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斯塔纳举办的第17届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组织)峰会上,印度和巴基斯坦将正式成为成员国。由中国和俄罗斯创立的上合组织现已纳入欧亚大陆的主要国家。由此,上合组织能否成为协调欧亚大国利益的重要论坛?还是会因成员国间的不信任垮掉?卡内基学者们研究了莫斯科、新德里和北京目前对上合组织的看法。

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亚太地区俄罗斯事务项目负责人

从中国的角度看,上合组织扩员并非理想结果,而是一个中方尚可接受的让步。自上合组织创立之初,北京一直将上合组织视为通过多边平台促进中国利益的首块试验田。在这一平台上,中国是其中第一强国,但不是唯一的强国。上合组织被视为实现中亚地区中俄共管的第一步,通过这一平台,北京和莫斯科构建既让两国受益、又能得到区域内其他国家首肯的地区秩序。为此,中国推动了上合组织自由贸易区(简称自贸区)和联合开发银行的成立。

但北京很快发现莫斯科并不情愿接受这一愿景。俄罗斯政府担心中国会利用上合组织自贸区和开发银行推动自己的政治议程,并以俄罗斯的影响力为代价获得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上合组织道路发展受阻之际,中国开始在没有莫斯科方面审查的情况下在双边基础上吸纳中亚国家参与,并且很快认识到此方法的诸多优势。此外,在2013至2014年,中方开始主导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一带一路”倡议等以中国为中心的多边机构和项目。这些新项目虽然不以区域为中心,但仍将中亚涵盖在内,上合组织因此日渐脱离中国的核心战略。

由此,北京明智地意识到拒绝俄罗斯让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要求毫无意义,并最终以其南亚主要伙伴国巴基斯坦的加入为条件,同意上合组织扩员。上合组织总部位于北京,组织则以上海命名——其所蕴含的象征意义足以令中国满意。

韩磊(Paul T. Haenle)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主任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了第17届上海合作组织峰会,而明年将由中国担任上合组织的主席国。继中国去年九月召开G20峰会、今年五月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以及即将于秋季举行的金砖国家峰会之后,中国主办2018年上合组织峰会标志着习近平主席在全球舞台提升中国领导地位的又一重要机会。随着美国逐渐远离多边外交,中国迫切希望在国际机构和全球治理改革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上合组织与“一带一路”倡议(简称“一带一路”)在关键领域上多有重复,特别是在巴基斯坦加入之后更是如此,因而上合组织可作为关注经济事务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安全事务上的补充。但正如“一带一路”让中国日益卷入区域地缘政治安全问题一样,印、巴两个新成员的加入也将使上合组织的凝聚力和达成共识的能力复杂化。

拉贾·莫汉(C. Raja Mohan)

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

欧亚地缘政治目前的态势限制了印度在上海合作组织的前景,为印度带来了新问题。印度希望加入上合组织有诸多原因,其中包括印度惧怕苏联解体之后的单极时代;同时,印度也愿意与其历史上关系紧密的亚洲内陆国家重新建立联系。对世界多极化的诉求使印度亲近莫斯科和北京以打造区域环境。然而,二十年来,中国的崛起、莫斯科与北京日益深化的战略伙伴关系以及印美关系的转变,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印度对上合组织的态度。中国的崛起已经开始限制印度在次大陆、亚洲和印度洋地区的回旋空间。与以往不同的是,莫斯科或许不再愿意帮助新德里制衡北京。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并不能真正解决印度最重要的战略问题——即中国的崛起。

不过,印度总理莫迪认为,加入上合组织有助于印度应对两大亟待解决的国家问题——反恐和地区联通。但印度很可能会再次失望。印度的恐怖主义来源于巴基斯坦,考虑到巴基斯坦武装力量与北京的稳固友谊以及巴方最近与莫斯科的接触。与其说帮助印度解决恐怖主义,上合组织更可能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就克什米尔问题进行谈判时对印度施加压力。至于地区联通问题,上合组织同样不可能为印度提供太大帮助。因为限制印度与亚洲内陆联通的根源在于巴基斯坦不愿开放其境内陆路运输、不愿与印度建立正常贸易关系。所以,印度加入上合组织的益处很可能微乎其微。更糟的是,北京和莫斯科可能认为南亚恐怖主义问题与克什米尔争端有关,因此,新德里可能还需抵制由此产生的新压力。

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i Trenin)

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

上海合作组织扩员纳入印、巴两国,对于力图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局势中占据一席之地的俄罗斯颇具意义。莫斯科的战略目标是让中国置身于一个友好的合作网络中,从而降低北京采取单边行动的倾向性。印度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之后,上合组织内将有三个大国,从而稀释中国的主导地位。

巴基斯坦的加入则能满足俄罗斯的另一个目的——即让上合组织扩员纳入亚洲大陆所有主要国家,同时就阿富汗问题达成更加密切的区域合作。伊朗是莫斯科看好的另一个候选国,不过只有在联合国安理会完全解除对德黑兰的制裁之后,伊朗才可能加入。对俄罗斯来说,外交成就和可用军事实力构成比较优势,部分弥补了其经济上的弱势。莫斯科最近在叙利亚和中东的行动就证明了这一点。

上海合作组织此前曾于2001年扩员,吸纳乌兹别克斯坦为成员国。但这一次扩员的规模与之前完全不同,同时面对着众多重要问题,包括中印之间的竞争和印巴间的持续敌意。因此,此次扩员是对俄罗斯外交的一大挑战。莫斯科若能应付自如,便可打造出管理欧亚大陆国际秩序的有效平台。如若不能,那么上合组织将无法发挥其作用,导致欧亚大陆上肆意横生竞争和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