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我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做关于核裁军挑战的讲座,大教室里都是学生和教授。教室外的天空湛蓝,树上挂满深黄色、红色的树叶。讲座完毕到了问答环节,在问答间歇,我说:“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们。”此次活动的主办人坐在台上,被我的直接逗得轻声笑起来。

“今天早上因为时差,我四点就醒了,”我开口道。“我用手机看新闻,看到朝鲜发射了另一枚导弹,可以携带核武器一直射到美国。导弹最后落在日本海。一开始我努力不去想这意味着什么,也不去想我能怎么做。后来我意识到我不在华盛顿,而是在广岛。这让我更加不安。我的问题是:贵国毗邻朝鲜,又是唯一被核武器轰炸过的国家。你们对朝鲜正在做的事有何看法?”

现场一片沉默。教授笑了笑。“日本人沉默寡言,”他说道,试图鼓励学生们或我来说些什么。大约20秒后,一名留着保罗·麦卡特尼早期发型的年轻男子举起了手。

“我们在想该不该买iPhone X。”学生们尴尬地笑起来,我也是。

当晚在飞往北京的途中,我一直在想我们对无力掌控的可怕未来的不同处理方式。人们可以借助新潮小玩意儿和电子游戏来很好地转移注意力,或者依靠一种本能的逃避——即期待别人解决问题,抑或回避最安全的解决方法有时需要迁就对手这一现实。

但是,领导人有不逃避现实的义务。他们真正决定了是与朝鲜进行核战,还是和平共处。金正恩和他的高级军官都属于此类领导人,特朗普和他的指挥系统同样如此。习近平也很重要,不过这位中国领导人既不会发动或者参与对朝战争,也不会促成或是打破朝鲜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达成妥协的外交协议(即使美国希望如此)。

我们无从判断金正恩是否有意向及策略稳定朝鲜与美国、韩国、日本数十年来的对峙,但确实有证据表明特朗普总统在逃避现实局势,难以面对没有好方法可以扭转局面的事实。朝鲜最近一次试射导弹之后,特朗普发推特说:“局面会得到有效控制。”这听起来更像玩着手机在逃避,而不像是胸有成竹的总统。

目前有三种方案,但都不理想。一种是军事打击和战争。美国国防部门的文职和军职官员在没有泄漏机密信息的情况下向他们的友人透露,美国正就对朝军事行动展开空前紧张的计划工作。这种风声的放出可能意在吓退金正恩,但也是在对朝战争规模和备战上不可避免的结果。

遗憾的是,除了侵入并占领朝鲜,没有消除朝鲜核武器的“精准”方法。核武器计划(或许还有生化武器计划)的关键要素都是在地下暗中进行。除非美国军队到现场搜查,否则美国无从确定是否捣毁了所有重要物资及相关人员。美韩军队最终必能摧毁朝鲜政权及其军事力量,但期间韩国会和朝鲜一样,遭遇重大伤亡和摧毁,这还是假设不使用核武器的情况。如果美国先于朝鲜开展军事行动,则会引发世界其他国家对其前所未有的敌对情绪。

美国可以大力实施全面制裁,在某种程度上迫使朝鲜裁军或者推翻朝鲜政权。特朗普政府目前正在尝试此办法。但是,中国和其他相关大国几乎没有实施全面制裁的迹象,也没有证据表明此次制裁能迫使金正恩放弃核武器、或者迫使朝鲜军方放弃金正恩。金正恩认为其政权离开核武器便无以为继。不管制裁给他带来什么样的代价,都没有放弃核武器危险。在他看来,他解除武装之后,还有什么可以阻止美国再次施加制裁呢?所以最好还是留着核武器。

中国和其他国家都知道这一点,且认为制裁只会增加朝鲜人民的苦难,也不能达成美国的要求。此外,即便推翻金正恩,美国也像面对2003年的伊拉克一样,既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将朝鲜政府转变成更加人道、职能型政府。而中国和俄罗斯加入对伊朗的严厉制裁是因为美国领导人用行动证明了其会采取现实措施,通过严格的验证协议限制伊朗铀浓缩能力。

结合制裁措施展开类似谈判是解决朝鲜问题的第三个方案。特朗普总统在其11月7日在韩国国会发表的演讲中,暗示要从民主“道路走向更美好的未来”。但他似乎对此设了前提条件,即金正恩必须同意停止“开发弹道导弹”,并接受“全面、彻底、可检验的去核化”。

所有证据和逻辑都表明这完全不现实。朝鲜政权不会接受任何不允许其保留基本核威慑力的方案。如果丧失对美国的威慑力,朝鲜领导人将来便无力预防国家受到的制裁、破坏或推翻。所以,特朗普预设的起点哪怕算做终点朝鲜也不会接受。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周二评论道,美国“已经准备好无条件”与朝鲜领导人会面,这表明他已经认识到其中利害。不过,既然特朗普只把蒂勒森看成废物,朝鲜又何必要认真对待他?

没有人能从目前局势中获益。除了潜在灾难性战争之外,唯一可行的方案就是协商限制朝鲜核武库的规模和运作,达成各方都能威慑他方不发起侵犯的权宜之计。此方案对苏联和中国的共产主义政权有效,没理由对朝鲜无效。

特朗普总统通过快速、相对精准的军事打击赢来荣耀的机率,低于在半岛引发一场比伊拉克战争更为惨烈的灾难的几率。一场以结束朝鲜核武器和导弹试射、对朝鲜半岛采取稳定措施,同时承认朝鲜暂时保留核武器的现实作为筹码的谈判虽不会给总统带来快速战争胜利所产生的荣耀,但会让其他国家那些并不相信特朗普总统真有核协议所要求的政治耐心的领导人们震惊和敬畏。如果蒂勒森国务卿愿意试一试,总统应当给他一个现实的目标和明确的支持。如果和谈成功,总统可以拿走其中的功劳;如果失败,国务卿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