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以及唐纳德·特朗普胜选以来,特朗普总统及拥护他的顾问和支持者们已经就中国、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以及美国的盟友等议题屡次发表极不符合惯例且充满争议的言论。这些言论有的怀疑美国与日本、韩国及台湾之间联盟的价值,有的做出了对中国施加贸易关税的所谓承诺。

特朗普政府将在多大程度上依照这些观点采取行动(如果会采取的话)目前尚不明确。上述言论中几乎没有哪个被做出任何具体解释,也并未提及目前或未来阶段美国在亚洲所具备的实际优势及面临的种种限制。而最重要的也许在于,任何上述观点都未能依据现有事实和可靠信息,对采取这样或那样的具体行动可能会造成的后果进行严肃讨论。

从最广义的层面来看,对美国来说,亚太地区作为美国的销售市场、投资目的地及资金与技术来源,其经济重要性日益增加,这正是美国继续强有力地、积极地保持在亚太地区军事存在的根本原因。美国此举目的有四: 一是为长期、有益的亚洲经济增长最大限度地创造条件;二是防止利用亚洲优势对美国进行威胁的敌对力量出现;三是使跨亚洲高收益贸易、投资和技术途径对其他区域保持通畅;四是为区域内伙伴和盟友的安全与繁荣提供支持。

东亚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密集、发展迅速的国家—中国,这一事实使得上述优先事务变得更为重要。鉴于中国的领土面积、地理位置、对亚洲及全球不断增强的影响,以及其在本文将要讨论的三个安全挑战上所采取的某种程度而言成问题的立场,为继续维护美国在亚洲的所有安全利益,中美之间务实、合作的关系将毫无疑问地变得更为关键。事实上,中美关系的基调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亚洲是继续维持和平繁荣,还是成为不断引发紧张局势与竞争的源头,进而成为资源虚耗之地与军事冲突的潜在导火索。

在未来数年中可能出现一个具备打击美国领土,日本以及(当然还有)韩国能力的拥有核武器的朝鲜,这是第一个最为紧迫,或许也称得上最危险的安全挑战。鉴于朝鲜的政治领导层普遍保守、好战且缺乏安全感,以及其充满敌意的历史记录,无论其拥有核武还是内部崩塌,都可能成为东北亚爆发冲突的主要威胁。在未来几年中,美国非常有必要与其他国家合作,中止或彻底终止朝鲜拥核的计划。这要求美国对于在目前和未来美国对朝鲜的政策、中国、韩国、日本的影响力究竟有哪些直接与间接来源、以及这些影响力的优势及局限性有清晰的理解。

第二个挑战涉及未来可能出现的大陆与台湾之间的不稳定局势。30多年前,基于对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相较于中国大陆而言的政治地位的理解,中美关系走向正常化。鉴于这一议题对中美关系的稳定及区域秩序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有必要处理好与中国、台湾之间的关系,最小化未来爆发冲突的可能性,同时维持各方之间的互惠互利关系。这就要求美国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台湾-美国关系中稳定性与不稳定性的长期基础,以及美国在目前和以后为加强稳定关系同时降低动荡可能性所能采取的措施。

第三个可能引发亚洲不稳定和冲突的最危险因素,便涉及中美在处理东海及南海海洋争端上日益加深的分歧。这些海洋争端由来已久,但日益恶化。虽然这些分歧主要是关于一些相对不重要的地貌和附近水域,或是美国常规的海上及空中军事活动,但却牵涉更加重要的问题,包括国际海洋法、军事胁迫与武力的使用、民众的(变化无常的)民族主义情绪对有关国家日益增大的影响、亚洲整体的实力平衡以及美国对盟友安全承诺的可信度等。要想处理这一复杂多变的局面,就需要明确了解各方利害所在,长期稳定的可能基础,以及美国在处理这一事务中可利用的潜在资源。

任何特朗普及其顾问提出的处理美国在亚洲所面临的安全挑战的提议和观点一旦被认真落实,都可能会引发灾难性后果。加强美国和盟友的军事力量对抗中国,颠覆中美之间长期存在且仍高度相关的基本共识,以及忽略美国区域友邦和盟国的利益与观点的夸大姿态与威胁等等,对美国来说均非可行之计。此类观点及提议都严重误读了中国、韩国、日本以及相关方的态度、想法及利益。

一些更为高效,危险性更小,且不仅仅是在各议题中维持现状的替代性方案也确实存在。这些包括量身打造激励体系和谈判筹码,赢得来自美国国内、中国及其他亚洲强国的支持,在各方能克制与坚持的立场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向西太平洋实力稳定平衡的方向发展。这可能需要扭转当前中国、美国以及部分(非全部)盟友的众多政策圈愈发依赖军事经济力量来支撑日益凸显零和博弈思维的政策的趋势。取而代之的趋势应该是向一个更加现实的方向发展,认识到亚洲实力平衡的形成以及保持(而不是破坏)这一平衡稳定的必要性。

遗憾地是,上文提到的驳论似乎不可能令人认同上述观点,特别是在特朗普政府致力于挑战并推翻外交政策事务上大多数专家的观点的情况下。朝向因应上述三个安全挑战的更为现实和可行途径的迈进的努力将极有可能发生在特朗普的理念与现实发生碰撞之后。这一碰撞将让人恍然大悟,并且很有可能以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包括美国盟友在内)采取动作或反击的形式出现。鉴于到这一碰撞可能带来的可怕后果,这很可能是一个代价极高的教训。

人们希望在新政府采取上述分析的极端行动之前,能够审慎思考,广泛地向以前及现任的经验丰富的专家、外交人士及政府人员全面地咨询协商。即便如此,面对这些高风险的议题,顺利因应的希望也仅存一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