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没有明确指定接班人,并牢牢巩固了自己的核心地位。在他的领导地位得到高度展现之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将于下周开启其首次对中国的国事访问。在10月18日第二个五年任期的就职演讲中,习近平主席释放出明确的信号:中国已经成为一个世界强国,因此应当展现出世界强国的风范。这对美国来说应该是一次警钟的敲响。迄今为止,朝鲜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在亚洲地区关注的焦点——这当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安全问题,但同时,特朗普必须拓展自己在该地区的视野,以抗衡中方日益强硬的外交政策,并积极应对美国在该地区领导地位面临的挑战。

习近平的新时代

习近平指出,中国目前正处于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历史节点。在毛泽东划时代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站了起来;在邓小平的领导下,中国人民富了起来;当前,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正在成长为世界强国。习近平将自身和当下所处的时代与中国近代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及伟大转折相提并论,是引人注目的。

虽然中国共产党在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没有对中国的外交政策做出明确改变,但习近平几乎给出了明确的信号,即,邓小平提出的韬光养晦的长期国策已退出历史舞台。习近平为中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标准,目标是让中国在历经外帝国主义列强近百年的凌辱后,重新回归在全球事务中应有的中心地位。习近平警告说,“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这实际上是对特朗普“美国优先”外交政策的委婉批评。同时,习近平把中国描绘成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强调中国将在国际合作中发挥主导作用,以应对气候变化挑战,“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家园”。

习近平正在将中国的影响力付诸实践。他引领中国在影响地区及全球规则方面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以更好地维护本国的利益。习近平在十九大上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西方民主制度的一种替代模式,为“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一种全新选择。这反映出中国希望扩大新兴国家在全球治理中的发言权和影响力的目标,也以牺牲发达国家利益为代价。从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未能重新核准伊朗核协议并且开始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事项可见,美国正日趋脱离国际社会,这也让人们开始对美国国际领导地位的未来走向产生疑虑。而当美国的领导地位在该地区日渐式微时,中国却看到越来越多的机会来提升自己的区域安全与经济架构,如“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等。

不过,中国领导人已经意识到来自国内的巨大挑战。中国高速的发展与现代化导致了收入不平等加剧、债务上升和环境污染等新问题。中国共产党在此次大会上指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为此,中国共产党没有设定从2021年起实现GDP翻番的目标,清楚地表明经济增长已不再是中国的唯一目标。相反,为成为强国,中国必须考虑一套包含经济增长质量、社会服务水平和军事实力等更为全面的发展指标。

美国的优势地位

在中国努力重申地区影响力的背景下,特朗普政府必须明确制定战略,以维护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这一战略必须包括:加强美国的国内基础、投资美国的盟友与伙伴、维护该地区曾受益的建立在规则基础上的秩序。为此,特朗普必须重新调整美国的对华政策,为更可持续的中美关系奠定基础。

强大的国内基础

美国的国家安全、全球公信力和全球领导地位所依靠的是美国的财政及经济健康、制度优势、强大的国防实力和有效的政治制度。为在国际上更有竞争力,美国必须解决其自身体制中存在的不平等和不均衡问题,并认识到,如果国内的民主与人权基础不稳固,美国也无法捍卫海外的民主与人权。长期以来,美国的原则和价值观一直是支撑美国声誉及影响力的中流砥柱,这也是对中国提出的替代模式最好的回应。

强大的盟友和伙伴

美国的盟友能够增加美国对中国力量的制衡。特朗普在访问日本、菲律宾和韩国时应当强调这些盟友的意义,并重申美国对盟友的安全承诺不会动摇。此外,他还应强调,美国决不会以放弃对台湾的支持来换取中国在其他领域的让步,并强调美国将加强与地区伙伴的经济联系和安全合作,以此来抗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地区秩序

美国必须继续维护基于规则的秩序并发挥主导作用,因为该秩序对地区的安全繁荣至关重要。美国应当继续团结亚太地区国家,共同反对朝鲜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并对中国施压,使中国付出更多努力(例如中断石油供应及驱逐劳工)让金正恩政权重返无核化谈判桌。美国还应当支持东南亚国家联盟等区域性组织,这不仅能为和平解决地区争端提供有效机制,还可以作为制衡中国的重要砝码。最后,特朗普应当表达对2016年南海仲裁法庭裁决结果的支持,坚决要求美国有权继续在国际法允许的任何区域内继续飞行、航行和执行任务,包括定期开展航行自由行动(FONOPs)。

经济领导地位

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使得本地区的经济领导权出现真空,而中国正在努力填补这一真空。作为优先事项,美国需要重新带头开放国内市场,并设定高准入标准。特朗普应当避免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因为这将导致以牙还牙的报复行动或以邻为壑的政策。美国帮助建立的自由贸易体系促进了广泛的繁荣,缓解了资源和市场竞争。破坏这一制度最终将损害美国的经济和国家安全,同时也将损害美国盟友的利益。

重新调整对华政策

美国试图重新平衡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并为美国和中国企业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但所有这些努力都表现平平。同时,中国在应对朝鲜挑衅方面与美国的合作虽有所改善,但还是不尽人意。预计习近平会使特朗普的对华国事访问在积极气氛中进行,但美国现在应在中国挑战美国利益的领域给予强硬反击。在与中国就经济问题进行谈判时,特朗普应避免他对华而不实的交易的嗜好,要求中国对那些阻碍美国经济增长的结构性失衡和壁垒做出改善。他应当要求中国给与美国企业互惠待遇并提供更多的市场准入机会,并加倍努力防止中国盗用美国的知识产权与技术。此外,特朗普应当要求中国在最近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基础上,做出更多努力严惩其冥顽不灵的邻居——朝鲜。鉴于习近平领导地位的提升,以及美中关系逐渐以两位领导人为中心的趋势,特朗普应当利用他与习近平日益密切的关系在这些重点领域实现突破。

结论

习近平新时代为美国带来了巨大的机遇与挑战。因此,特朗普必须努力维护美国的优势地位。美国仍比任何竞争对手都富有、强大且更加有韧性。面对中国的替代方案,为保持更加先进的制度模式,美国必须加强其国内基础,继续向盟友及伙伴提供投资,并巩固使美国和亚洲各国都得以蓬勃发展的规则与规范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