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好莱坞制作了一部冷战题材的喜剧,围绕着一艘俄国潜艇在新英格兰一个小镇的浅滩搁浅展开,很好地抓住了苏联军事紧张时代错位的歇斯底里。这部好电影名叫“俄国人来了”,可以在Netflix租到。

现在,这部电影在现实中有了中国版本:我所说的并非是一部新电影,而是复苏的歇斯底里。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即将被投入运行,据说其以十七世纪光复台湾的著名海军将领施琅为名;这艘航母的前身就是被广为熟知的“瓦良格”号,两易其主(先是苏联,接着是乌克兰)后,中国于1998年以2000万美元将这艘半成品的航母拍下。

由于缺乏机电设备和动力系统,中国购买时宣称将“瓦良格”号用作澳门水上赌场。从乌克兰出发,沿着非洲大陆前行,在经历了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交通路线后,航母最终到达了大连的干船坞。在那里,航母被刷成了人民解放军海军军舰通用的灰色,随后可能被安装上缺失的机电设备和动力系统。

过去,中国政府在正式场合往往对航母闭口不谈。来自中国方面的消息称,中国国内对拥有一两艘航母的收益和风险有着相当激烈的争论。收益方面,首先自然是拥有航母后的实力和震慑力的提升。而更为实际的是,拥有一艘航母后,海军可以对有效利用航母的成本、培训和运行调整做一个精确的估计,以此来决定是否需要另外添加航母。一些人则认为,航母能减少中国捍卫南中国海领土所有权的困难。

至于风险,一部分中国人认为航母不经济,或者认为在常规性威胁日益提升的时代,部署航母战斗群在战略上并不明智;此外,航母战斗群也将强化邻国对中国敌意的疑虑。

现在,从逐步公布的中国官方声明和新闻报道中,很明显支持航母的一方至少目前是取得了这场争论的胜利。或许是出于对邻国反应的关心,包括对邻国应对新的潜在威胁已有的防御的测探,北京已经释放出其航母即将到来的线索。但对北京方面而言,更为明智的是不要过度泄露其航母的发展,因为对其海军而言,学习使用航母也是一项极其严峻的挑战。

美国海军的高级军官和他们在亚洲海军的许多同事都认为,即便中国海军能学会如何驾驭航母,这也只是一个可控的威胁。一些人甚至开玩笑说,他们希望未来中国建立另外五个航母战斗群,在里面浪费更多的钱。不过,所有人也都表示,今年他们将密切观察中国的努力。

近日在接受彭博社(Bloomberg)采访时,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罗伯特•威拉德(Robert Willard)认为中国的航母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并不具有太大的影响。但他补充说,“根据我们从太平洋地区的伙伴国和盟国收到的反馈,我认为它对这一地区看法的改变是不可忽略的。”

几十年来,在“亲美疏中”的太平洋地区的国家看来,美国航母是阻止中国发动进攻行为的美国力量的象征。这一看法尤其在1996年得以强化。当时,中国大陆发起了旨在威胁台北的导弹演习,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就向台湾海域派出了两个航母战斗群作为回应。

如果北京方面最终选择在南中国海使用其航母(看起来也很有可能),那么该地区内的利益相关国会比以往更敏感地感受到中国的军事力量。即便美国在这一地区自称会保护航行自由,但其毕竟不是该地区的利益相关国。

所有这些都表明,就中国航母的投入使用,华盛顿和太平洋司令部需要部署区域再保证战略。该战略的第一个要素是要利用听证会和公众论坛明确指出,中国航母是无法与美国及其盟国已具备的航母相抗衡的;第二个要素是外交政策,包括美军在太平洋地区定期且高调的军事部署和军演。

奥巴马政府重整的亚洲政策是一个良好的平台。如果能成功从伊拉克和阿富汗抽身,那么美国政府就能更有效地摆正其在亚太地区的关注点。

中国方面,预计它会像以往一样极为谨慎地展示其新实力,以图减少邻国对中国海军新地位的抵触情绪,获得更多的认同。停驻航母的港口,对有邀请函的当地人放行参观,也标志着中国军事透明度的新高。

但是,北京方面也可能将其航母行驶到越南或者其他国家附近,给这些国家这样的强硬信息——这个国家太小,无法与中国抗衡。于是,这些邻国或者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或者与美国建立更深的依附关系,而美国可能不得不从中挑选其愿意建立更密切关系的国家。

总而言之,航母是许多国家已经拥有的,并且其战斗效用可能正日渐衰落,因此,没必要对中国试图获取航母做出过激反应;同时,处理防御专家和亚洲领导人及公众之间的认知差距,并预想一些未来的选择也是极为必要的。也许,真有必要拍个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