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在习近平和普京的领导下已经建立了更为紧密的双边关系,双方构建了大规模的能源和经济联系,进行了联合海军演习,并通过签署条约重申了战略伙伴关系。虽然各国领导人都希望美国和俄罗斯在冷战后时期将注意力集中在合作领域,但显然竞争得到了更多的重视。而现在,唐纳德·特朗普带领的新一届美国政府的相关表态也重新引发了各界关于美俄关系可能得到改善从而对大国间格局产生潜在影响的讨论。

本次研讨会重点讨论了中俄关系的未来和两国间的合作机会,包括中俄双方对韩国部署萨德导弹系统的共同反对,以及俄罗斯作为中国主要原油供应方的地位。与会嘉宾探讨了美国对中俄关系的看法,中俄双边关系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任下的发展走向,以及中国对潜在变化和挑战的反应。

本次活动是卡内基2016-2017全球对话系列的第二个研讨会。

讨论要点

中俄关系的坚实基础:几位参会者一致认为,中俄虽然在历史上有过紧张关系,但目前两国关系已经牢固扎根于共同利益,未来这一关系也将继续保持稳固。一位与会嘉宾透露,克里姆林宫的一份内部评估认为俄罗斯已经越来越不可能与中国产生紧张关系。参会学者认为,克里姆林宫的评估、中俄不断加深的经济联系、以及两国在全球治理方面与西方秩序的不同看法都保证了不论两国与美国的关系如何,中俄关系将保持稳固。

在中亚的战略协作:“一带一路”等新的投资项目增加了中国对中亚的影响力,而中亚一向是俄罗斯的战略后院。因此,许多与会学者担心中俄会在中亚事务上发生冲突。然而,其他参会嘉宾认为,中亚不仅不会导致中俄冲突,还将成为两国战略协作的新领域。中国的投资和基础设施可以带来中亚的繁荣,这对俄罗斯经济也有利。不过, 一位专家也表示,目前中国在中亚经济事务占主导,俄罗斯在中亚安全事务上占主导,两国在该地区可能存在利益分歧。

区域和国际稳定:几位与会嘉宾认为中国并不担心美俄关系的改善。如果美俄关系的加强对国际稳定有利,那么中国将持欢迎态度。 他们认为,中国承认美俄关系在国际事务上具有独特的作用,美俄对立的加剧将对世界稳定产生巨大影响。一位学者认为,强化的美俄关系符合中国合作共赢、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总体战略。

对俄制裁:一位与会嘉宾表示,乌克兰危机后的制裁对俄罗斯可能并不完全是坏事。虽然制裁对俄罗斯经济产生了负面影响,但却对石油有着更为重要的影响:制裁在政治上为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和政府行为提供了正当理由。学者们还表示,克里姆林宫的专家对制裁有着很务实的态度。与人们普遍的印象相反,他们并不指望制裁能够彻底废除。

对美俄关系改善的疑虑:与会嘉宾指出,冷战后的各届政府都试图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但没有一届成功。他们表示,价值观、国家利益和世界观的根本差异使任何方面的合作都非常困难。 许多参会学者指出,虽然特朗普政府中有人希望与俄罗斯开展 “重大谈判”以共同打击恐怖主义,但是除了上述根本分歧之外,美俄军界和情报界也缺乏互信,两国合作的可能性很小。因此,虽然存在美俄关系改善的言论,一些参会者还是怀疑两国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能够开展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合作。

发言人

安德鲁·韦斯 (Andrew Weiss)

安德鲁·韦斯(Andrew Weiss)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副院长,他主管在卡内基华盛顿总部和莫斯科中心关于俄罗斯和欧亚事务的研究。 

陈玉荣 

陈玉荣是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她的研究领域集中在中俄关系,中亚与独联体等问题。

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 

陈寒士(Alexander Gabuev)是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俄国与亚太地区”项目负责人及高级研究员。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俄罗斯对东亚和东南亚的政策,中国的政治思潮及中国与邻国关系。

关贵海 

关贵海是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他的主要研究领域为俄罗斯外交政策及中俄关系。 

保罗·斯特罗斯基(Paul Stronski)

保罗·斯特罗斯基(Paul Stronski)是卡内基“俄罗斯和欧亚”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他的研究集中在俄罗斯与中亚和南高加索地区国家的关系。 

主持人

韩磊(Paul Haenle)

韩磊(Paul Haenle)是设立于北京的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的主任。他的研究领域主要包括中国的外交政策及中美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