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下一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开始组建内阁,美国亚洲政策的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目前,朝鲜继续开展进一步的核试验,南海紧张形势也不断升级,在这样的复杂局势下,中美合作对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为重要。但是,网络安全问题上的争端却挑战着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面对这些情况,特朗普政府将如何看待并处理亚洲外交政策呢?

为了更好地理解新一届美国政府为实现亚太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将采取的措施,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学者李彬主持了一场与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副院长乔治‧佩尔科维奇(George Perkovich)的对话。同时,佩尔科维奇也分享了自己对跨境恐怖主义问题的研究,并探讨了自己最新合著的新书《非战非和:推动巴基斯坦防范跨境恐怖主义》。

讨论要点

  • 性格的力量:与会嘉宾认为,虽然美国总统的个人性格一直在影响着外交政策,但这一因素在特朗普时代可能会发挥比以往更大的作用。专家们表示,候任总统特朗普可能更依赖于自己的直觉和个人反应而非宏观层面的战略来处理美国与世界的关系。他可能也会根据个人的基础和联系建立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双边关系,尽管这更多是反映人际关系而非国际关系。一位专家认为,这种以个人性格为中心的处理方式可能导致美国外交政策与先前出现不一致。
  • 一个更强大的内阁:参与讨论的嘉宾表示,候任总统特朗普的高级顾问(特别是国务卿、国防部长和国家安全顾问)预计将在新一届政府中发挥极大的作用。一位专家认为,由于特朗普缺乏在公共行政或外交政策方面的经验,他将依靠他的内阁成员和顾问填补他在这些专业领域方面的空白。因此,在经过参议院确认后,特朗普的内阁成员将有可能决定美国政策的未来。然而,一位专家预测,类似在早期的里根时代出现的连续撤换内阁成员的情况将很有可能在这届政府发生。
  • 非常规沟通途径:一位学者指出,特朗普打破了过往总统依赖媒体的传统,转而通过电视和社交媒体推特与公众进行互动。因此,专家们预计特朗普会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总统。他将很有可能以与新闻周期同步的速度和广度运行。决策者们应该期待看到他谈论那些会在晚间新闻上提及的问题,而非那些即将到来的问题。另一位参与讨论的专家认为,意识形态和战略不会成为新一届政府高度关注的优先事项。
  • 中国的机遇:一位专家表示,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倾向可能导致美国撤出其在部分国际事务上的参与。而在这种时机下,中国可能会抓住机会来推动和发展自己的国际影响力,包括填补美国相关战略收缩后留下的空间。在气候变化方面,中国已表现出在巴黎气候变化协议框架下的领导意愿;而在发展方面,则有“一带一路”倡议。然而,一位专家认为,中国是否接受这种领导角色尚不明确。
  • 广泛的不确定性:每位研讨嘉宾都提到了接下来在新任美国政府、决策者和战略层面存在的不确定性。一位专家认为,虽然特朗普可能要依靠他的政府高层官员支持其外交政策,但这位候任总统占据的媒体焦点或许意味着这些高层官员也会受到更多关注。另一位与会嘉宾表示,特朗普在商业交易和合同缔结方面的经验可能会促使他与朝鲜展开谈判,但他对媒体负面报导的反感也可能使他对金正恩的核试验采取强硬手段。

主持人

李彬

李彬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核政策项目和亚洲项目的资深研究员,他同时担任清华大学教授。

发言人

乔治·佩尔科维奇(George Perkovich)

乔治·佩尔科维奇(George Perkovich)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研究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