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奥巴马总统介绍了针对阿富汗的“过渡时期”计划,该计划延续至2014年,旨在借助国际社会的支持,主要通过阿富汗自身的努力来维持国内稳定。在这一新阶段的筹备期,美国方面强调,在期待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获得稳定、安全和繁荣方面,中美两国有着相似的利益。“中国-南亚对话”系列研讨会的第九期,美国国务院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特别副代表维克拉姆•辛格(Vikram Singh),纽约大学国际合作中心研究主任和资深研究员巴内特•罗宾(Barnett Rubin),会同中国专家探讨了过渡时期的关键问题。卡内基的司乐如(Lora Saalman)主持了本次会议。

过渡的性质

辛格认为,2014年后美国与阿富汗的双边关系,预计将在社会、政治和安全领域得以扩展,而美国一心希望阿富汗政府获得足够的执政能力,并维持国内和平。美国军队的逐步撤出进程,使阿富汗军队和政府有了更多的回旋余地。

  • 战略伙伴关系:辛格指出,“战略伙伴关系”旨在表明美国在该地区的长期目标,它既为阿富汗政府提供了确定性,也为该地区其他国家提供了透明度。辛格强调,这一伙伴关系不是美国在该地区持续存在的理由,因为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权力将会成为破坏稳定的力量,会与阿富汗利益相冲突。相反,美国-阿富汗的伙伴关系有着三个主要目标:建立和加强阿富汗的安全部队; 保持美国反恐能力; 在禁毒和封锁毒品交易方面开展合作
     
  • 美国的军事存在:一位中国专家指出,包括巴基斯坦和俄罗斯在内的一系列地区势力,都对2014年后美国驻阿富汗的军力表示了关注。对此,辛格强调,留下来的任何军队都必须要得到阿富汗政府的同意,而且美国也不会在阿富汗建立永久性基地。虽然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不希望美国安全部队长期驻扎在这个国家,但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希望美国太快离开阿富汗,从而增加该国不稳定的风险。美国期望更好地把握这一地区关注问题,与区域各国共建信心,并通过区域内的正式访问阐释美国行动的透明性。
     
  • 政治进程是关键:辛格强调了政治和解和政治进程在阿富汗的重要性,强调了单纯的军事手段无法解决地区问题。辛格批评了将基地组织与塔利班混为一谈的看法,指出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前者是国际恐怖主义,而后者只是国内冲突。然而,即便有所区分,目前现状仍面临着新的挑战:由于塔利班组织的松散和可信代言人的缺乏,目前仍然没有与塔利班对话的途径。不过,辛格强调,美国支持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之间进行对话与磋商。
     
  • 北约撤军:一个中国专家质疑表示,如果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Hamid Karzai)不能巩固他的权力,北约(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NATO)是否会撤军?是否有可能用其它伊斯兰国家的军队去替代北约的军队?辛格解释说,2014年之后,阿富汗局势很可能仍包括美国及北约的剩余支持力量。而在其他创新措施之外,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OIC)的参与可能会成为这一进程的一部分。尽管如此,目前还没有具体的建议,而且除非北约真的开始撤军,否则也没有人能够进行判断。辛格同时表示,即将到来的撤军很可能会激励阿富汗政府和国民更专注和支持本国安全力量的建设。

区域参与

一个中国专家提出疑问:阿富汗缺乏实质性的区域或联合国合作,这种情况是否会妨碍过渡。辛格回应表示,这些争论还没有结果,但美国赞成区域性会晤——比如11月计划在伊斯坦布尔举行的一个会议,同时也鼓励开展类似活动。然而,罗宾警告指出,区域机制必须是多层次的、有助于补足国内发展的。

  • 中美一致的利益:辛格指出,中美在阿富汗问题上有着基本类似的利益,两国都同意要考虑到巴基斯坦的诉求,以便巴基斯坦政府成功应对国内挑战。尽管本拉登(Osama bin Laden)死于2011年5月的突袭,但美国与巴基斯坦依然保持稳固的关系。在未来,华盛顿的主要关注点是帮助巴基斯坦稳定其国内经济,要实现这一点,部分就需要美国去鼓励巴基斯坦的盟国施予援手,帮助巴基斯坦免于债务违约,在这方面,中国要发挥主要作用。
     
  • 巴基斯坦和印度的支持:辛格表示,阿富汗政治进程的重大变革,关键依赖于巴基斯坦对其边境地区行动的支持;作为交换,巴基斯坦要求确保印度在该地区的行动不会影响其主权。对于阿富汗与印度的稳固关系,巴基斯坦没有异议,但它仍担忧印度将会利用这次机会来收集情报。
     
  • 美国-印度-巴基斯坦三角关系:一位中国专家质疑表示,华盛顿政府是如何平衡美国、印度与巴基斯坦的关系。辛格指出,美国不能仅仅局限于寻求三角平衡,美国将会继续推进建设性的印巴对话,并关注两国低水平的双边贸易。辛格表示,2011年6月的阿富汗-巴基斯坦过境贸易协定(Afghanistan-Pakistan Transit Trade Agreement,APTTA)中对印度的补充部分,将会成为解决这些问题的方式之一。

寻求平衡

一位中国学者强调美国发言人频频提起“平衡”,那么这些发言人对未来的估计又是怎样?罗宾表示,“平衡”在这里是指美国在2012年将磋商推进到更高水平的预期努力。然后他阐述了美国先前在斡旋阿富汗各个部落与派系之争时所遇的困难,以及阿富汗的不稳定状况对邻国巴基斯坦的溢出效应。尽管如此,罗宾指出,基于对卡尔扎伊高级和平委员会(High Peace Council)的支持,同时基于对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政府之间对话的持续支持,美国致力寻求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案。
 

讨论专家:Cheng Ruisheng, Ma Jiali, Ren Jingjing, Mao Jikang, Yang Qianru, Yang Danzhi, Liu Xuecheng, Li Li, Chen Zonghai, Song Haixiao, Yang Xiaoping, Chen Jing, Lin Yunz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