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上看,中国与巴基斯坦历来在战略和政治层面上都有着紧密合作。而现在,两国也开始致力于拓展双边的经济合作。“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CPEC,下称“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就是标志这一转变的里程碑。

“中巴经济走廊”的核心是建设能源、公路及港口基础设施的大规模项目,其目的旨在深化中巴经济联系。两国政府和民间对项目的接受程度非常高,但该政策也面临很多问题[1]。尽管如此,中巴两国仍将“经济走廊”视为各自国家发展战略上潜在协同力量的新来源,而这有助于将两国间紧密的政治合作发展为多层面的经济合作,以实现互利及双赢。不过,要使这条“经济走廊”发挥其潜力,巴基斯坦仍需处理相关的安全及政治挑战。

2013年5月,中国首次提出“中巴经济走廊”计划;随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5年4月访问巴基斯坦,双方一致同意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习近平访巴期间,两国共签署了51项协议,总价值预计达460亿美元[3]

当前,“中巴经济走廊”正迈入实施阶段。2016年5月6日,巴基斯坦信德省苏库尔市举行了苏库尔—木尔坦段公路建设开工仪式——该公路将成为连接白沙瓦市与卡拉奇市公路网的一部分[4],而该路网是“中巴经济走廊”基础设施拓展计划的主要组成部分,凸显了两国截至目前在运输领域取得的进展。此外,2016年11月13日,首批中国大宗货物经过位于巴基斯坦西南俾路支省被誉为“中巴经济走廊” 旗舰项目的瓜达尔港[5]

中国将上述发展政策视为两国稳定及繁荣的潜在来源。在中方看来,安全及经济领域的合作密切相关,任一边的改善都会对另一边产生促进作用。按照中方的思路,安全合作和经济合作应该相辅相成,相互促进,安全与经济几乎可以被视为是同一辆车上两个独立的轮子,两个轮子一起转,才能将各方面的工作向前推进。中国认为,经济发展能增强巴基斯坦境内局势的稳定,因此通过巴境内基础设施投资及油气管道的建设,可重振巴基斯坦经济。中国期望巴经济的振兴能营造巴境内一定程度上的稳定局面,并由此实现中国西部边陲,特别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稳定。

从更广泛的层面来看,必须把“中巴经济走廊”放在中国在东亚地区的战略利益及美国对这一利益的挑战这一大背景下加以理解。面临此类困难的中国期望通过“西进”拓展其战略空间,而巴基斯坦可作为联通中国与中亚、南亚以及中东的关键桥梁。因此,安全、稳定的巴基斯坦将使中国在上述区域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同时确保国内安全。这就是中国愿意为这条“经济走廊”倾注大量资源的原因——其原理是通过经济发展提升安全水平。

同样,巴基斯坦也认识到: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这样,赋予与巴的经济关系如此重要的战略意义。巴基斯坦同样高度重视“经济走廊”,并认为从政治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该“经济走廊”是互惠互利的。根据巴基斯坦计划发展与改革部2014年发布的经济发展蓝皮书《巴基斯坦2025》,巴基斯坦计划到2025年实现从中低收入国家向中高收入国家的跨越[6]。为实现这一目标,巴基斯坦期望吸引日益增长的国外投资,并正致力于通过建设能源项目及其他形式的基础设施改善其整体经济,以期为民众提供就业机遇,并完善其国家治理。

这一战略背后的原理是:实现巴基斯坦经济的根本改善,有助于缓解政治极端主义者、激进分子及“圣战”主义者带来的挑战。中巴两国一致认为:经济发展有助于实现巴基斯坦的稳定,并改善其国内的安全形势。但是,中国也认识到,不能忽视“经济走廊”所面临的安全、政治及文化方面的风险与不确定性。

上述风险中,恐怖主义是长期影响巴境内安全稳定的“头号风险”。尽管巴基斯坦已下大力气打击宗教极端主义及恐怖主义活动,但近年来其与恐怖主义的相关问题并未得到显著改善。鉴于“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政府意义非常,上述项目的建筑工地及其工程人员都可能成为宗教及民族极端主义者的攻击对象。中国在巴工作的工程师遭袭甚至因此丧命的案例数不胜数。如2016年5月,在卡拉奇工作的中方工程师遭信德省分裂主义者袭击[7],幸运的是,并无中方工作人员伤亡。同年9月,俾路支省反叛力量至少杀害两名中国工程师,并导致多人受伤[8]。此外,中方建有重点项目的俾路支省发生多起大规模恐怖袭击,导致数十人身亡,反映出该省安全形势仍远未达到理想水平[9]

尽管“中巴经济走廊”能对巴提供经济利益,但恐怖主义导致的安全威胁仍在持续。这条“经济走廊”旨在增强巴国民众的福利水平,并实现长期的繁荣稳定。与此同时,巴基斯坦有关部门已向中方承诺,称其将尽一切可能确保中国工人在巴安全[10]。这一承诺短期内可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巴经济走廊”运输网络日益扩展,所需的安全人员及物资保障也与日俱增,巴方保障这一网络安全的难度将越来越大。未来,巴基斯坦是否能维持足够强大的军事存在以确保上述运输线路的安全,仍是不确定的。

其次,巴基斯坦国内的政治形势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成功建设也很重要。巴基斯坦的政治体制一直都不稳定,政治力量常在军方及文职领导人之间摇摆不定。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将军2008年辞去总统职务,标志着离目前最近的一次军事统治就此终结;此后,军方从台前退到幕后。虽然人民党在2013年大选中被穆盟(谢里夫派)击败而失去了执政地位,但是这次选举的顺利完成以及政权的平稳交接还是创造了巴基斯坦历史上第一次民选政府完成其任期的历史记录,标志着巴基斯坦民主政治的进步。

然而另一方面,带有封建色彩的政治文化在巴基斯坦仍发挥着重要作用。政治权力掌握在地方大家族例如布托家族、谢里夫家族手中。而党派政治的背后则是与上述家族联系的地方利益集团。

巴基斯坦国内各党派就如何规划“中巴经济走廊”运输路线分歧巨大。比如,相互竞争的党派主要关注“蛋糕怎么分”的问题。为提高其在所在选区的支持率,巴基斯坦各政党均期望“中巴经济走廊”能穿过其代表的地区,这样当地有关团体就能享受“经济走廊”的红利。事实上,自2013年首度提出“中巴经济走廊”政策以来,有关这条“经济走廊”该走哪条路线的争论就已导致项目的建设一拖再拖。“经济走廊”建设才刚刚开始,而巴基斯坦国内政党间的竞争估计仍将持续影响未来该方案的实施。

不过,“中巴经济走廊”绝不仅是简单联系甲乙两点间的道路——设计这一政策,就是要更有作为。这条“经济走廊”同样旨在促进金融、贸易、能源及工业的多部门经济合作。

巴基斯坦总理纳瓦兹·谢里夫2013年重新主政时,市场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他致力重振经济,并采取改善巴基斯坦经济展望的一系列措施[11],其中之一就是降低对国外投资的壁垒[12]。为解决能源短缺问题,巴基斯坦正致力于重构其能源产业,并增加发电量。同时,巴政府努力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推进税收改革,并将“增收减支”作为重点工作。此外,巴政府还采取了其他措施发展市场经济:其已对国有企业改革进行监管,并鼓励推进市场私有化。

上述措施已开始收效。巴基斯坦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更为强劲,经济正不断改善[13]。不过,从目前看,上述经济进展能否缓解巴基斯坦严峻的安全及稳定问题,前景仍不明朗。

评估“中巴经济走廊”的经济成功前景时,同样应考虑文化关怀及公共关系。中巴两国普通民众对彼此并不熟悉。多年来两国领导人业已构建两国“全天候”友谊及亲密政治关系,但是两国民众对彼此的了解十分有限。

随着中巴两国逐步拓展合作,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巴基斯坦投资。两国文化实践不同,思维方式各异,由此会产生误解,并对“中巴经济走廊”产生负面影响。上述企业要获得成功,就要理解当地文化、准则及规则;同时,在巴经商的相关信息和相关服务对中方企业而言也至关重要。

中国应抛弃其仅与巴政府打交道的传统方式,转而与巴当地团体联络,以期更好地满足巴地方利益,让更多的巴基斯坦人由此从“中巴经济走廊”中获益。中巴应增进文化联系及民间往来,中巴也已迈出这一步。鉴于两国间经济活动日益增多,中国需要更多地了解巴基斯坦社会的复杂性。2015年,“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成立,旨在联合解决“中巴经济走廊”项目中出现的相关挑战[14]。该委员会在北京及伊斯兰堡分别设立办事处,协助推进“中巴经济走廊”项目的实施[15]

中巴两国已采取积极措施,推进“中巴经济走廊”建设。尽管如此,巴基斯坦的国内形势仍具有决定意义。除非巴基斯坦国内政治及安全形势发生扭转,否则难以判定“经济走廊”前景。对中国而言,随着这一大倡议的持续推进,中方须保持中立,实行战略忍耐,并谨慎行事。

注释


[1]  S. 阿克巴·扎伊迪《巴基斯坦境内的新型游戏规则改变者》,发表于《印度徒报》,最近更新时间2016年9月20日,http://www.thehindu.com/opinion/lead/chinapakistan-economic-corridor-the-new-game-changer-in-pakistan/article8656498.ece

[2]  安卢(音译)《中国与巴基斯坦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新华社2015年4月20日文,http://news.xinhuanet.com/english/2015-04/20/c_134167316.htm

[3]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同意投资460亿美元建设巴基斯坦境内超级高速公路》,英国广播公司2015年4月20日文,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32377088.

[4] 《巴基斯坦总理出席苏库尔—木尔坦公路开工仪式》,《论坛快报》2016年5月6日文,http://tribune.com.pk/story/1098275/pm-performs-groundbreaking-of-sukkur-multan-motorway/

[5] 凯·约翰逊《巴基斯坦总理欢迎首批大批量中国货物抵达瓜达尔港》,路透社2016年11月13日文,http://www.reuters.com/article/us-pakistan-china-port-idUSKBN1380LU

[6]  巴基斯坦政府,巴基斯坦计划发展与改革部,计划委员会《巴基斯坦2025:共同的国度,共同的愿景》,http://pc.gov.pk/vision2025/Pakistan%20Vision-2025.pdf

[7]  伊姆蒂亚兹·阿里《中国公民成为卡拉奇爆炸案袭击目标》,《黎明报》2016年5月30日文,http://www.dawn.com/news/1261600

[8]  马扬克·普拉塔普·辛格《俾路支省反叛力量袭击Dudher工地,杀害两名中国工程师并致多人受伤》,《今日印度报》2016年9月28日文,http://indiatoday.intoday.in/story/baloch-rebels-attack-kills-two-engineers/1/775273.html

[9] 《巴基斯坦奎塔市医院爆炸案致数十人身亡》,英国广播公司2016年8月8日文,http://www.bbc.com/news/world-asia-37007661;《巴基斯坦夏鲁拉尼庙爆炸案致52人身亡》,英国广播公司2016年11月12日文,http://www.bbc.com/news/37962741;《奎塔市恐怖袭击:巴基斯坦警察学院袭击案至少导致44人身亡》,《印度时报》2016年10月25日文,http://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world/pakistan/Quetta-terror-atatck-At-least-20-killed-in-Pakistan-police-academy-attack/articleshow/55041063.cms

[10]  香农·蒂耶兹《巴基斯坦将提供“特种力量”保护中方投资》,《外交学者》2016年2月5日文,http://thediplomat.com/2016/02/pakistan-will-provide-special-force-to-defend-chinese-investments/

[11]  法尔汉·博哈里、维克多·玛丽特《纳瓦兹·谢里夫采取措施重振巴基斯坦经济》,《金融时报》2013年5月13日文,https://www.ft.com/content/374bc1a6-bbe8-11e2-a4b4-00144feab7de

[12]  巴基斯坦政府,总理秘书处,投资委员会《2013投资政策》,http://boi.gov.pk/UploadedDocs/Downloads/InvestmentGuide.pdf

[13]  世界银行《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巴基斯坦)》,世界银行,http://data.worldbank.org/indicator/NY.GDP.MKTP.KD.ZG?locations=PK

[14] 《“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在伊斯兰堡成立》,《中国日报》2015年4月9日文,http://www.chinadaily.com.cn/world/2015xivisitpse/2015-04/09/content_20038726.htm

[15] 《“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委员会档案》,“中巴经济走廊”委员会,http://c-pecc.com/en/about/about-47.html。pecc.com/en/about/about-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