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发展核技术的计划使得西方国家连连感到受挫。最新一轮旨在防止伊朗发展先进核技术的外交谈判正在巴格达进行。来自国际社会的一些观点认为,除此之外并没有多少在外交层面解决伊朗核问题的的余地。
 
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陈琪的主持下,乔治城大学理教授马修•克洛宁(Matthew Kroenig)、前中国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卡内基高级研究员李彬等国内外专家举行圆桌讨论,共同探讨国际社会在应对伊朗核问题时面临的各种选择。

三种解决途径

  • 外交途径:克洛宁认为,外交谈判是目前解决伊朗核危机的最佳方式。他解释道,与伊朗达成协议能最大程度确保其不进一步发展核武器,而最重要的是,这有助于避免战争。谈判定于2012年5月23日进行,但他对于是否能够达成协议仍持怀疑态度。华黎明认为说服伊朗停止发展核武器几乎不可能,因为核计划在伊朗被视为“国家尊严”问题。
  • “默许”途径:克洛宁认为如果允许伊朗发展核武器,它将会对世界和平与安全带来严重后果。在场的外交官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认为默许伊朗并不明智。克洛宁解释道,国际社会主要的担忧是,伊朗拥有核武器后将有能力实施更激进的外交政策,对中东甚至其他地区的稳定带来深远的影响。
  • 军事行动:克洛宁教授指出,采取军事行动遏制伊朗核威胁是最后,也是最不理想的选项。他解释道,如果美国进行军事打击,将会毁掉伊朗所有核设施并将核计划推迟三至十年。这将为开展进一步外交接触打开空间。李彬补充提到军事打击的另一个潜在优势为:一旦伊朗累积了足够的高浓缩铀,伊朗就更易于将核武器隐藏并保护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军事行动可以为时未晚的及时阻止伊朗开发高浓度铀。

解决途径背后的成本核算

  • 延长冲突:根据克洛宁教授的说法,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不会直接导致战争。他解释道,没有常规军力,伊朗会鼓励恐怖主义并发动孤立的导弹袭击。基于此推测,李彬认为在伊朗的军事行动可能会被延长。
  • 经济影响:克洛宁教授警告道,军事打击将会导致伊朗报复,引起包括关闭霍尔木兹海峡(Strait of Hormuz)和推升原油价格在内的一系列危机。他进一步补充说,对此美国可以开放其战略油储备,同时鼓励沙特阿拉伯等产油国加大生产以应危机。
  • 外交退化:克洛宁教授认为军事打击会使伊朗国内的强硬派更加大胆。然而,尽管伊朗国内可能在短期内爆发同仇敌忾的“团结在国旗下”效应,对但于政府的批评将会随之而来。如果选择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美国必将扮演主角,就此美国可能会遭遇其在伊拉克战争后的同样境遇。对此,张传杰补充道,美国对伊朗的军事打击只会进一步肯定国际间关于奥巴马政府与小布什政府无异的看法。

中国在危机中的角色

  • 利益重叠:华黎明认为,中国与西方一样不希望伊朗拥有核武器,然而中国同时希望危机能够和平解决。他补充道,中国政府认为伊朗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力。
  • 对中国能源供给的影响:来自北京大学的査道炯认为,伊朗核危机对于中国的能源需求有以下三方面的影响。第一,减少原油进口。中国每天从伊朗进口五十万桶石油,而一旦爆发危机,这一需求就必须移师他国。中国不认为其他产油国可以弥补此空缺,而且这一缺口将使中国的石油供应极易受到美国战略石油储备的影响。第二,供给冲击。长期冲突将会引起原油价格飙升,这将是中国和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最后,冲突过后,稳固石油供给市场和伊朗社会对于世界来说也将是一个棘手问题。
  • “重返”亚洲战略延缓:正如张传杰所言,一些人认为美国对于伊朗的军事打击是中国的幸事,是美国对“重返”亚太战略的一次调整。他还补充道,如果美国打击伊朗,中国外交部可能会感到如释重负,因为此举意味着美国将会减少对于中国和东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