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朝核问题紧张局势的螺旋升级,特朗普政府多次表示,美国有很多军事选项。可以想象,美国的军事选项之一是用反导系统拦截朝鲜试射的弹道导弹。技术上,这样做是否可靠?答案是不确定的。

美国及其盟国现有的陆基反导系统都是动能反导拦截系统,包括部署在美国本土阿拉斯加州的全国反导系统、部署在韩国等地的“萨德”系统——它们严格意义上讲都是中段拦截系统,以及广泛部署的“爱国者”等末段拦截系统。但无论中段也好、末段也好,它们的设计和部署都是为了保护特定区域,这些特定区域叫做“脚印”(footprint)。一枚导弹如果预计会落入“脚印”,反导拦截器发射后就有足够时间和射程与它相遇并尝试实施拦截。至于能否拦截成功,则取决于更多技术细节。一枚导弹如果预计不会落入“脚印”,那么,反导系统连与这枚导弹相遇的机会都没有,就谈不上拦截了。

使用动能拦截弹的反导系统看上去像只“苍蝇拍”,似乎可以把飞起来的“苍蝇”都打掉,其实并不是这么回事。中段和末段反导系统更像“蚊帐”,只有“苍蝇”试图进入“蚊帐”时才管用。如果苍蝇打定主意在蚊帐外面飞,蚊帐就无能为力。朝鲜在过去一年中多次抬高弹道进行仰角很高的导弹试射,比如2016年6月发射的“火星-10”导弹弹道高度达1400多千米,落点就在朝鲜周边海域。这些落点往往不在美国及其盟国反导系统的“脚印”里,因此陆基反导系统是无法拦截的。也就是说,美国虽然支起一顶顶“蚊帐”,可朝鲜试射的导弹就是不往“蚊帐”里飞,这些反导系统也就够不着它们。当然,如果朝鲜真的如其今年8月宣称的有关计划那样将导弹试射落点选在关岛周围,那就真是自投“蚊帐”,给了美国显示陆基反导系统拦截力的机会。

美国有舰载反导系统标准导弹部署在“宙斯盾”军舰上,这也是一种中段拦截系统。每个这样的舰载反导系统支起一个移动“蚊帐”,形成一个可机动的“脚印”。如果美国有足够的预警时间,比如,提前几天了解到朝鲜导弹试射的大致轨道和落点,就可以提前移动“宙斯盾”军舰,使朝鲜导弹的落点恰好进到“宙斯盾”反导系统的“脚印”里。问题在于,美国即使提前知道朝鲜会试射导弹,也未必知道其落点选择,因此,提前部署“宙斯盾”军舰拦截朝导是个效率低下的选项。

要想更有效地用反导系统拦截朝鲜的导弹试射,就得使用真正的“苍蝇拍”式反导拦截系统。这样的系统叫做助推段拦截系统,其含义是在对手的导弹发射之后,其发动机仍在加速推进的状态时,用拦截器摧毁它。助推段拦截有技术优势:首先,助推段的导弹发动机运行时,尾焰十分明亮,便于反导系统捕捉目标;其次,在对手领土附近摧毁对手的导弹,不必过于担心中段或末段拦截会污染自己的国土;第三,不用像中段或末段拦截那样,只能拦截落点近的对手导弹;第四,不用担心对手采用假弹头之类的突防措施。此外,助推段拦截不会招致俄中的强烈反对。

由于火箭助推时间很短,拦截器必须靠近被拦截导弹的发射架。由于俄罗斯和中国都有广阔的战略纵深,美国很难用地基(含海基)助推段拦截器拦截俄中发射的陆基洲际导弹。而朝鲜这样的小国几乎没有战略纵深,无法依靠领土领空掩护助推段的导弹,它们发射的导弹都很容易受到助推段拦截器拦截。上世纪九十年代后半期,一些美国核导权威科学家如首颗氢弹设计者理查德·嘉文、海军作战部顾问泰德·波斯托尔等曾建议美国发展助推段反导系统,而不要发展中段反导系统。

如果美国对俄中抱着“既予己方便,也予人方便”的态度,助推段拦截就是一种恰当的反导选项;如果美国在处理中小国家核导问题时对俄中抱着“搂草打兔子”的私心,那么中段拦截就成为首选。后来,美国果然选取了中段拦截的技术路线。然而,面对朝鲜的导弹试射,美国的中段拦截有些力不从心。

本文原载于《世界知识》杂志2017年第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