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们总能在每年一度的高规格互访和峰会中看到中国和拉美国家领导人的身影,而会后双方通常会宣布一系列宏大的贸易、投资与金融的目标和合约,对此我们应该已经习以为常了。然而,中国官方媒体表示,习近平主席最近的拉美之行将“开启中拉关系的全新时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上周前往利马参加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APEC)峰会,同时计划在七天内访问智利、厄瓜多尔和秘鲁三国。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有关中拉新的合作关系的持续讨论?而这对中国和资源丰富的南美国家之间的纽带关系,特别是双方在采掘与基础设施这类规模巨大的领域中的关系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首先,我们应在大宗商品经济由盛走衰的背景下理解中国官员强调的中拉关系新时代这一概念。在石油、铁和铜的出口衰落之后,拉美国家由出口商品带动的经济繁荣已经好景不再。中国领导人和外交人员积极推动与各国,尤其是与大宗商品资源丰富的南美国家之间的关系进入新的阶段,正是为了应对南美国家原材料出口量价齐跌的局面。此外,中国目前正在向内需主导型经济转变,因而这一举动也与中国自身经济状况的变化有着密切的联系。

然而,即便官方已经认识到中拉关系第一个快速发展时代的终结,并开始面对这一现实,中国领导人依然强调应扩大原材料以外的中拉贸易。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2014年和2015年访问南美期间曾分别表达过同样的观点。目前这类会谈通常都以中方加大对拉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投资及援助为主要内容,习近平主席本次拉美之行的会面也不例外。习主席本次在秘鲁参加的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简称APEC)峰会是一个跨太平洋的区域贸易论坛,而南美国家智利和秘鲁则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的创始成员国。鉴于美国似乎有意放弃TPP协定,几乎可以肯定习近平主席会借此机会大力推进中方提出的贸易计划。

所以,任何关于中拉(在此主要指南美地区)关系“新时代”的讨论都必须考虑到上述这一新的时代背景。从南美国家角度来说,此前的中拉贸易热显然已经引发了民众忧虑——人们担心会重蹈覆辙,再次走上依赖大宗商品、环境压力剧增的老路。经济危机的余威对委内瑞拉等国的打击尤其严重。而另一方面,对中国的买家和投资者来说,商品贸易繁荣的结束意味着进口费用大幅下滑,南美能源、矿业和农业资产将迎来减价销售时代。在两年前的“中国—拉美加勒比共同体(Community of Latin American and Caribbean States,简称CELAC)部长级论坛”上,关于中拉双方双赢合作潜力的宣传可谓铺天盖地。而眼下狂热已经冷却,这种盛况也恐难再现。

中方提出的其他一些经济关系促进计划(包括交通、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以及对拉产能输出等),亦是中国谋求自身利益的战略计划的一部分。当然,中国政府官员和官方媒体一直强调,这些都是推动中拉共同发展和相互依存计划的一部分。但是对于中方的此次访问以及双方的未来,拉美国家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第一次中拉合作热潮之后,他们与中方的合作如何更加有效地促进自身的发展与利益。

基础设施建设和采掘业将继续在未来中拉关系中扮演核心角色。以此为基础,双方还应该就如何打造一个更加符合拉美国家和公众发展愿景的、从经济和环境角度看来更加可持续的中拉关系模式展开全新讨论。一个比以往覆盖面更广、更具比较性的角度可能会给讨论带来更多成果。

特别是在与中方的采矿、能源、大坝等项目投资有关的一些涉及环境和社会规程的问题上,例如当地社区和非政府组织的参与等,南美国家与东南亚和非洲的一些国家有许多共通之处。缅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大坝、石油天然气管道以及铜矿项目一直都是各方争议的焦点,但这些合作也同时促进了中方官员及企业高管与当地居民、政府之间进行对话和接触。

反过来,与中国有着类似的伙伴关系,并且面临着类似挑战的东南亚和非洲国家的政府和民众也可以从南美国家身上汲取经验,特别是对于国与国之间以资源为基础的借贷行为的利弊关系。而如果中国真的有兴趣推动其与拉丁美洲、非洲、东南亚、以及其他地区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关系进入新的时代,那么就应当将在某一地区取得的经验推而广之。

对于习近平主席近期出访的几个国家,特别是秘鲁和厄瓜多尔这两个在采矿、石油、大坝等领域拥有大量中方投资项目的国家来说,他们不仅需要注意中国与其他地区合作关系的标准和出现的问题,同时还要密切关注中国对其邻国的发展资助项目。其实,中国政府和企业高管不仅在积极探索新的途径和标准,比如在柬埔寨和缅甸等地落实企业社会责任、开展环境影响评估、提高政治风险分析水平等等,还希望将上述实践应用到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简称AIIB)等新的机构中。

拉美国家政府、学者和民众应该更多地了解中国海外投资的新方向、新试验和新标准,力图确保这些最佳实践能够在投资和项目融资的过程中得到落实,并在新开发银行(New Development Bank,又称BRICS Bank)等机构中得到推广。只有这样,拉丁美洲才真正确立了中拉关系新时代的区域战略。

本文最初发表于中外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