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物

按以下各项搜索卡内基出版物
  • 中国如何才能打败美国?

    中美两国政府都必须明白,这场对全球霸权的争夺,不是比谁更能砸钱,而是要看谁更有政治领导力。中国如何才能赢得世人之心呢?按照中国古代先哲的说法,要先从国内做起。实行仁政首先要在国内建立能够感召国外民众的治理模式。这意味着政策的重心应该从优先发展经济转向构建和谐社会,消除目前巨大的贫富差距,用传统美德取代拜金主义,同时消除政治腐败,维护社会公平公正。

  • 中国经济未到悬崖边缘

    中国未来面临着非常艰难的经济调整,它要求中国政府严肃看待把财富从国家向家庭部门转移的问题。政策制定者可以出售资产或转移资产,并将所得直接或间接地用于增加家庭财富,或者像日本一样,北京也可以干脆允许债务负担以远超GDP的速度增长,二者必居其一。前者在政治上很困难,但最终将带来更健康的经济增长。而后者会让中国像日本一样,背上难以摆脱的长期债务负担。

  • 东南亚国家的艰难选择

    11月份,奥巴马总统亲自参与G20峰会、亚太经济合作组织以及东亚峰会,这意味着美国对重返亚洲的重视。东盟国家支持美国的地区性回归,因为这平衡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然而另一方面,东盟国家的经济前景与中国紧密相连。东亚地区正朝着新的力量平衡转型,这需要各方都建设性地参与其中,尤其是中国和美国。11月份的亚太经合会议和东亚峰会将是前方漫漫长路的重要里程碑。

  • 缅甸:是时候变革了

    几十年来,缅甸一直被美国、欧洲和其他国家所孤立和制裁。但最近,缅甸官方行为的改变,包括释放政治犯、解除审查制度以及会见反对派,令观察者相信缅甸可能正在上演“大事件”。美国政府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推动缅甸的政治改革,帮助其改善人权状况,并切实促进缅甸的独立性增长,减少对中国的依赖性。

  • 反华法案并非解决之道

    美国的更深层的财政和竞争力问题,使得失业率居高不下,而政治体制对此却无能为力,在这种情况下,将真正的罪魁祸首归咎于中国凶猛的出口极为容易。

  • 中美贸易之战:国会应注意你们到底要什么

    美国国会再次认定要解决本国经济困境,最方便的处方就是大玩中国货币牌。许多身处中国的人认为鉴于目前的事态发展,对其汇率政策的批判本应该变得更加温和,因为中国毕竟已经持续执行了每年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六的逐步升值政策。此外,中国政府认为,在一个把中国当成世界装配工厂的全球生产网络里,谈双边的贸易平衡是没有意义的。如果美国国会通过提案,那么出现的结果将不会是更多的就业机会,而是下降的全球需求和更高的产品价格。

  • 对中国的苛责过多了

    • 史文
    • 2011年09月26日
    • 《国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

    如今,针对中国军事现代化给美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专家们的预测风靡一时。例如,弗里德伯格在其新书中指出,中国军事现代化的目的是“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安全保障的信用度,分化其盟友,逐步将美国挤出该地区,最终主导亚洲”。史文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认为,中国的战略思维本质上是防御性的,主要是被动反应,头等目标是遏阻“台湾独立”和保护中国大陆,而非成为亚洲下一个霸主。美国应当转换思维,抛弃取得亚洲海上霸主地位才能保持该区域稳定的观念,同时中国也应考虑获得西太平洋制海权的新计划。

  • 金砖国家切勿抱薪救火

    当一个又一个欧洲国家发现自己无法再通过债券市场融资之后,它们愈发希望发展中世界能够出手相助,通过购买欧洲投资者和官方机构不愿、或无力购买的债券来化解危机。但更多的外国投资非但不会帮助欧洲——反而有可能让情况更糟。事实证明,欧洲各国政府正因扭曲的激励措施而苦不堪言,因此,短期内有利于个别国家的行动,可能会伤害欧洲整体。如果许多政府都采取这种行动,会让所有人都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 从和平向战争过渡的十年

    作者回顾了21世纪初十年美国、印度以及巴基斯坦和中国的大国演绎。作者认为,美印核协议将双方的关系提升至了一个新的高度,奠定了具有长期全球意义的地缘政治重构基础。然而,巴基斯坦的政治局势是美国在南亚的一大失败。美国仍然无法完全消除巴基斯坦对恐怖主义的参与,而相较于2001年的巴基斯坦,美国也无法将其转变为一个成功的国家。

  • 中国从美国的财政困境中学到了什么?

    作为美国政府债券最大的买家,中国却只能暗自神伤,因为其所持有债券的价值,被美国政府受挫的政治进程“牵着鼻子走”。尽管从长远来看,这样的事态发展可能会损害到美国的民主和有关中国的人权议程,但讽刺的是,这却有助于改善中国的国际金融地位。

  • 中国南海:对谁都很危险

    南海是一个国际法交错复杂的区域,许多问题尚待解决,没有哪一个主权声索国可以提出压倒性的合法主张。美国对南海的兴趣一般被表述为“航行自由”和“和平解决”争端。作者认为奥巴马政府就南海这片危险的海域提出召开“中美亚太事务磋商”的做法,以及在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前遏制文字游戏所做出的努力是富有建设性的。

  • 马尔萨斯,马克思与市场

    新兴国家经济飞速增长,中产阶级迅速扩张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趋势。那么中产阶级的增加是否会带来不能承受的环境和社会压力呢?马尔萨斯、马克思以及市场分别针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但作者认为哪一种都不能给出满意的答案。我们需要考虑各方面的观点,并且提出新的想法,对务实和尝试保持开放态度,来解决这个难题。

  • 有关“中印威胁”认知的分歧点、相似性和对称性

    一旦涉及到中印边界这个最为棘手的安全难题,中国和印度的双边关系就会陷入僵局。

  • 贫穷国家接管地球

    全球七个最大的经济体中,已经有四个是发展中国家。但矛盾的是,这些新兴经济体将依旧贫穷。虽难以预料这会如何影响国际关系,但可以确信的是,这些贫穷国家的代表将会在国际舞台上拥有巨大的影响力。美国及其盟友需要找到一种方式,以适应新兴力量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和政治影响力。与此同时,大国的政治家们也需要考虑他们的决定对世界整体的影响。

  • 中国经济增长并未失衡

    由于中国消费在国内生产总值(GDP)中所占的比例很低而投资所占比例却高的离谱,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失衡。然而本文作者却不认同此观点,他认为中国由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通过更快的经济增长,导致了持续的高消费水平,而非降低了消费水平。对于中国对西方国家的贸易顺差,作者提出增加消费、投资和政府支出占GDP的比例这个办法来消除贸易顺差。

  • 中国如何避免下一次中越冲突

    近来中越之间围绕南中国海有争议水域的争端很有可能会逐步升级。越南一再证明自己并不畏惧中国,从俄罗斯订购了六艘基洛级潜艇,并宣布于6月13日在南中国海举行实弹演习。中国需要带头寻求危机解决方案,避免在西沙群岛与越南发生另一场冲突。作者认为中国应该临时中止在争议地区的巡逻活动并向河内提供如何避免未来发生类似对抗的具体建议。

  • 拉加德加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教训

    作者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刚刚经历过两次强“地震”:其总裁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Dominique Strauss-Kahn)的被捕,以及对继任者的争议。第两次“地震”显露了两个吸引眼球的事实。第一个事实是几乎可以肯定法国财政部长拉加德将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下任总裁;第二个事实是金砖五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比实际更有潜力。

  • 中国经济是否重回平衡了?没有!

    尽管汇率、利率和工资提高了,但是作者认为汇率和利率只是名义上的提高,考虑到通胀率增长差异和生产率增长差异等因素,实际上并没有提高。因此中国家庭收入和消费水平并没有提高,经济也没有重归平衡。作者认为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的运作方式说明除非投资增长大规模收缩,否则平衡不会发生。

  • 小变革

    最近中国国务院提议修改个税税率,减少工薪阶层的税负,增加富人的税负。但是这并不是实现收入再分配的一个强有力的机制。北京应该考虑另外的措施来缩小收入差距,例如推行增加职工工资收入的政策;实现财富的再分配,而不仅仅是收入的再分配;惩治腐败应该是另一个补充措施。

  • 本•拉登之死指明了走出阿富汗困境之路

    奥萨马•本•拉登之死使得奥巴马总统有机会强调同塔利班开展和平谈判,并能够逃离阿富汗这一困境,但其对全球恐怖活动以及跨国圣战组织所带来的威胁的影响是有限的。作者认为以下四项早期经验必须予以考虑:基地组织的势力并未明显削弱;本•拉登之死对阿富汗战争影响不大;巴基斯坦也不会做出重大转变;奥巴马有机会推动同塔利班的谈判。

China in the World

China in the world is a podcast from Carnegie-Tsinghua center on China issues hosted by center director Paul Haenle.

订阅
卡内基新闻

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