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分析人士正围绕如何解决朝鲜问题建言献策。他们的主张包括放弃美韩联盟,重新统一朝鲜半岛,建立一个无核化的政权;承认朝鲜为有核国家,但冻结其核武器计划;说服中国政府解决朝鲜问题;通过二级制裁对与朝鲜开展贸易往来的中国企业施加压力;或者干脆扭转思路,与朝鲜合作共同对抗中国。

这些及其他观点都有一个主要的共同点,那就是它们皆为白日梦,不能称为战略。

除非为强力所迫,朝鲜无意放弃核武器及投放核武器的手段。由于朝鲜起到缓冲区的作用,为避免美国势力统摄朝鲜半岛,直抵中朝边境,中国不会牺牲这个棘手的邻居。而美国仍未筹集足够的筹码来改变这些的盘算。

同样地,中方以美国停止军演换取朝方中止核试验的提议也不切实际。因为这会进一步削减美韩两国的筹码,并且恰恰是在最需要美韩联盟发挥作用时削弱其力量。

要改变这一局面需要一个包含三部分内容的战略。第一项要做的是恢复美国的筹码。美国的筹码自朝鲜开始核试验以来的十数年间丧失殆尽。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着手进行两件事以部分达到这一目的。其一,为保护美国国防安全,他曾批准增加用以保卫美国的全国性导弹防御发射器;其二,他承诺向韩国提供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简称萨德)来防卫韩国的部分领土。然而这些行动都激怒了中国,中国现在仍试图通过威胁来迫使韩国政府放弃萨德。

这其中包含了一个教训:如果想刺激中国对朝鲜有所实际作为,中国政府需要看到且也要感受到不作为可能会给其带来的代价。

基于此,为抵御朝鲜日益增强的攻击性导弹能力和核能力,美国政府需要加大努力对韩国、日本和美国进行更为强力的导弹防御部署。如果在保护这些区域居民的同时能够起到刺激中国的额外功用,那就更好不过了。

鉴于朝鲜的威胁具有核威胁的性质,美国也应重新审视在1992年作出的从韩国撤回战术核武器的决定。在里根总统执政期间,美国在向欧洲部署“潘兴”导弹时,激起了政治反对的风暴,但在最后,这一行动却促使前苏联撤回了其在东欧部署的SS-20导弹。这一举措产生了所需的筹码以减轻由另一方引起的总体威胁。

美国方面也应该重新审视其在1987年与苏联签订的《中程核力量导条约》(INF),该条约禁止美苏双方持有该类导弹。俄罗斯据称如今正在违反这一条约。朝鲜和中国也正在部署类似射程的导弹。该类导弹可打击位于远东地区的美国设施和其他国家设施。

美国应该考虑宣布中止这一条约,并采取措施反制他国的该类武装力量。

第二项是进行外交努力,与朝鲜进行接触。在经历了这么多失败的协商以及美国大学生奥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死于朝鲜之手的事件之后,这个方法可能显得极其令人反感。但是为了在施加强硬措施时能赢得外交支持或默许,这在政治上也是必不可少。

外交努力可以通过韩国、美国、朝鲜,也许还有中国的情报机构秘密进行。这些情报机构间的有效沟通已历经了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或者也可以通过先进行公开的、非官方的 “2轨”对话,再进行半官方的“1.5轨”对话来循序渐进地展开,以期最终能就可接受的条款进行官方对话。参与对话的意愿应当以公开和可信地方式表达。如果出现真正的对话机会,就要把握住。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针对半岛未来提出的“四不”原则是开展对话的一个起点,美国向朝鲜及其邻国担保,如果外交对话得以实际展开,那么美国不会寻求单边优势。

第三项则是通过秘密手段或网络手段启动计划以威胁朝鲜当前制度的生存。目的是改变金正恩关于其所受威胁的来源的算计。据估计,当前为实现这些目的所投入的资源相对较少(大约为三百万美元),这与在20世纪80年代成功对抗苏联时在东欧所部署的资源相比微不足道。而且当时的成功被视为代价低廉。

朝鲜造成的挑战与东欧在上个世纪80年代所造成的挑战有所不同,但朝鲜仍有诸多尚未被重复利用的弱点。

对于任何一届美国政府而言,在执行一个全面的策略的过程中满足韩国、日本及其他各方多元的需求都将是一个挑战。但是到目前为止,与其他方案相比,更有可能取得成功的做法是通过深思熟虑且令人敬佩的领导力,与相关各方的密切磋商,以及投入切实资源的承诺来筹集必要的筹码。

本文原载于《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