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理解他国意图、维系世界和平,首要的是在存在文化差异的国家间建立合作和理解。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在国际舞台上持续增强,为减少猜忌和避免误解,中国应优先与诸如北大西洋约公约组织(NATO)在内的已成立的多边安全联盟进行沟通。

为了培育双方合作、增进相互了解,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办了一场视频会议,邀请了中国学者和位于布鲁塞尔的北约总部官员一同开展了讨论。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和清华大学史志钦教授共同主持了本次会议。

未来北约与欧盟的合作

自欧盟在国际外交和安全议题上崭露头角,北约和欧盟如何才能避免竞争和角色重合并开展合作的问题就浮出了水面。中国学者倾向于认为这两个组织的同时存在是没必要且重复的,更偏向于一个单一的欧洲同盟;而北约官员则认为北约和欧盟是完全独立的,都是维护整个欧洲安全的必要组织。

  • 北约 VS 欧盟:数位中国学者都指出,欧盟存在着许多军事不足,为了保障安全,它必须依赖于与北约的合作。然而,欧盟与北约在2020年以后的合作虽然积极,但却仍不明朗。学者们也认为,欧盟在应对民事危机方面有很好的配给,在过去也取得了许多成功。比如监控格鲁吉亚-俄罗斯危机以及欧盟在非洲的行动都是成功例证。另外,北约和欧盟对目前中东形势的应对同样也被问及。
     
  •  独立但平等:北约官员回应表示,虽然在成员国和非成员国之间尚有未决争议,比如希腊和土耳其在塞浦路斯问题上的冲突,但是北约和欧盟的成员国组成是大体相同的。北约将欧盟视为其三大战略伙伴之一,另外两个则是俄罗斯和乌克兰。欧盟和北约都将继续监控中东目前的危机,并做出必要的回应。

北约核同盟与俄罗斯政策

最近,俄罗斯和美国签署和批准了“第二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START II),建议双方削减自己拥有的核武器数量。中方学者和北约官员都将该条约的签署视为美俄以及欧亚地区安全的积极信号。

  • 俄罗斯和核武器:一位中国的防扩散专家表示,在冷战后的大环境下,核武器已经过时。北约努力将俄罗斯武器移出欧盟边境的尝试,引发了中方的担忧,因为他们深信俄罗斯会轻易地将这些武器从欧洲转向亚洲。北约新战略中提到了使用核武器的问题,而这位专家强调,需要削减核武器,而不是仅仅迁徙部署地。会议还就北约决定继续作为核同盟及其对俄罗斯的看法等提出了疑问。
     
  • 现实的核政策:北约官员回应表示,北约必须更为现实地进行安全评估,只要核武器还存在,北约就将继续以核联盟的身份而存在。然而同时,北约将继续追求无核世界的长期目标。北约重申了对START II的支持,并注意到核武器的下行趋势正在形成。尽管与俄罗斯在安全问题上存在广泛争议,但北约并未将俄罗斯视为敌人,相反,北约将继续把重点放在与俄罗斯建立稳定关系上。
     
  • 亚洲局势:北约官员还询问了中国对南亚和朝鲜的安全问题的看法。中国学者回应表示,朝鲜在核武器和弹道导弹技术上的进展是最紧迫的议题,而南亚地区的政治稳定极为令人担忧。

后冷战时代北约的现实意义

冷战曾见证了北约作为防范苏联攻击的威慑力量的诞生,但如今,那样的威胁不再,许多人已经质疑北约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但近期,为了适应当今世界的现代安全环境,北约发布了其新战略概念。

  •  北约的角色:中国学者对于北约战略概念出台的目标和时机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而现在的北约是其演化进程中的第三阶段。由于欧盟各国削减了军费开支,出现了对于北约预算的担忧,担心北约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一个全球组织。而中国视北约为专属的欧洲-美国组织,希望其能成为更具包容性的全球组织。
     
  •  未来:北约官员回应时表示,北约必须适应911袭击后的新战略环境。战略转型时机与目前仍在进行中的阿富汗行动相应。随着成员国削减国防支出,北约必须明智地使用其20亿欧元的年度预算。由于维系集体安全的成本远低于维系一国安全的成本,北约依然与欧洲大陆大有干系,而且还有许多国家渴望加入北约以在21世纪确保一方净土。在北约官员看来,北约是一个“不需要走向全球的全球性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