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官方公布的GDP增速显著下滑,中国经济的实际增速可能还要低得多。中国正逐步陷入通货紧缩。温家宝总理则再次警告称,中国经济面临严峻压力。中国似乎正在走向经济硬着陆,很多中外专家指出,中国政府必须大幅下调利率水平并扩大信贷供给,才能使本国及世界经济免于陷入灾难。

但这些专家的观点是错误的。中国经济目前发生的转变也许正是中国以及世界所需要的。在经历多次失败的尝试后,我们在过去的六个月中所看到的,或许正是中国亟需的经济再平衡过程的开端,它将改变过度依赖投资的经济增长模式,增大向消费的倾斜。这一过程绝非易事。

迈克尔•佩蒂斯
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是一位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现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专业为中国金融市场。
More >
近年来中国政府的债务规模快速上升,如果不迅速扭转多年来的持续过度投资趋势,中国将面临严峻的问题,甚至可能引发危机——但中国越早启动经济再平衡,调整过程的痛苦程度也将越低。然而,目前中国国内消费占GDP比重仅勉强超过全球平均值的二分之一,投资占GDP比重则为全球最高水平,因此实现经济再平衡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

提升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比例的关键,在于提高居民家庭收入水平,改变其占GDP比重处于前所未有低水平的局面。而这需要中国提高工资水平、对人民币重新估值,最重要的是,中国应当降低人为低利率水平下、居民向借款人支付的巨额隐形通货膨胀税。

但这些措施将导致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尤其是,隐形的“金融抑制税”既是导致中国经济不平衡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是推动中国令人惊叹的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强制提高实际利率水平,是中国政府为纠正国内经济失衡、减少低效率投资所能采取的最重要举措。

目前实际利率水平似乎确实呈上升态势。中国政府今年以来已经两度降息,政策制定者们虽不情愿,但面临进一步降息的巨大压力。由于通货膨胀水平下降的速度远快于降息进程,近几个月来居民储蓄的实际回报率显著上升,贷款的实际成本也同步大增。中国经济中最严重的扭曲现象之一正在得到修正。

但这就不得不降低国内投资增速,中国GDP增速也必须显著下降。很多认为中国经济将持续高增长的人,很晚才明白经济结构扭曲在催生了如此高水平的经济增长后所导致的不良后果,并终于意识到实现经济再平衡是多么迫切。但他们仍然不能理解在高增长率下无法实现再平衡。中国的投资增速必须连续多年下降,居民收入占GDP比重才可能达到足够高的水平,进而使消费取代投资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

随着中国经济再平衡的推进,理论上经济整体增速将放缓,实际利率水平将快速上升,而这正是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我们不应感到恐慌并要求政府逆转调整进程,而应为中国的问题终于开始得到解决舒一口气。

但经济增速放缓是否会在中国国内引发社会动荡,并对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形势构成干扰?只要管控得当,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请记住,中国经济再平衡要求中国居民收入增速连续多年超过GDP增速,即使中国GDP增速显著下滑至3%——我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只要居民收入维持5%至6%的增长水平,就远远不会引发社会动荡。

世界其他国家并不需要中国经济更快增长,而是希望来自中国市场的需求扩大。中国经济再平衡能够满足这一点,尽管中国贸易顺差很可能会先增长,然后才开始下降。这将导致硬商品的价格下跌,并对澳大利亚和巴西等国家不利,但中国市场需求增长以及商品价格下滑有利于全球经济整体增长。

目前判断中国是否真的已经启动经济再平衡的巨大工程为时尚早。除了其他一些影响以外,它将意味着国有部门财富的迅速增长——从中获益的主要是中国的政治精英们——必须显著放缓。而这很可能遭到精英阶层的强烈反对。预计未来政府将面临逆转调整进程的巨大压力。中国的出口商和经济精英们也许不喜欢经济再平衡调整,但对其余绝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积极的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