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2005年美国时任常务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敦促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承担起“负责任的参与者”的角色起,这一口号便开始主导关于中国国际角色的讨论。在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The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for Global Policy)主办的研讨会上,来自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的专家以及来自墨卡托国际事务项目(the Mercator Fellowship on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青年领袖们讨论了关于中国在哥本哈根峰会、G-2以及区域政治中的作用。研讨会由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主持。

中国和哥本哈根峰会

  • 中国的身份困境: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的副教授孙学峰指出,哥本哈根峰会突显了被他称之为中国的“身份困境”的难题。中国还在努力平衡其作为“负责任的参与者”所需承担的义务及其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在哥本哈根峰会上,七十七国集团的发展中国家不断对中国施压,要求中国为他们提供捍卫自己利益的更强大的平台。他们的要求加上发达国家的愿望使得中国被夹在中间,而双方都不满其举措。
  • 中国自下而上应对气候变化:墨卡托的一位代表承认,与所受批评正好相反,中国积极地采取了“自下而上”的方式应对气候变化,在国内对绿色技术进行大笔投资。在兴建绿色基础设施方面,中国政府在国内采取了以身作则的方式——如果说中国在国际上并不常常如此行动的话。
  • 中国的国内问题和国际角色:中国是一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孙学峰解释道,它面临许多其他国家在发展初期所面临的问题,例如农村和沿海地区的收入差距以及社会不安定。考虑到中国的国内压力,他认为中国不愿意在国际社会负担过多会给自身发展带来负面影响的责任。

中国与G-2

  • 欧洲的边缘化: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史志钦教授简单介绍了他对欧洲大国政治的研究以及欧洲对中国的看法,这引发了关于G-2的概念的讨论。这种概念把中美两国推向全球决策的风头浪尖。墨卡托的一位代表担心中美将在势力平衡中把欧洲排除在外。
  • G-2关系下的中欧紧张局面:清华大学政治学系讲师吴强指出,G-2作为一种全球秩序的发展加剧了中国与欧盟之间的紧张关系。他认为,为了缓和这种趋势,欧盟应该更加做出更大努力,成为中国、美国及欧盟三角关系中更为积极的参与者。
  • G-2概念之谜:韩磊对整个G-2的概念表示怀疑。他解释到,虽然中国对美国许多政治问题都有所影响,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不重视其他强国的作用。对于G-2概念的过分强调限制了通过多边框架所能达成的目标。
  • 扩大的G-2包括中国邻国:孙学峰认为,中国的几个邻国可以被看作扩大的G-2国家,因为它们或者依附于美国,或者是美国的盟国。他指出,日本等国的衰落和失去大国地位使得他们更加依赖美国。面对中国的崛起,这种依赖更强。

中国与其邻国

  • 朝鲜:韩磊指出,中国对韩国的态度自六方会谈开始以来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在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后继事件中,中国或许把自己看作是美国和朝鲜两个挑衅者之间的调停人,然而,朝鲜数年来令人置疑的举动,包括两次在中国反对的情况下进行核试验,使得中国许多人认为朝鲜成了真正的负担。
  • 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史志钦评论到,中国过去深受外国干涉之苦,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同情朝鲜民及其他发展中国家。这是中国在历史上不愿意跟随美国,通过制裁或其他形式对朝鲜、伊朗及其他国家施压的原因之一。
  • 印度:墨卡托的一位代表指出,中国并不像史志钦说的那样总与其邻国看法一致。这种不一致体现在印度洋的“珍珠链”诸港上。印度专家强调了这些中国港口的军事用途及环印度洋的关系,而中国专家则强调其经济作用。
  • 身份不平衡:卡内基中心的司乐如(Lora Saalman)认为,除了现存的中印力量不对等之外,她的研究还发现了其他一些导致中印关系紧张的因素,包括她称之为“身份不平衡”的现象。研究印度问题的大部分中国专家是研究学术出身,而相当多研究中国的印度专家则有军事背景。因此,中国专家更倾向致力于经济合作,而印度专家则侧重于从军事或战略角度出发解释中国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