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针对中国军事现代化给美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专家们的预测风靡一时。而这一问题的最新言论,来自弗里德伯格(Aaron Friedberg)在9月4日的纽约时报上所发表的文章以及他的新书:《霸权之争:中国、美国和亚洲控制权之争》(“A Contest for Supremacy: China, America and the Struggle for Mastery in Asia”)。

多年来,中国军力不断壮大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且不存在任何的争议:中国政府通过导弹、潜艇、网络战及地面终端屏蔽技术,已经逐步掌握了封锁、甚至摧毁分布于中国近海的美国船舰及基地的能力。

中国军力的发展,也严重威胁了美国海军在这一重要地区原本的霸主地位,但迄今为止,多数美国决策者没有对该问题给予应有的充分重视。

问题在于:随着军力的增强,中国的目的是什么,美国将如何做出回应?自诩为现实主义者的诸如弗里德伯格给出了一个相对简单的答案:白宫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实力增强的目的在于将美国从亚洲剔除出去,白宫应让美国民众(及其盟友)确信中国是其在亚洲地区可怕的威胁力量,并利用已有的公众支持,投入大量的防御资金以保证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拥有相对的优势。只有这样,中国才会放弃其区域称霸的计划。

实际上,目前并无确凿证据表明中国的战略意图,根据弗里德伯格的言论,中国的目的是“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安全保障的信用度,分化其盟友,逐步将美国挤出该地区,最终主导亚洲”。

如果这真是北京的目标,五角大楼却没有发现——它在这方面应该没少下工夫。国防部最近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只是说,中国在亚洲和其他地方的最终军事意图不明。五角大楼的分析家私底下会坦承,解放军现在尚不具备向境外大规模投送兵力以及将美国逐出亚洲的能力。

每当遇到这样的情况,持“中国替代论”的人总是反击认为,“中国政府的战略总是欲盖弥彰”,不管这样,这就是所谓现实主义者的观点,即中国的情况需要如此的战略。根据以上逻辑,中国已经毫无选择,只能将美国排除出亚洲以保障其自身安全。但实际上,出于更多的自愿和不断增长的需求考虑,两个国家越来越多的走到一起去解决一些日益恶化的全球性问题,比如气候变化。

中国的战略思维本质上是防御性的,主要是被动反应,头等目标是遏阻“台湾独立”和保护中国大陆,而非成为亚洲下一个霸主。虽然中国未来可能接受更加野心勃勃、更远大的军事目标,或许包括企图成为亚洲军力最强国,但此类目标仍处于未决状态,存在诸多争论。这表明中国未来战略定位绝非固定,容易受到外部因素的影响。

此外,在将来很长的一段时期内,美国可能通过投入更多资金来应对中国军力增长的问题。但鉴于美国将不断收紧财政预算,以及失灵的国会无法解决当前美国经济萎靡不振的情况,这样资金投入无法继续维持。相反,中美两国都应该重新审视彼此的双边关系。

美国应当转换思维,抛弃取得亚洲海上霸主地位才能保持该区域稳定的观念,同时中国也应考虑获得西太平洋制海权的新计划。其次,双方都应重新审视过往导致双方在战略上不信任的政策,包括美国拒绝讨论任何取消对台军售的交换条件,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武力威胁,以及中国拒绝明确界定其对南中国海的领土要求范围。

勿需对中国的过多指责,勿需美国不断增加军费,美国及其亚洲盟友需要认识到中国战略意图是可塑的,应促成一种“复合的”地区性途径,着眼于推动合作而不是压制美国防务分析家所担心的中国军力。美中尤其需要增加深入战略对话,专注于长远利益和意图以及寻求如何避免两国安全竞争加剧。

这并不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空想,而是基于美国不断变化的世界经济地位、中国本身存在的问题和争议,以及亚洲愈发开放的多边安全合作需求。高瞻远瞩的领导人会认识到两国之间---包括区域间——迫切需要创造应对全球挑战下合作的机会,而非陷入不断的军备竞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