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事故后,许多国家的公众对于发展核能转为持反对意见。由于放射性物质大量泄漏,给民众带来了巨大伤害,并导致大片土地无法居住。事故后续清理工作将持续数十年,可能需耗资数千亿美元。

然而,福岛核事故原本可以避免。如果核电站的所有者东京电力公司(Tokyo Electric Power Company, TEPCO)和作为监管者的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Nuclear and Industrial Safety Agency, NISA),能够遵循国际上最先进的行业规程和标准,相信他们应该能预计到福岛核电站有可能遭受巨大海啸的侵袭。倘若在核电站设计之初,就能与国际上最先进的核电安全措施保持同步,它应该能够经受住此次海啸的冲击。

东京电力公司和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所采用的海啸风险评估手段,至少在以下三个重要方面滞后于国际标准:

  • 对于电站周边地区大约每千年就会被海啸淹没一次的状况,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 计算机模拟实验未能充分展示海啸的威胁。最重要的是,尽管2008年进行的计算机初步模拟实验就表明该核电站所面临的海啸风险被严重低估,但随后此事并没有得到进一步处理。报告结果直到2011年3月7日才得以上报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
     
  • 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未能评审东电公司主导的模拟实验结果,也没有推动研发相适应的计算机建模工具。

福岛核事故发生时,在一些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核电站的核心安全系统毫无疑问要比日本好很多。1999年,法国布莱耶核电站(Blayais Nuclear Power Plant)发生洪水事故之后,欧洲各国都大力加强了核能设施抵御极端外部事件的能力。日本核电运营者们本已知晓此类安全事故经验,东电公司其实能够、也早该对福岛第一核电站进行安全升级。

当核电站遭受类似2011年3月大海啸侵袭的情况下,适当的处置措施也能够阻止重大事故发生,这些措施包括:

  • 保护应急电源(包括柴油发电机和电池组),把它们转移到地势较高的地方或是放置于防水掩体中;
     
  • 建立应急电源和核心安全系统之间的防水联接措施;
  • 加强海水泵保护(海水泵用于将电站热量转移到海水中和冷却柴油发电机),同时设置或选配备用散热系统。

虽然很难仅用单一理由解释清楚为何东电公司和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没能遵循国际最先进的行业规程和标准,但还是能够找到许多背后的潜在原因。面对负责促进核能发展的日本政府机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自身缺乏独立性;而在核工业行业中,它也遭遇了同样的困难。日本核工业对地震安全防护的一贯专注,也使其忽视了其他潜在风险。官僚作派和对于核能专业信息的囫囵吞枣,使得核能管理官员听不进非核领域专家的意见。那些核能专家们,也可能没有有效利用本专业领域知识。而且,可能最致命的是,许多核能从业者都笃信重大事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归根到底,福岛核事故并未揭示出核能领域中人们不曾知晓的致命缺陷。换句话说,它凸显出的是,根据外部威胁的动态变化,定期评估核电站安全水平和逐步形成最佳操作方式的重要性,以及需要一个强力监管部门来监督上述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