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与其他六方会谈成员国正准备重拾已经搁浅的阶段性会谈。这个外交接触的前景已经是这两年来最好的了,但是从会谈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的可能性却是十分渺茫的。

中国六方会谈代表团团长、中国朝鲜半岛事务特别代表武大伟去年两次提出了通过三个阶段的努力去重建信任。这个进程曾经因平壤先发制人的导弹测试和奥巴马政府组阁后的立即挑衅而搁浅。这三个阶段将开始于美国和朝鲜外交代表的非正式会谈,然后在六方成员的非正式会谈中去商讨困难的正式会谈的日程,最后才是正式会谈本身。

去年,要不是韩国三月的天安舰沉没和延坪岛在11月份的炮击事件,使第一阶段的会谈流产,美国已经同意开始去摸清朝鲜意图的进程。现在,无论是华盛顿还是韩国,态度自然是强硬了,韩国要求、美国也同意——在任何会谈恢复之前都需要朝鲜针对两次事件道歉。今年早些时候,双方军事代表之间的会谈在韩国一开始就要求道歉的情况下失败了。

在这个期间,中国努力地使各方重新聚在一起,明显坚信会谈的进程比半岛无核化的目标更重要。朝鲜是中国最难搞定的伙伴之一。北京方面放慢了与朝鲜主席金正日协商以减缓朝鲜一再的挑衅引发的紧张局势,尽管最终在美国一系列施压所体现的强硬态度的迫使下也尽力去交涉了。

现在各方都在准备宣传攻势,以证明自己的立场比其他方的更加合理。有段时间,朝鲜请求食物救济以缓解“自然灾害”(这一说法是朝鲜治理国家方式的委婉说明)。尽管根据以往的经验,朝鲜是将受赠粮补给军队而非提供给难民,联合国的世界粮食项目组仍向其成员申请捐助超过40万吨给朝鲜。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对此是持怀疑态度的,因为没有一个核查机制,但他们不得不在日益增长的压力下服从了。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很快就会率领“元老集团”代表团抵达平壤,这将给金正日提供一个传声的平台,任其就去年对韩国的挑衅做出屈尊让步(卡特一行没有获得奥巴马政府的任何支持)。

最近由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 在德国举办的在美国和朝鲜专家之间的会议,来自平壤的代表们并没有否认去年两次事件的责任,就这个话题,表现出了比中国的辩护者们更大的灵活性,并且预示着南北双方在处理道歉问题上将要做出何种努力。但是由于美国没有做出令人满意的安全让步,包括解散韩日联盟和不再为他们提供核保护伞,朝鲜表示将拒绝放弃核武器研究。

从武大伟的这次访问首尔及本月早些时候他在北京接待朝鲜谈判代表这些信号来判断,无论是使用政治手段或者是迎合道歉的要求,南北会谈终将恢复。武大伟正试图通过阶段管理来控制紧张局势,安抚平壤,并减小中国以牺牲与韩国的良好关系为代价来选择是否支持朝鲜的需要。

如果南北会谈没有破裂,华盛顿和首尔方面已经同意美国在首尔的支持下开始最终实现无核化的双边会谈——恢复2005年9月半岛坚持无核化的联合声明。在前进的道路上,六方会谈中仍有大量的障碍需要清除,因为美国和朝鲜正在互相指责在布什政府的最后时期导致了会谈的失败。

就奥巴马政府自身而言,包括从内到外,由上而下,继续睁大眼睛更加关注这个风险,以避免陷入第三次无核化失败的泥潭中。自从北约开始反对利比亚的卡扎菲政权以来,很难想象金正日根本不接受教训——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不能保证其政权存在。塞勒(Sydney Seiler) ——一位最了解朝鲜事务的美国官员——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这一安排本身也更加深了这种怀疑。会谈的前景是光明的,但结果却是不明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