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内定的下一任领导人习近平今日将访问白宫。此时美国正上演着一场分裂民意的总统竞选,而其中主角们常常发现,谈及美国面临的麻烦时,将矛头指向中国是一个省事的办法。等待习近平的不仅会有针对不公平竞争及汇率操纵的抗议,还会有关于人权及国防问题的不那么令人舒服的讨论。

另一方面,美国大选中的政治言辞以及美国重申其在亚洲的利益,加大了中国问题的敏感性。北京方面敦促通过合作来解决全球性问题,渴望藉此给外界留下一种积极印象。此次访问也被视为习近平建立个人关系的机会。按照日程,他将顺道访问爱荷华州和洛杉矶,希望展示这位未来领导人更温和、更私人的一面。习近平会受到何种礼遇将备受关注。这将迫使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国会领袖在党派纷争的压力和与中国未来领导人的关系走向之间,作出权衡。

黄育川
黄育川(Yukon Huang)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的研究聚焦于中国的经济发展及其对亚洲和全球经济的影响。
More >
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主要面对两个威胁。一是爆发贸易战的可能性日益加大。美国法院近日做出裁定,要求中国减少生产补贴,国会还在考虑一份立法草案,可能就汇率操纵行为对中国实施惩罚,这让两国间关系日益紧张。中国国内很多人曾经以为,人民币兑美元已经升值约30%,对美贸易顺差大幅缩小,能抑制外界对于中国对外政策的批评。

然而从开放型市场种获益良多的北京方面,完全无意要打响一场全面贸易战。中国已经开始转变增长模式,新模式将缓解贸易失衡。因此,习近平将利用此次访问重申,中国不仅愿意扩大进口,也愿意继续对汇率实行渐进式调整。

更值得担忧的是另一场战争爆发的可能性: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抱怨它们不得不出让知识产权,以此作为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条件,技术转让之争或将在日后主导中美关系。这个问题不容忽视,因为北京方面希望向价值链上游发展,它意识到,生产更有技术含量的产品——特别是掌握这类产品的设计和分销环节——才能带来真正的利润。虽然iPad是在中国制造的,但中国发现,中国流水线上的工人只拿到了它们价值的不到5%,iPad大部分高附加值配件都在其余地区生产,而大部分利润则落入了苹果公司(Apple)的口袋。

另一方面,美国知道,如果它想保持在全球政治和经济领域中的影响力,就必须继续在创新领域中充当无可争议的领导者。难怪那些不再纠结于没有成果的汇率争论的政客们,对技术转让产生了更大的担忧。

西方企业越发感觉到,中国对它们的技术过于虎视眈眈,而坐拥大量现金的中国却认为,除非外国投资者能帮助自己爬升技术阶梯,否则中国从外资中得不到什么好处。要跨越式发展达到“发达国家”水平,意味着中国必须更多依靠自己的本土创新。

不过,美国要求对技术转让制定更清晰的规则,这一压力或许对双方都有益。举例来说,有些美国企业不满中国对绿色技术产业——比如太阳能电池行业——的补贴,称其有失公允。但也有许多人认为中国在这个领域的壮大提供了互利双赢的机会,并能创造就业。中国往新技术领域砸钱的意愿将压低成本,让更大多市场都能负担得起可再生能源技术。在一些人看来,中国的参与给应对气候变化提供了最佳的行动机会,他们将乐于看到美国创新与中国批量生产能力的结合。

因此,中美双方还是有可能展开有成效的讨论的——前提是奥巴马不拿汇率失衡和不公平竞争这类老一套抱怨作为开场白,而是把重点放在美国创新优势与中国制造实力的“联姻”上。美国将强调尊重游戏规则的必要性——而中国会指出,这套规则在构建时,中国还几乎没有任何发言权。中国还会指出,在华美企若想获得更加公平的市场待遇,那么美国也必须更友好地对待渴望投资美国的中国企业。一些中国企业已经被美国出于安全考虑挡在了投资大门外,而在中方看来,美国的担忧毫无根据。这些情绪是中美之间数年来互不信任逐渐累积的体现。中美两国的挑战就在于扭转这种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