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欧盟成员国奋力挽救欧债危机和提振摇摇欲坠的经济时,中国却继续享受着强劲的经济增长。在夹杂了基础设施项目、软贷款(soft loan)、大规模投资,以及可能危及欧洲经济典范的一些限制条款后,中欧关系开始变得日益复杂。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高级政策研究员帕雷罗-普莱斯纳(Jonas Parello-Plesner)和中国项目协调员艾丽丝•理查德(Alice Richard),就以上话题进行了讨论,并报告了其最新研究——“欧洲争夺战”。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也参与其中,而卡内基基金会的扬•特绍(Jan Techau)主持了整场讨论。

欧洲争夺战

  • 双边动态:普莱斯纳指出中欧关系的特点是一种相互认同的伙伴关系,而非中国利用欧洲的相对薄弱趁机获益;中欧之间的经济关系存在着“欧洲争夺战”现象,归咎于欧洲各国为争取与中国的商贸机会而产生的竞争,加之中国企业的海外商业活动仍有很大的学习空间。
  • 战略目标:普莱斯纳认为中国之所以会参与到欧洲债务危机的解救中,最主要是为中国向创新型经济转型奠定必要的知识储备。
  • 欧洲的看法:理查德认为,尽管之前欧洲早已心存疑虑:中国有条件的参与其中将导致中欧关系的转变,但这一切还未发生。她继续谈到,必须注意到欧洲国家对中国的经济参与并未形成一致的战略;实际上,欧洲国家间存在着商业竞争。
  • 债券购买:普莱斯纳认为,在欧债危机中,中国只是一个厌恶风险、战略性的债券持有者,而非购买债券对危机国实施救援的救世主。但他也补充指出,中国与欧洲经济复苏忧戚相关。而尽管普莱斯纳认为中国可能对更有偿付能力国家的债券感兴趣,但韩磊指出,中国的债券购买,既可以稳定欧洲经济,也可满足本国出口市场的利益。

中欧之间的贸易关系

  • 投资:普莱斯纳指出,中国虽然还未成为欧洲大的投资者,但是它的投资份额在迅速增长。韩磊补充指出,“欧洲争夺战”这个报告,明确提及了争夺中国投资的竞争正在损害欧盟内部的团结。
  • 相互市场准入:普莱斯纳指出欧盟在中国市场面临巨大的投资壁垒。韩磊补充说美国和欧洲一样,十分关注贸易的对称性和市场的开放性。
  • 知识产权和透明度:韩磊认为中欧在知识产权规定的差异以及中国缺乏透明度,是中欧贸易关系最大的障碍。

主要的政策建议

  • 共同利益:韩磊强调中欧贸易关系并非零和博弈,而是可以达到双赢的。
  • 不断上升的欧洲杠杆:普莱斯纳认为欧洲应采取措施,实现更加对称的贸易关系,以防止中国利用其财务实力在欧洲获得不当的政治影响力,并最终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理查德补充指出中国对外商直接投资的渴望仍然在不断增加,这或许可以为欧洲营造一个更为开放的投资市场。韩磊认为中国政府仍然希望与欧洲保持稳定良好的关系,尤其是鉴于中国新一届的领导人即将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