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如何避免下一次中越冲突

中国如何避免下一次中越冲突
主题评论 《外交官》(Diplomat)
总结
近来中越之间围绕南中国海有争议水域的争端很有可能会逐步升级。越南一再证明自己并不畏惧中国,从俄罗斯订购了六艘基洛级潜艇,并宣布于6月13日在南中国海举行实弹演习。中国需要带头寻求危机解决方案,避免在西沙群岛与越南发生另一场冲突。作者认为中国应该临时中止在争议地区的巡逻活动并向河内提供如何避免未来发生类似对抗的具体建议。
相关媒体及工具
 

中越之间围绕南中国海有争议水域的争端正逐步升级,这对于中国来说太不是时候了。不到一年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通过一份宣言提醒中国,南中国海的和平与航行自由事关美国利益。她不无露骨的要求中国以和平手段,根据国际法解决与邻国的领土争端。

就如我们现在看到的那样,2010年7月克林顿在河内的讲话在两个重要方面成为分水岭。它决定性地改变了该地区均势的观念。在克林顿讲话之前,中国被认为通过多年煞费苦心的“魅力攻势” (charm offensive),在该地区已处于优势地位。受到克林顿威慑之后,所有的东盟国家都为之暗自高兴,而中国似乎在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上变得孤立无援。另外,中国对其邻国笨拙的回应充满了赤裸裸的威胁,这只会令它在一系列外交失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而这些外交失误曾使2010年成为中国外交政策上比较糟糕的一年。

为了重新赢得外交主动权,弥补自己造成的损害,中国近来展开了另一轮“魅力攻势”,获得了一些令人鼓舞的效果。自胡锦涛主席一月份访问美国以来,美中关系已经趋于稳定,美中军事对话得以重启。在近几个月中,即便是与日本的关系,也大为改善。

因此在目前这个阶段,与越南发生可怕的和具有潜在危险的冲突是中国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但是与此同时,北京也必须表明它不会在领土争端中做出妥协。不幸的是,中国这次遇到的对手是越南,它和中国一样强硬和寸步不让。

在所有对南中国海的领土要求中,中越争端最有可能导致武装冲突。首先,两个国家之前曾在南中国海发生小规模海上冲突。1974年,中国海军在击溃南越海军之后,完全控制了西沙群岛(Paracel islands)。1988年,中越在南沙群岛(Spratlys)进行了一场短暂的海战。其次,在国际法框架下,中国对南沙群岛的主权要求,通常被认为是缺少说服力的,因为如果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s)》为依据,中国将很难证明它当前所占领的岛礁能够满足自给自足和可居住岛屿的标准(如果证实的话,这种岛屿会获得200海里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但是对西沙群岛来说,情况则不同了。中国实际控制西沙群岛,而越南不断对之提出主权要求。西沙群岛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越南量自海岸线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部分重叠。报道说,中国巡逻艇切断越南石油公司勘测船价值数百万美元的地震勘测电缆这一事件发生的水域就在这个争议区。

过去,在应对其他南中国海主权声索国进行勘查行动的问题上,中国一直在刻意调整姿态。虽然在口头上谴责他国侵犯中国领土主权,而在行动上却表现得更为克制。事实上,许多主权声索国都在临近它们自己的南沙群岛沿海水域进行石油和天然气勘查和生产活动,而中国至今并未派遣军舰对它们实施干扰。(2010年6月9日发生的中国渔船破坏越南石油公司勘测船的勘测电缆事件发生在远离越南海岸的南沙群岛海域)。相比之下,中国对西沙群岛类似行动的反应就强硬得多了。几年前,据报道一艘中国巡逻艇剪断了一家西方公司勘测船的勘测电缆,该公司此前曾与越南达成原油和天然气勘探协议。

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中越之间在西沙群岛周边水域发生另一场海上冲突的可能性非常大。

但是越南可不是好惹的。它可能没那么多海军,但它也一再证明自己并不畏惧中国。为了向中国表明它不惜一战,河内方面从俄罗斯订购了六艘基洛级潜艇(Kilo-class Russian submarines),它们将在几年后服役。在外交上,越南同样是技巧娴熟。它与美国的关系急剧升温,去年8月份这对宿敌甚至在南中国海首度举行联合海上军演。

是否华盛顿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新姿态和美越关系的改善使河内敢于与北京针锋相对,这一点没有人能够说清楚。目前北京最要紧的事情莫过于如何避免在西沙群岛与越南发生另一场冲突。随着越南宣布6月13日在这一地区举行实弹演习,擦枪走火的风险变得实实在在。

在冲突的双方之中,中国要先抢占道德高地,因为国际舆论在这种争端中倾向于支持弱势一方。首先,中国应该临时中止在争议地区的巡逻活动,以避免任何可能的冲突。其次,北京也应该向河内提供如何避免未来发生类似对抗的具体建议。例如,双方都暂时中止在争议水域的勘查活动,这样有可能让双方都冷静下来。

在采取了这些临时措施之后,更为密集的外交斡旋有助于达成南海争端多边解决方案。中越之间的争吵可能已造成危机,但是它也为中国和东盟加快更具约束力行为守则的谈判,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些中国人可能认为,签订这样的行为守则只会无端地束缚北京的手脚,而对于一个其意图和不断增长的军力都令邻国心惊胆战的国家来说,这可能是少数让其和平发展宣言令人信服的现实性态度之一。

 

End of document
源文件: http://www.carnegietsinghua.org/2013/02/06/precarious-ally-bahrain-s-impasse-and-u.s.-policy/fbaa

更多 来自全球智库卡内基的成果

  • 南中国海上风起云涌

免费订阅通讯

注册以通过邮件获取卡内基最新分析。注有星号(*)标记的项目为必填。

个人信息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
 
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号院1号楼 清华科技园创新大厦 B1202C 邮编: 100084
电话: + 86 10 8215 0178 传真: + 86 10 6270 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