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一年里,国际社会见证了美国退离其在全球治理上的主要角色,并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定(Paris Climate Agreement)等协议。这种后撤举动使人们开始质疑美国将如何应对在世界各地升级的国际危机。2017年,暴力极端主义、流离失所的难民等一系列冲突与灾难爆发,影响深重,亟待在2018年得到解决。而在此背景下,中国在经济发展和国际事务上不断取得进展。另一方面,中国也对承担起美国撤出的国际事务领导角色存有犹豫,同时不得不应对包括朝鲜问题在内的周边地区持续不断的争端。在接下来的一年里,世界将呈现何种形势?政府与机构组织又将如何应对各种危机状况?

清华–卡内基中心主任韩磊(Paul Haenle)主持了一场专题研讨会,与国际危机组织(ICG)主席兼首席执行官让-马里‧格诺(Jean-Marie Guéhenno)和国际危机组织东北亚高级顾问康明凯(Micheal Kovrig)探讨了全球目前面临的重大危机及中国在应对全球危机上能够发挥的作用。

讨论要点

  • 现代冲突的挑战:一位与会专家提出,五大因素对解决当前的冲突和全球危机形成了挑战。这位专家指出,冲突在当下已变得复杂多面。想了解冲突的动因,需要从当地、周边区域及全球多个层面审视行为体。此外,全球互联互通的日益增长意味着局部冲突不再像过去一样保持孤立状态,而是可能发展成地区不稳定与跨洲际动荡。与会专家认为,全球的紧密连接同时使得跨国运动更为可行,极大地增强了这些运动远程激发其他地区冲突的感染力。因此,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国际政治日益为易受影响的国内政治所推动。最后,这位发言人指出,旨在缓解全球挑战的机制和原则已经不足以应对当下的挑战,现有的维持和平的框架却往往导致国际事务的不确定性。
  • 美国退离的影响:一位与会专家指出,美国正处于调整自己的国际角色的过程中,而此举在奥巴马政府治下业已开始,是更大的政策调整趋势的一部分,意在处理布什政府时期过度的单边举措。然而,这位专家指出,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之间的主要区别并不在于角色调整的方向,而在于实现角色调整的路径——奥巴马政府认识到美国权力的局限性,因此试图通过加强国际组织来避免国际社会出现领导真空;与此不同的是,虽然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的全球领导角色持相似的怀疑态度,但却撤回了对全球多边倡议的支持。 这位与会学者指出,这种趋势将破坏目前全球对化解冲突的共识,并有可能削弱国际社会应对危机的能力。
  • 构建化解冲突的国际共识:一位与会专家指出,特朗普政府对国家利益渐趋狭窄的看法加快了美国退出后冷战时代的单极国际秩序的步伐。这位专家提出,随着世界走向多极化,欧洲和中国等利益相关方期望更高的全球事务可预测性;然而,中欧是否在和平与稳定等方面具备足够的相互理解以制定共识框架还有待考察。尽管如此,这位专家强调,国际社会需要在化解冲突方面找到干涉和不干涉之间的平衡点。他在批评西方的干涉倾向已告无效的同时,也表示中国需要超越对于和平维护的保守解读。
  • 中国在维和领域更有成效:一位与会嘉宾指出,中国对进行程度更深的维和行动的犹豫是其不干涉政策的结果。但这位嘉宾认为,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更积极的参与和其参与联合国更深入的维和行动(尤其是在非洲和海地的维和行动)是相符合的。他指出,最初中国的援助仅限于医疗、后勤和工程单位,但后来中国派遣的警察和军事单位也在增长,这体现出中国在维和政策方面新的尝试。
  • 危机管理领导力的未来:一位与会专家表示,中国处理国际事务的传统做法多是被动反应,这使得人们很难预测中国未来在解决全球冲突中的领导角色。这位专家指出,中国应避免以掌控规范和行为作为获取影响力的手段,而应加强国际对话和交流,并以此为基础重新制定贯通中西的化解冲突的国际新标准。他指出,中西对于安全和主权方面的解读存在显著不同,这些分歧的持续存在将导致双方的关系日趋紧张。

发言人

让-马里·格诺(Jean-Marie Guéhenno)

让-马里·格诺是国际危机组织(ICG)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他曾于2000年至2008年担任联合国负责维和事务的副秘书长。

康明凯(Michael Kovrig)

康明凯是国际危机组织东北亚高级顾问。他曾任加拿大驻北京和驻香港的外交官。

主持人

韩磊(Paul Haenle)

韩磊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他的研究领域包括中国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