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朝鲜卫星发射失败后,国际社会就做好了其进行第三次核试验的准备。在《问与答》中,包道格(Douglas H. Paal)认为,虽然最近几周内没有迹象表明朝鲜核试验即将启动,但情势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发生逆转。随着朝鲜新任领导人金正恩开始独立决策,朝鲜政权的不稳定性也逐渐增强。

平壤方面是否会进行第三次核试验?

几个星期以前,朝鲜发射导弹卫星失败,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主席对朝鲜这一行为大加谴责。当时,无论是朝鲜媒体,还是其他国家许多的科学家和政策观察者,无一例外地认为朝鲜会因为遭受谴责而着手进行第三次核试验。

包道格
包道格曾任摩根大通国际副总裁,并作为美国非官方代表出任美国在台湾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
More >
对于谴责,朝鲜一贯以更激进的行为来回应,因此这次,人们相信朝鲜也不会例外。于此同时,韩国正在进行大选,朝鲜也希望对韩国的选民加以震慑,以防止他们选出一位对朝鲜态度强硬的领导人。

类似事情在过去也曾上演过。此外,朝鲜还迫切地想向世界证明,他们已经拥有了高浓缩铀的新来源。由于美国承认了印度核力量的合法性,在他们看来,在推进朝鲜核力量合法化的谈判中,这也许会成为一枚有用的砝码。

朝鲜在数周前的声明和措施,使得事态开始朝着上述方向发展,但过去两周,这一发展趋势又没有得以延续。虽然朝鲜都会弄砸其与任何一个曾表示善意的国家之间的关系,但这次朝鲜似乎受到某种约束,没有继续一意孤行。当然,是否果真如此,还有待观察。不过,我们确实已经看到,朝鲜媒体不再像过去那样,忙于表达朝鲜人民的愤怒,忙于表明必须通过再一次核试验来宣泄这种愤怒。也正因为如此,即使在过去的几个星期中我十分确信朝鲜将再次进行核试验,但现在我认为有必要更加谨慎地做预测。

朝鲜卫星发射失败有何意义?

2月29日,朝鲜与美国签署了一份协议。在这份协议中,朝鲜答应履行其在六方会谈中做出的各种承诺以换取粮食援助;与此同时,美国方面明确表示,一旦朝鲜发射导弹,该协议作废。

首先,在尚不知晓朝鲜是否会发射卫星之前,我们就同意陈述各自立场,这可能是一个外交失误。其次,一旦发射卫星,朝鲜知道它们将失去粮食援助,同时也将干扰美方把朝鲜问题逐渐转入谈判轨道的进程。本来在谈判中,我们可以与朝鲜讨论无核化问题,而朝鲜也可提出替代能源与其他议题。但最终,朝鲜还是试射了导弹,把一切都毁了。

事实上,做出导弹试射决定的,是朝鲜现任领导人金正恩的父亲金正日,他早就计划用导弹试验来纪念其父亲诞辰100周年。一旦金正日作出决定,身为人子,金正恩便不敢不从。我猜想,对于导弹试射,那些朝鲜科学家一定胆战心惊,因为他们对于成功发射也毫无把握。然而,他们接到的命令是无论如何试验都必须进行,于是,他们不得不为试验的进行付出相应的代价。

金正恩掌权下的朝鲜政权是否稳定?

大量迹象表明,朝鲜政权非常不稳定。在金正日12月去世后的头几个月里,朝鲜的一切都按部就班。与美国会谈也好,签署协议也好,发射导弹同时破坏协议也好,这些都是贯彻金正日的遗训,是早先安排好的。

现在,随着对逝者的祭奠时期的远去,朝鲜必须决定自己的未来。从照片和行为模式来判断,金正恩这个看上去非常固执的人,身边围绕的全是一群七八十岁的人。很难想象这种状况会长期持续下去,也很难相信金正恩不想任命一些与自己年龄、经历相仿的人。

于是,波澜乍起,朝鲜政权的稳定性将被打破。领导人的更换会为更大范围的变动提供了时机。这种变化既可能会引发改革与进步(对此,我并不看好),也可能引发连朝鲜政权自己都无法处理的紧张局面和危机。所以,我更倾向于认为,朝鲜的不稳定性正在增强。

对于以外交手段解决朝鲜问题,是否希望尚存?

今年不可能,而在现在的局势下也不可能。美国政府曾主动站出来,与朝鲜达成了协议,但朝鲜却并不曾好好按协议办事,现在,除了数量极小的非官方势力,几乎没有任何政治力量支持我们在朝鲜问题上重回老路。

国际社会应怎样做才能使朝鲜的威胁降到最低?

对于朝鲜向各方出售核物质或核武器,防扩散安全倡议(Proliferation Security Initiative)起到了制止作用,虽然该倡议无法百分之百地排除此类行为的发生,但它仍不失为一种有效机制。我们已经对朝鲜实施了制裁,而且倘若朝鲜真的进行第三次核试验,更多的制裁将被施行,这些制裁可能会针对朝鲜的银行系统及朝鲜与外界的联系,另外可能还会针对那些与朝鲜具有往来关系的公司。

在对朝鲜的制裁上,中国一直在发挥阻碍作用。虽然中国经常在言辞上赞同制裁,其效果也往往被中国对朝鲜的一些补偿措施所抵消。所以,中国在这一问题上是个难缠的对手。中国希望尽可能久地维持朝鲜政权,即便越来越多的中国专家公开宣称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