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再次认定要解决本国经济困境,最方便的处方就是大玩中国货币牌,而不是处理奥巴马总统最近提出的就业法案中的种种难点。

中国对于向人民币升值施加压力提案的反应是可预测的,即所有相关部门会同时提出抗议。鉴于欧元区和美国的问题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威胁,中国的领导层认为货币法案分散了人们对真正需要解决问题的注意力。每次当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增长少数来源之一的时候,保护主义情绪激化只能使人很难确保必要的多边合作。这个国家的政府将货币争端当成是美国政治体系之所以出现弊端的另一个迹象。

许多身处中国的人认为鉴于目前的事态发展,对其汇率政策的批判本应该变得更加温和。毕竟,中国已经持续执行了每年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六的逐步升值政策。随着欧元危机和美元走强,其他主要货币在贬值,人民币成为升值例外。中国也注意到其今年的贸易顺差预计会由五年前占GDP的7%-8%的比率骤降至1%-2%。尽管外汇储备持续攀升,但主要是由寻求高收益的资本流入组成,且这些资本流入是由美国扩张的货币政策引发而不是人民币汇率错估所致。

此外,中国政府认为,在一个把中国当成世界装配工厂的全球生产网络里,谈双边的贸易平衡是没有意义的。中国超过一半的出口来自来料加工贸易,而中国生产只占总价值的20%左右,其余部件原料需要从其他亚洲国家、欧洲和美国进口。中国的贸易顺差来自于加工贸易。因此美国巨大的双边贸易逆差并非产生自中国而是范围更大的东亚国家。以ipod为例,据记载,从中国出口一部ipod到美国,价格为150美元。而在中国只产生5美元的增加值,其余价值来自于拥有苹果散装的其他国家。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国会通过提案,那么出现的结果将不会是更多的就业机会,而是下降的全球需求和更高的产品价格。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在“溢出报告”中得出的结论,人民币升值10%对美国贸易均衡或者GDP的影响甚微。而中国也没有想要把事态演变成一场全面的贸易战的意思,因为它从开放市场中获益颇多。因此既然领导层不会对所认为的消极行为听之任之,那么它的目标就是要努力寻找更加具有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美国应该为能否继续保持其在技术领域的高端的地位担忧,因为如果一再对人民币升值施加压力,中国可能会觉得需要重塑自我。难怪大多数美国公司比起徒劳的货币战争,更关心市场准入和技术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