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朝核危机的升级态势愈演愈烈。朝鲜在实现战略核威慑能力的最后阶段,越来越表现出不顾一切的冒险倾向;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充分暴露出其在处理重大安全危机时的鲁莽。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的发言中,不顾白宫幕僚的劝阻,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进行了嘲讽和威胁,并直接导致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势进一步激化。两个手握核武器的宿敌、两位唯我独尊但缺乏危机经验的领导人,使得这场新“古巴导弹危机”的走向变得极其令人担忧。

特朗普政府一味想走出上届政府对朝“战略忍耐”政策的窠臼,但在处理战争与和平这一重大问题上却依然缺乏深思熟虑的负责任态度。在与朝鲜打了几十年交道之后,美国官员依然简单地认为:只要能对朝鲜施加足够大的经济压力,特别是通过全面经济封锁直接威胁其政权生存,朝鲜就不得不考虑在核武器问题上做根本性妥协。然而,以朝鲜的意识形态和政治逻辑,越是面临生存威胁,它反而越会认为必须通过“以超强硬应对强硬”的方式逼迫对手率先妥协。毕竟,按照朝鲜边缘政策的逻辑,其以政权生存为赌注,正如“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更有可能赢得这场风险承受力的比拼。在生存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朝鲜歇斯底里式的军事威胁也将变得越来越具有可信度。美国政府真的为这种可能性做好准备了吗?真的有应对之策吗?

中国政府提出的双暂停谈判策略充分考虑到了朝核问题的复杂性,因此着眼于尽快进行危机管控并冻结朝核能力的进一步发展;在事态稳定之后采取分步骤的方式逐渐实现无核化。这种更具现实性的策略一直被美国拒绝,根本原因之一在于,美国战略界对朝鲜拥核的目的具有不同判断。很多美国战略学家认为,朝鲜拥核不仅仅是为了保障自身生存,而是具有进攻性、扩张性目的。比如,朝鲜将使用核讹诈逼迫美军放弃对韩国的保护并逼迫韩国按照朝鲜的意愿实现统一。持有这种观点的人自然对朝鲜以任何形式拥有核力量—哪怕是暂时性的—都极其不能容忍,因此坚决要求朝鲜必须立即弃核,不愿意考虑分阶段的谈判模式。

但也有少部分美国专家,比如前国家情报总监James Clapper就认识到,朝鲜拥核是由于其极低的自身安全感。因此,美国不但不应该继续威胁朝鲜,反而要充分考虑更可行的分阶段谈判模式。之所以James Clapper能够提出更具现实性的对朝政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在任期内曾亲赴平壤,并与朝方高级官员进行了深入交流,因此能够对朝鲜的想法有更准确的理解。

当前,半岛局势正走向和平与战争的岔路口,相关各方对如何缓解危机仍存在巨大分歧。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对朝鲜的国内局势、战略目的和未来政策有不同判断。随着美朝对立加剧,双方因误判而产生军事冲突的可能性也不断上升。而增进理解、减少误判的唯一方式就是直接沟通和对话。正如美国前驻韩大使Donald Gregg所说,如果我们不了解朝鲜,我们将无法应对它。但如果我们不与其对话,我们将永远无法了解它。

本文最初发表于《舰船知识》2017年第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