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鲜进行了最近的洲际弹道导弹试验后,卡内基的包道格接受了CNBC采访,他对中国在应对逐步升级的朝鲜威胁时扮演的角色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解决朝鲜问题上能发挥的作用一直期望过高,”包道格说。“而对于在帮助解决朝鲜问题中能得到的回报,中国一直期望过低,缩小二者间的差距很有必要。”

在被问到如果中国在应对朝鲜威胁方面是认真的,美国可以有何期待这一问题时,包道格表示:“这将首先,而且首要地体现在石油方面。中国已经小幅度地减少了对朝鲜的石油供应,这一做法已经推高了朝鲜街头的柴油和汽油价格,所以其效果是重要的。”尽管如此,包道格指出:“中国最关心的问题似乎是阻止新一轮的核试验,但他们对威胁美国的长程导弹试验并不十分上心。因为核威胁就在中朝边界,所以他们更加担忧核试验。”

“如果中国对军民两用的产业的贸易进行干预,那将是重要的一步。军民两用的产业的贸易提供可用于武器制造的化学制品、金属材料以及成品,但这些本身都不是武器,”包道格说。他补充道:“再有就是大量的银行业务活动。当前,很多银行业务活动的规模都非常小,必须要仔细地筛查才能发现异常并予以制止。如果中国希望从这方面入手,它能够做的事情很多。”

在被问及中国是否是解决朝鲜问题的唯一出路时,包道格回答道:“中国不得不参与朝鲜问题的解决过程,而且要成为解决方案的一员,但是美国或许也不得不与朝鲜开展直接对话。因为他们主要专注于他们眼中来自美国的威胁,几十年来,这方面的证据不断累积。所以如果我们不参与、不领导谈判,我们便会有麻烦。在处理朝鲜问题上,中国的态度有些勉强,中国既希望限制朝鲜的核计划,又不想付出失去朝鲜的代价。”

“美国必须要找到一个解决办法,并且已有所行动。雷克斯·蒂勒森今年春天在纽约曾对此发表讲话。美国要消除中国的疑虑,我们的努力,并非是要颠覆朝鲜政权,然后再让我们在东北亚关系最好的盟友直抵中国边界,以此强化中国认为的美国威胁。我们希望以平等尊重中美两国在国家安全以及其他方面权益的方式来解决朝鲜问题。这需要时间和信任,但我们尚未走到那一步,”包道格说。

对于美国是否应对朝鲜最新的洲际弹道导弹试验感到恐慌这一问题,包道格回应道:“不应该,我们一段时间以来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会发生——这是同一个问题的一部分。这表明朝鲜方面是认真的,在过去一年间他们便加速了导弹试射的进程,以展示他们重返大气层飞行器和弹体的稳定性和有效性。制造两个或三个以上这样的武器对他们来说并非易事,所以我们无需恐慌。问题的确很紧急,但还没有紧急到那样的程度。所以我们还有时间同他们探讨冻结其试验,冻结其可裂变材料生产的可能途径,并厘清获得解决方案需付出的代价。”

本访谈最初在CNBC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