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本周正在亚洲进行访问,这是蒂勒森担任国务卿以来的首次重要出访——蒂勒森正走向美国及其盟国所面临的最严重核威胁:朝鲜。蒂勒森曾担任埃克森美孚的首席执行官,早已习惯了同专制国家领导人进行艰难的谈判,但是金正恩所带来的挑战与以往截然不同——他是一位危险的、以核武器傍身的、对邻国、区域乃至全球稳定造成威胁的国家领导人。这是国际外交与安全领域内的严峻挑战。

上周,封闭的朝鲜政府向日本海发射了数枚中程弹道导弹,进一步展示了其日益增强的核潜力。要求特朗普政府采取补救措施以应对朝鲜的压力也随之激增,无论措施是制裁性,防御性亦或交易性的。

这些试验之所以引发担忧,是因为在不远的将来,朝鲜便有能力为远程导弹装载核弹头,并以此威胁美国。特朗普总统已经划下红线,坚决地表明“这种情况不可能发生”。到目前为止,美国已将一套反弹道导弹系统运往韩国,对中国施加压力以促使其对金正恩施压。但是,美国政府尚未制定出阻止金正恩的任何战略。

目前,可供特朗普总统选择的方案都不具有吸引力,其中一些还会带有危险的副作用。其中最坏的想法可能会引发武力冲突或削弱韩国对美国安全保障的信任度,进而可能会促使韩国发展核武器。

显然,美国对朝的政策审查正在对所有方案(从谈判到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进行评估。这很好。直接介入永远是值得考虑的做法,对于一个刚组建的团队而言更是如此。中国近期宣布停止进口朝鲜煤炭,如果这一情况属实,中国似乎也赞同加强对朝制裁。那么,国际经济压力与对话的组合牌无疑是值得考虑的。

但是,美国官员或专家们不应为了采取“行动”,就无视在缺少全面协定的情况下与朝鲜展开任何谈判这一方案中切实存在的风险。与其不加控制,任由威胁不断增大,暂时冻结朝鲜导弹与核开发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这也许是美国与朝鲜达成全面协定的过程中,最合逻辑的一步,也是最有必要的第一步。但是,朝鲜在协商达成的冻结期内,藏匿核设施或者撒谎的风险很大。任何谈判结果,如果不能得到韩国和日本的全盘接受,都可能会使美国盟国感受到美国政策的反复对其安全造成威胁。这是朝鲜问题之所以如此复杂的一个原因:美国不能只考虑自身的安全需求,还必须要考虑日本和韩国的需求。

任何与朝鲜的交易对韩国都格外棘手,尤其是在当前韩国正面临总统选举,对朝政策方向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周五,韩国总统朴槿惠因涉及其核心幕僚的腐败丑闻而遭到弹劾。韩国可能在五月上旬之前都不会选举产生新总统。恰逢特朗普与蒂勒森试图处理这一区域事务时,韩国外交政策却处于瘫痪状态。同时,韩国国内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本国发展核能力以对抗朝鲜——这是诸多军事、政治及社会因素造成的,其中一点便是担忧美国作为安全保障者的可靠性。韩国的国防官员还担心,美国与朝鲜直接谈判会削弱美国做出的安全承诺,或者使韩国成为局外人。

安抚紧张不安的盟国困难重重,可能比威慑顽固的敌人难度更大。对美国来说,满足韩国的安全需求已然很费力。在过去的十多年间,美国与韩国小心谨慎地强化同盟关系,这一努力换来了两国专家眼中数十年间最为稳固的双边安全关系。然而,紧张的韩国官员们希望得到更多——包括美国“战略资产”(即是能够投掷核武器的军机)在朝鲜半岛的长期部署或定期轮换以及提高韩国在美国核战略规划中的参与度。要求美国在朝鲜半岛重新部署战术核武器的建议从未止息。

如果他利用访韩的机会,了解韩国担忧的原因,以及美国的政策是如何缓解或加剧这些忧虑的,那么蒂勒森将有所收获。蒂勒森还需要知道让韩国失望的安全时机。举例而言,寻求谈判“冻结”朝鲜发展远程导弹可以减少朝鲜核武对美国造成的压力,但同时也会增大韩国已经面临的核威胁。这是不可避免的。然而,制止朝鲜获取以核武器威胁美国本土安全的能力的相关行动也应提升美国对韩安全承诺(即美国会在朝鲜半岛发生战争时保卫韩国)的可信度。蒂勒森需要消除韩国的疑虑,使他们相信,只要换取冻结的代价不是过于高昂,那么其对韩国和美国而言都是有益的。因为以上原因,朝鲜提出的以终结美韩军事演习换取其冻结核武的条件难以接受。

那么特朗普该怎样做呢?最好的方法(虽然很难令人满意)便是确保所有与朝鲜之间的谈判不仅依赖于中国对朝的影响力,而且还伴随着经常性,持续性的使韩国确信美国对其安全承诺的持久性的努力。这样,特朗普政府才能在胸怀大局的同时,权衡各种方案的利弊。换言之,美国必须制定与长期区域战略相匹配的短期策略。破坏美国盟国安全的行为,无论是真实发生还是被感知到的,其长期结果便是区域内所有国家都成为拥核国。而避免这一危险情况在未来发生必须成为美国首要的外交政策目标之一。

朝鲜拥有核武器,这一形势在短期内无法改变。情况已然糟糕,但如果以不当行动来应对这一形势从而让韩国效仿朝鲜,情况将更为严峻。这是特朗普政府注定要面临的风险,不可盲目行动。

本文原载于《政治杂志》(Politico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