尼在辩论中一直围绕汇率操纵问题,但是狄安华认为海外投资的问题更为迫在眉睫。中国的公司和企业家在美国进行了大量投资,美国公司也希望能在中国拥有同样多的投资机会。韩磊认为即便罗姆尼当选,也不会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狄安华则预测如果罗姆尼付诸实践,中国定会被激怒从而导致两国关系紧张。
  • 朝鲜、叙利亚和伊朗问题:韩磊表明全球安全挑战是中美合作一大重要驱动因素。中国和美国都希望阻止核武器在朝鲜和伊朗的扩散,也均希望看到叙利亚的暴力局势结束,重回和平稳定的局面。因此,解决上述复杂问题,合作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