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独裁者金正日的逝世,加剧了朝鲜社会多层面累积的压力引爆的可能性。长期以来,与中国进行秘密会谈以制定应急计划一直被延迟,现在,则是史无前例地需要秘密会谈。

正如大家注意到的,在继承的最初阶段,大约60万朝鲜的特权精英有望继续保持原有结构。正如富兰克林的一句老话:团结在一起,否则会被逐个击破。
 
对饱受欺凌的普通朝鲜人而言,国内的镇压体系,会阻碍他们抓住由未经检验的新领导人上台所带来的变革机会的努力。但随着时间推移,“断层线”(fault lines)终究会被普通民众感受到,或许会通过暴力的方式。
 
继承有着巨大的代际问题。年仅二十多岁,担任四星上将却从未服役的金正恩,是否能把其意志强加给80多岁的高级将领?军队、政党和政府要员,是被支持新领袖的年轻一代所取代,抑或是加以抵制?
 
继承也存在着明显的能力问题。经验丰富的官员们,会给金正恩提供其想听的建议,还是其真正需要的建议?金正恩会接受,还是怀疑?他是会继续父亲的反改革政策还是赋予市场更大的力量?
 
金正恩的姑姑金敬姬(Kim Kyong-hui)和姑父张成泽(Jang Sung Taek)会因为亲戚关系而摄政。尊儒的社会中,摄政导致了动荡的岁月,权力重心会转移到一个权威人物身上。任何了解历史的中国人都非常清楚这一点。

朝鲜有全球最严重的贫困和管理不善问题。朝鲜的精英正迅速了解外面世界和韩国同胞们的情况、以及与朝鲜所谓“工人天堂”的巨大对比。在国内普遍腐败的体系中,他们很容易就获得互联网、手机和收音机。同样的,这些新的信息渠道也越来越多地为普通市民所获取。

军方必定会冲突。金正恩晋升四星上将后不久,很多高级官员被替换。空军和海军一直缺少资源和武器,这是由政策支持核武器项目及中国不愿弥补这些不足造成的。军方内部会发生因核原料和武器管理权的争斗吗,或者我们会面临“容易失控的核武器”(loose nukes)的挑战吗?

因此,一旦金正日逝世带来的最初的震惊和这个体系应激性的凝聚消退,中国、韩国和美国可能会面临一些挑战。“战争游戏”已经上演多年,国内冲突、难民潮、军事哗变、“容易失控的核武器”,或者声东击西的对外侵略,都很容易升级。

在不断恶化的情况下,韩国是否有必要进行民事或者军事的干涉?是否会迫于军事攻击而做出回应?中国和韩国能阻止跨江的难民潮或乘船外逃的难民吗?如果美国特种部队前来确保朝鲜的核安全,中国将如何回应?中国自己有计划吗?如果突然统一,美军是不是通过美韩同盟马上到达中国的边境?

这些问题就是为什么美国总统应当发起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秘密会谈的原因,他们可以依托授权密使在某秘密地点会谈,以寻求和提供重要保证。为了打开对话,美国可能向中国保证,进入朝鲜保护核设施安全的任何部队都不会成为永久驻军,且在韩国重新统一朝鲜的情况下,美国没有在三八线以北驻军的计划。

然后,可以寻求中国的反应和/或反建议,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防止对彼此行动和信号的误解,及消除可能牵涉其中的部队的冲突。

尽管中国的观察人士私下日益承认这种权威对话的必要性,但中国政府一直不愿参与此类对话。朝鲜密切关注中国任何琐碎的但表示不忠的信号,维基泄密事件加强了中国的风险意识,事情一定要通过对话的方式解决。

本周,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和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的电话会谈表示,中国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严肃对话。奥巴马政府应当寻求尽快深化这种对话开端,而我希望这个对话是私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