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8日,俄罗斯和美国签署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rategic Arms Reduction Treaty, New START),该条约为双方部署的战略武器系统设置了一个上限,即1550枚核弹头和700套运载系统。这一条约的实施,被视为美国和俄罗斯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第六条承诺的标志。在“战略稳定”系列研讨会的第一次会议中,美国海军分析中心研究员科尔比(Elbridge Colby)对《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进行了评估及并分析了其对战略稳定的影响。卡内基的司乐如主持了本次会议。

《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实施

科尔比阐释道,《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第一个重要的限制战略武器的协议,如今已被俄罗斯和美国于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所替代。他认为,早期的《美苏限制战略核武器条约》(Strategic Arms Limitation Treaties, SALT)则没有这么大的雄心。科尔比预计《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下的削减虽然有所进步,但还是比较适中的,并且实施进一步的削减,仍面临着巨大的障碍:
  • 弹道导弹防御(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BMD):美国提出的“分阶段适应方案(Phased Adaptive Approach)”是以日益发展的海基和陆基拦截导弹为代表的阶段性导弹防御体系。科尔比详细地介绍了美国和俄罗斯之前对此进行的几次正式的讨论。他指出,俄罗斯仍对美国企图将欧洲纳入其更广泛的弹道导弹防御网存有疑虑。
     
  • 战术核武器:科尔比说,华盛顿的许多政要对限制俄罗斯战术核武器十分关心。于此同时,俄罗斯则希望美国的战术核武器从欧洲移除。然而,鉴于美国对北大西洋条约组织(NATO)的承诺,他认为这是无望成功的计划。
  • 美国国内政治:科尔比认为,军备限制谈判不仅只限于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也是美国各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这种双重性质也将影响美俄之间的进一步谈判。
  • 常规快速全球打击:科尔比指出,俄罗斯很关注美国常规全球精确打击(conventional prompt global strike, CPGS)计划,而该计划可能进展比较缓慢。他认为CPGS构成了战略武器,是军备限制谈判中一个合理的主题。

美俄利益

科尔比认为,美俄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谈判中最有利的方面之一是增进了透明度和相互理解。《第一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比较具有攻击性和局限性,新条约则更为灵活。这种灵活性源自冷战结束后,双方的敌对情绪减弱。科尔比补充道,虽然军控谈判往往是对抗性的,因而对改善双边政治关系鲜有价值,但是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现已享有多种对话渠道。

对中国的影响

一位中国专家组成员指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在近几年不太可能奏效。他认为,相反地,弹道导弹防御(BMD)正在迅速蔓延,该问题已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科尔比对此表示,BMD是针对弹道导弹扩散的回应。只要后者在蔓延,美国就很可能继续建立自己和其盟国的BMD。科尔比强调,中国和俄罗斯不是美国弹道导弹防御重点关注的对象。
  • 寻求军备均势:司乐如提问BMD是否可能会促使中国采取相应的措施,如寻求军备均势,从而引起华盛顿的担忧。科尔比认为,美国更关注的是中国传统的军事现代化。他解释道,没有必要在核武器层面追求均势以实现战略稳定。
     
  • 分阶段适应方案:一位中国专家组成员指出,虽然BMD可能对危机的稳定性有积极的影响,但它仍可能导致军备竞赛。他问道BMD如何影响中美关系。科尔比认为,美国两党对BMD的共识,源自朝鲜和伊朗对核计划以及弹道导弹的野心。一位中国专家反驳道,美国弹道导弹防御计划将罗马尼亚、西班牙、土耳其和日本等国纳入其中表明了该计划无限的潜在威胁。科尔比回答说,美国愿意与俄罗斯和中国洽谈BMD计划,但美国的BMD战略是被应对核武器和弹道导弹扩散的需求所驱动的。
  • 裁军:一个中国专家认为,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框架下,美国和俄罗斯的削减比预期的有限。另一位中国专家说,虽然《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设定了核军备竞赛的上限,但该条约不太可能推动后续的条约。科尔比回应时表示,美国的核力量如果总体上发生削减的话,很可能是渐进式的。美国和俄罗斯有可能达到一个平衡点,他认为,“零核”的愿景是极其有问题的。
  • 过渡性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司乐如提出问题《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否只是一个过渡性文件?下一步会怎样?这对中国又意味着什么?科尔比回应道,裁军与核不扩散是不相关的。他提倡对是否允许某一国家拥有核武器在认识和概念上有个新的基准。科尔比还表示,希望看到美国、中国和俄罗斯,成为核武器负责任的管家。
     
  • 相互脆弱:司乐如质疑当其中一方的透明度低很多时,两国之间是否可能维持危机稳定性。科尔比表示,过去一年,中国和美国各讲各话,并且当涉及到战略稳定时有着不同的逻辑。他认为,美国寻求战略稳定,是为了减小因周边问题而导致核升级的可能性。科尔比强调,最危险的情况是双方都有致命弱点,但彼此都没有意识到问题的存在。
 
讨论者:Zhai Dequan, Zou Yunhua, Gu Guoliang, Hu Yumin, Hong Yuan, Han Hua, Zhong Zhong, Xue Li, Yang Danzhi, Wu Bingbing, Zhang Xinjun, Liu Chong, Qi Hao, Wu Riqiang, He Yun, Zhou Shuai, Lin Yun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