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首次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美两国领导人在网络安全和南海政策方面的共识受到了广泛关注。而相较之下不太为人熟知的,是两国同时也签署了一项谅解备忘录,指定专款支持在国际发展上的双边合作。该协议为通过在食品安全、公共卫生、人道主义援助和灾害应对等问题上的合作遏制全球贫困提供了指导框架。 

对此,清华–卡内基中心学者唐晓阳教授与当时在美国国际发展署组织就中美发展协议进行谈判沟通的贾斯汀·芬尼根 (Justin Finnegan)进行了主题讨论。芬尼根分析了这一谅解备忘录的意义和发展历程,以及在全球发展方面合作的重要性。

观众:向公众开放

媒体:本次会议内容不得公开发表

语言:英文

讨论要点​

  • 中美援助形式:美国国际发展署(USAID)成立于上世纪60年代初,旨在将美国在海外机构的利益关切成形。一位与会嘉宾指出,美国和中国有着不同的援助方式。中国并不视自己为西方传统意义上的捐赠者,并专注于南南合作。与自下而上的美国机制及华盛顿对发展援助的历史性承诺不同,中国仍在构建自己的发展能力,且采取的是自上而下的机制。对此一位学者指出,这种自上而下的方式对于中美官员就当地具体操作的沟通构成了挑战。另一位与会嘉宾表示,鉴于中国卓越的转型以及在消除贫困方面取得的前所未有的成功,国际社会格外有兴趣探寻中国模式的足迹。
  • 信任与透明度:一位与会学者表示,信任既是中美谅解备忘录背后的主要动力,也是更紧密的中美关系的最大挑战。他认为,中美基层沟通和协调的不足曾导致误解和决策延误,并影响发展援助实施的总体效率。一位学者举例表示,由于中国官员无法参与到地方援助工作组中,因而导致来自其他国家的不信任增加。但学者也强调,中美在减轻人类苦难这一目的上有着共同追求,在谅解备忘录中勾勒的的图景,如改善沟通机制、协调机制以及加强透明度等,也显示出中美两国对促进第三方国家发展的总体效率提高的重要贡献。
  • 带动多部门协作:一位与会学者提到,中美2015年发展合作谅解备忘录不同于其他备忘录,包含了来自中美两国多家机构的高级发展官员。一位学者认为,由于发展工作有赖于政府中不同部门机构间的有效协作,协商更能够反映出当地实际操作情况。一位学者也表示,谅解备忘录的成功可以归因于中美双方参与谈判的人员在协商时对目标的坚定,并能克服此前谈判中遗留的偏见与误解。
  • 特朗普政府:一位与会嘉宾强调,特朗普总统要求其他国家在国际事务上与美国共同承担责任,但其政府的政策仍有很多模糊之处。一位学者表示,虽然特朗普对国际事务采取双边解决的方式,但其政府未曾试图改动谅解备忘录,因此,中美发展合作很可能在特朗普任期内得到延续。一位学者也认为,特朗普关注生意利益甚于关注发展问题。虽然就这点来说,特朗普对“一带一路”倡议表示兴趣让人有些以外,但这种兴趣大多缘于“一带一路”倡议对于美国商业有潜在好处。尽管如此,该倡议对习主席的重要性和习主席的发展援助项目为中美在发展领域展开更紧密的合作和更为深入的对话提供了契机。

主持人

唐晓阳

唐晓阳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中方主任及驻会学者,他也是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 

主讲人

贾斯汀·芬尼根 (Justin Finnegan)

贾斯汀·芬尼根是山榛子集团创始董事总经理,他也曾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美国国际发展署署长的高级副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