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些饱受战乱的国家,中国身影日渐活跃,国际社会对此褒贬不一:一方面,中国对这些地区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及开展的贸易活动,有利于维持这些国家的稳定;另一方面,也有人指责中国越来越多的活动,主要以牺牲社会稳定性和政治责任为代价谋求利益。在“中国与南亚对话”系列研讨会的第13次会议上,卡内基—清华全球政策中心联合“更安全世界组织”(Saferworld),就中国在尼泊尔、斯里兰卡和苏丹这些饱受战乱的国家中的角色,共同主办了一次圆桌探讨。卡内基的司乐如(Lora Saalman)主持了本次会议。

中国的角色

一位中国与会者指出,虽然中国仍把自己视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但作为地区力量之一,中国的快速发展要求其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承担更多的责任。中国并不希望发展成为一种霸权力量,而更愿为其它发展中国家提供支持。
  • 国外援助:一位中国专家详细罗列了中国参与国际活动的三个阶段:从1950-1970年代,中国支持国际独立运动和游击队运动;从1980-1990年代,中国主要致力于国内事务和经济发展,因此对国际冲突下的其它国际问题关注不多;2000年以来,中国的国际活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这一阶段,中国采取实用主义的立场,中国与其它国家的关系主要围绕经贸关系展开。
  • 和平共处:一位中国与会者表示,中国一贯坚持不干预政策、互惠互利。另一位中国与会者则表示,在对尼泊尔、斯里兰卡和苏丹这样的国家提供国际援助的问题上,中国在政策上的灵活性,使得中国与西方社会能够通力合作;而这种基础广泛的交流,能在多个领域开展,包括高层的政治往来、贸易、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农业、教育、科技、文化、医疗、维和,以及非传统安全问题。
  • 与欧洲的合作:一位中国专家指出,在那些充满冲突的国家中,一旦涉及中欧各自的利益,既存在竞争又不乏合作。然而,在和平、政治稳定、经济复兴和发展等问题上,所有的利益相关国都有着共同的利益。为此,他建议相关各方应摒弃过去那种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相互磋商,通力合作,停止对这些地区出售武器和军火。

斯里兰卡

  • 冲突的历史:斯里兰卡的冲突可追溯至其殖民历史,以及自1965年以来被相继打破的和平协议。虽然最近一次国内冲突已在2009年结束,但斯里兰卡的局势依旧动荡,有超过28万难民无家可归,关于人权侵犯的指控不绝于耳。一位与会者认为,难民安置问题不是朝夕之间即可解决的。一位中国专家认为,在面对此类危机时,斯里兰卡国内倾向于首先向印度寻求援助,其次才是中国。一位卡内基的与会者指出,考虑到中国已成为斯里兰卡的第一大资金供给人,斯里兰卡的上述倾向可能会有所改变。
  • 受邀调停:一位中国与会者指出,只有在受到当地政府邀请时,中国才会参与调停。当像斯里兰卡这样的国家向中国发出援助请求,无论它要求的是经济援助还是军事援助,中国都认为自己有义务参与其中。当发出请求的国家已经多年饱受战乱之苦、国家面临分裂之时,更是如此。

尼泊尔

  • 剧变不断:一位中国与会者指出,中国在尼泊尔的终极目标是该地区的长治久安。中国援助的关键是经济支持:中国对尼泊尔的投资已经增长了80%,且大部分的投资都被用于人力资本的发展。这位中国与会者还指出,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对于尼泊尔的国际援助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
  • 战略要塞:一位中国与会者强调,尼泊尔是位于中印之间的战略要塞。正是由于尼泊尔与中国西部具有地缘上的邻近性,北京在维护尼泊尔国内稳定的同时,也有利于其国内局势的稳定。一位印度与会者表示,印度并不反对中国在这些国家扮演上述角色,但是他对这些小国利用中印之中的一个去对付另一个的可能表示了担忧。
  • 历史与现实的对抗:一位中国与会者指出,虽然过去中国曾对一些革命团体表示支持,但中国的这一政策已经改变。现在,中国采取的是中立立场,而且只与被国际社会认可的政府展开往来。他同时解释表示,对于那些正在经历或即将经历政权更迭的国家而言,中国的终极目标是保证这些国家在政治过渡时期的社会秩序,同时保留足够的空间使其能够独立决定本国事务。

苏丹

  • 冲突的根源:殖民主义者将苏丹强行分成了南北两部分,地区民族冲突使长期以来的对立情绪进一步恶化。一位与会者解释表示,发展的不平衡、边缘化以及忽视是苏丹问题的根源;虽然中国在苏丹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遭受了国际舆论的谴责,但中国对苏丹事务的参与已达几十年之久,且这种参与是相对建设性的,包括中国对喀土穆(Khartoum)政府施加了正面影响,并为促使双方和解做出的努力。
  • 不干预政策:一位与会者指出,中国在苏丹的不干预政策难以持久。他认为一国在需要的时候有必要负担起他国的保卫任务并进行调停。中国在南苏丹的利益之所以受到损害,是因为南苏丹一直认为中国在对喀土穆进行支持。同时,他还将南苏丹问题与利比亚问题进行了比较,指出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之所以遭受损失,也是因为新政权将中国视为其前任领导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ar Gaddafi)的同伙。从长期来看,中国的不干预政策对其国际形象危害很大。
 
 
讨论者:郑瑞祥,邹云华,马加力,任晶晶,陈宗海,李晓林,冯黛梅,朱珠,杜懋之(Mathieu Duchâtel),庞中英,Stephen Hill,Thomas Wheeler,吴强,高兴(Binod Singh),苗吉,张凯,朱梅,周帅,林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