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导致不可持续的内部失衡和与日剧增的债务。有迹象表明,新一届政府非常重视重新平衡中国经济,以摆脱对投资的过度依赖。然而,历史先例表明这个再平衡过程将会非常困难,很可能将伴随多年的低增长和日益增加的不确定性。

卡内基基金会的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指出了四种实现中国经济再平衡的方法,并且分析每种方法的影响。包道格(Douglas H. Paal) 主持了本次会议。

中国经济的现状

• 投资驱动型增长模式:佩蒂斯指出,中国保持两位数GDP增长奇迹的主要驱动力在于国有部门的投资。这种增长模式青睐能带来经济快速增长的重工业和基础设施项目。

• 过度储蓄:佩蒂斯继而认为,这种投资驱动增长模式牺牲了家庭部门的利益来支撑国有部门的增长。伴随被低估的货币、低工资和对储户的金融抑制“税”,中国消费者为了填补缺失的社会安全保障,必然会选择极高的储蓄水平。引申开来,这意味着在中国经济增长中,消费发挥的作用虽有所增加,但仍相对微不足道;如果中国再不平衡经济,增加消费、减少投资的话,当今的增长模式还将继续下去。

• 不可持续的投资:佩蒂斯警告,由于过去二十年中投资的高速增长,使得如今任何额外增加的投资资本都将减少获益。资源的不合理分配加上愈演愈烈的效率低下,导致投资的经济效益越来越低。

• 债务:佩蒂斯总结说,这个投资驱动型模式若继续下去,大规模投资项目的债务水平将超过其偿债能力,从而导致银行系统更加缺乏流动性,最终产生重大的债务问题。

中国经济再平衡的路径

1. 即刻提升人民币币值,提高利率,增加工资。佩蒂斯承认,尽管这一方法绝对会显著地重新平衡经济,但此举会大幅提升出口部门的失业率,为中国社会带来沉重的代价。他同时警告,这一再平衡路径会加剧财政困境,可能会导致普遍破产和社会动荡。

2. 缓慢提升人民币币值,提高利率,增加工资。中国有能力缓慢地推进人民币升值、提高利率和提升工资。然而,佩蒂斯认为采取这一路径为时已晚,不会对中国经济带来大的好处。他指出,如果中国政府选定这样的政策,那么其应当在2005年左右就开始着手推进。

3. 将资产从国有部门转移至家庭部门。因为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国有部门的增速一直显著快于GDP增速,所以佩蒂斯认为,将国有企业资产私有化并且转移给家庭部门会大大有助于推进中国经济再平衡。然而,这可能会招致那些与国企利益攸关的富裕精英家族的抵抗。此外,在经济增长减速时推进这项改革将更加困难。

4. 减除私营部门债务。中国同样也可以减除私营部门的大量负债,将不良贷款转移至政府的资产负债表。然而, 这可能会使中国政府长期面临沉重的债务负担。

佩蒂斯断定,为实现经济再平衡,中国政府很可能会综合运用后三种政策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