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让中国丧失合法性和惩罚中国的呼声中,一个政治煽动者于2017年1月接管了白宫。然而中国却保持了沉着冷静,并悄然寻求与特朗普政府的相处之道。中国多年来对于承担全球责任的呼声一直采取回避态度,但随着美国放弃领导全球化的角色,习近平于今年一月成为首位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中国最高领导人,接过了美国的衣钵。
  
我们该如何解读双方行为的转变?对美国而言,绝大多数正在发展的事情都是透明的。唐纳德·特朗普进行了一场以政治局外人方式展开的竞选,现在又设法推翻建制阶层的诸多特权。然而,由于受到宪法的制衡,特朗普在其任期内会越来越受到现实的束缚和制约。

相比之下,中国的绝大多数政治活动在中国特色的黑箱中展开。笔者以为,我们局外人观察到的便是这个黑箱正在将权力集中于习近平手中。借用温斯顿·丘吉尔在阿拉曼战役之后的话来说便是——随着习近平执政进入第五年,我们看到的并非其执政末期的开始,而是其执政初期的结束。随着中国共产党在今年下半年召开,习近平将完成其巩固权力的工程,中国亦将告别“习近平操作系统1.0”时代,迎来“习近平2.0”时代。美国总统的执政势头随着时间流逝往往趋弱,而与之相反,中国领导人往往呈现出越来越强大的势头。

中国正在世界范围内施展其软实力以最大化习近平在国内外的硬实力。在2012年习近平接管党的领导地位以前,他的前任们之间达成的妥协制约了习近平。大部分的政治局常委都不是习近平亲自选定。党的官僚系统中不支持其工作或不积极执行其决议的人比比皆是。改革的承诺因未能得到响应而效果不彰。但从一开始便可看出习近平努力剔除关键位置上的潜在竞争对手。他成了所有重要领导机构的“一把手”

显然,局势已经转变。密切观察的结果显示,自去年年中开始许多新任官员获得晋升。习近平正对其拥护者及将会忠于他的人进行重新部署,以便在其第二个五年任期内能以更为有力的手腕来治理国家。 

短期内,至少对于今年,随着习近平扮演世界领导者的角色,这对世界其他国家而言可能是个好消息。因此,我们看到了习近平一改前例,出席达沃斯论坛,采取引人注目的全球主义者论调(尽管许多人觉得虚伪),与特朗普的新经济民族主义论调形成对比。

之后我们收到中美元首习近平与特朗普首次通话的讯息。因特朗普在12月对“一个中国政策”这一敏感政策基础表示质疑,所以习近平在通话中劝告特朗普要尊重“一个中国政策”。接着,国务委员杨洁篪成功访美。种种迹象显示,中国正在为习近平尽早访美做准备。

这一访问将为习近平提供一个向中国人民展示其能够世界上最为重要且敏感的的双边关系的能力。目前,每年一次的“两会”——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会议——正在召开,会上习近平正展现其作为党中央“核心”的角色。访美很可能是在两会之后。

今年展现习近平执政升级的其他重要场合还有5月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峰会。届时将有超过20位领导人出席。作为东道主的习近平将展示其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外交政策创新成果。接下来便是香港举办的庆祝回归20周年的系列活动,届时习近平有望出席。

在美国呈现全新政策方向及许多其他G20国家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等势态的困扰中,G20领导人将于今年仲夏在德国汉堡会面。习近平将处于有利位置,以自信的姿态与众多领导人形成对比。

这一峰会一定会受习近平的欢迎,因为他届时正准备出席8月份将在北戴河召开的年度领导人非正式会议。那是为今秋党的十九大做最后准备的会议。

正如我上文指出的,中国领导人试图将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世人,这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可能是个极好的消息。

但是,双刃剑还有其另外一面。一个如此彻底地掌控权势的领导人,也一定会在感到受侵犯时强势保护中国最敏感的利益。

举例而言,如果特朗普针对对华贸易设置惩罚性关税或壁垒,那我们就等着习近平和中国来“回报”吧。假使中国方面发觉其在事关台湾、东海、和南海的敏感议题上的原则受到侵蚀,如果习近平做出猛烈反击,我们也不必吃惊。

2017年底,习近平作为党总书记将开始第二届任期,我们应该记住,那时的他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权力,不再需要过多证实自己的外交能力,而更需要展示外交成果。

而部分成果可能会让我们这些中国之外的人感到非常不适。

本文原载于《南华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