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总统竞选期间,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经常性地挑战关于美国在世界上的角色的基石性政策和战略。这些挑战包括怀疑国际贸易协定和北约联盟的价值,贬低美国对安全和核扩散的传统态度。因此,全球各国政府正在紧张地试图评估特朗普当选总统对他们与美国的关系以及对整个国际秩序的意义。借此机会,托马斯·卡罗瑟斯(Thomas Carothers)邀请卡内基的专家们来评估各国政府如何理解特朗普的胜利,他们对特朗普外交政策的看法和担忧,以及特朗普外交政策对各国的潜在影响。

中国大陆:密切注视事态动向

包道格(Douglas H. Paal)

在美国与中国恢复邦交之初,对于未知因素怀有忌惮心理的中国政府在美国历届大选期间往往都会支持执政党。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官员的态度变得更加自信,他们对于中国的利益将受到美国大选影响的担忧也日趋减轻。在本届大选中,中国政府并未对任何候选人表现出特别的偏好。

然而,中国的普通老百姓却在本次选举以及更广泛的民主进程中表现出了空前的热情。中国的专家学者们很想知道,特朗普(Trump)是否会继续沿用奥巴马总统的“将重心转向亚洲”战略--这曾被不少中国民众视为对中国崛起的遏制。他们发现,特朗普对南海争端不屑一顾,这一态度令他们满怀欣喜。然而,他们同时对特朗普的多位顾问声称的美国应该进一步巩固与台湾的关系并提高自身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而感到忧心忡忡。

中国的专家学者还希望厘清特朗普在经济领域的立场。特朗普是否会针对贸易和人民币问题对中国政府采取高压政策?此外,特朗普是否会对就中国感到被排斥在外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自由贸易协定继续保持冷淡立场?特朗普能否重振美国经济并恢复美国的主导地位?他是否会将美国的重心转移到国内并为中国扩大其影响力留下更大的发展空间呢?

中国政府官员和非政界人士都希望避免与美国发生冲突,更妥善的管理中美两国在西太平洋地区不可避免的战略竞争,同时进一步扩大中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随着美国与菲律宾、马来西亚和韩国之间的关系屡次面临考验,中国政府在这一地区看到了新的机遇,中国对特朗普如何解决这些棘手问题高度关注。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很可能会在特朗普上任伊始即发出访问邀请,作为对奥巴马邀请习近平加入2013年“阳光之乡”美国-东盟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回应。中国政府还将基于两国在伊朗核谈判和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经验,继续拓展中美之间的合作计划。

中国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都深知,特朗普可能会在对华政策上采取比奥巴马更强硬的立场。特朗普政府通过世贸组织或其他机构进一步收紧贸易法规的迹象、美国与台湾加强互动或签订新一轮军售协议的趋势,以及美国对中国政府日趋犀利的斥责言论都将是他们高度关注的问题。

日本:对交易型政治惶恐不安

詹姆斯·肖夫(James L. Schoff)

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竞选言论以及他本人能否将竞选承诺付诸实践的不确定性令日本政府不免担心美日之间举足轻重的经济和安全关系能否延续,以及其对日本外交政策的影响。特朗普对日本贸易行为的激烈批判、对自由贸易协定的冷嘲热讽及其对日本政府为驻日美军提供更多军费的要求令日本政界人士警铃大作。他们对于如何接触特朗普的内层圈子一筹莫展。在日本政府忐忑不安之际,日本决策者们应高度关注两大关键问题,以便如何更好的调整其国家战略。

首先,特朗普是坚持原则、与中国继续竞争,还是简单行事、坚持低调的领导作风?特朗普曾威胁将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并曾承诺大幅扩军,这些言论将令日本政府对安全事务更加放心,甚至会拉近中日双边关系以协力应对来自美国的贸易压力。最糟糕的情况莫过于日本政府感觉被战略放弃。而如果特朗普对中国在亚洲的“核心利益”或“基于历史性权利的”安全问题保持默许的态度,那么这一情况则可能发生,而这将导致特朗普政府为换取较低的中国贸易顺差并确保其他利益而淡化与传统盟友和伙伴国的关系。核心问题是:对于维持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特朗普政府认为这是对美国自身及其联盟有益的战略,并且值得美国为了长远利益而持续投资呢?还是只在日本及其他盟友负责买单的情况下才愿意这样做?日本政府自然不乐意为以美国为中心的计划提供支持并付出更高的代价,但日本很可能会在特朗普政府的协助下进一步扩大本国的外交活动(如在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和外交投资),以支持本国的发展并与美国的贡献形成互补。

其次,基于规则的开放性国际秩序对于日本经济和政治的稳定至关重要,而特朗普政府又将付出多大的努力来维持这一国际秩序呢?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对这一国际秩序的积极支持就一直是美日双边关系的支柱,但美国政府目前的冷漠态度(以及对当前贸易体制的公然否定)很可能会破坏日本的供应链,重创日本经济,最终导致日本在一个“强权即公理”的全球体系内处于劣势且更加依赖于中国。日本政府动用了大量政治资本才批准加入《巴黎气候协定》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这两项多边协议恰恰遭到特朗普的高声反对。如果美国在亚洲的领导地位减弱,那么日本很可能会与其他中等发达国家(包括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携手,来捍卫世贸组织、东亚峰会、七国集团(G7)、二十国集团(G20)等机构,以便为日本政府提供更多筹码,在可接受的条款基础上改善中日关系。

印度:心中无数且茫然

艾西利·特利斯(Ashley J. Tellis)

印度的决策者们与其在各国的同仁一样,正努力应对最终也蔓延到美国的民粹革命。特朗普的成功当选既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风险,但特朗普政府能否将其竞选时的观点及稍作考量的愿景付诸实践仍具有太多不确定性,这令印度政府目前感到焦头烂额。

如果把印度的困惑放在全球普遍反应一致的背景下虽然很好理解,但是因为印度面临的风险太大,其情况则尤为突出。近二十年来,历届印度政府一直试图与美国政府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印方认为美国会保护自由的国际秩序,这有利于印度及其他新兴国家。如果特朗普政府打算放弃这一套由美国一手打造的国际秩序以及维护该秩序所必需的良好大国平衡格局,那么重铸美国辉煌对印度的安全和发展又有何裨益呢?

其他的不确定性因素也同样令人担忧。在维持美国市场对技术移民开放这一问题上,特朗普的立场是否会与印度的利益相冲突?即使特朗普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令人拍手称快,但他的政策能否改变美国对巴基斯坦的主流政策?他公开宣称不信任美国盟友的言论是否会助长中国在亚洲咄咄逼人的态势?在印度与全球经济的恰逢空前互联之际,特朗普政府决意重启现有贸易谈判是否会削弱全球化进程?尽管印度精英们在特朗普絮絮叨叨的竞选演讲中看到了零星有所期盼的亮点,不过至少就目前看来,这些扑朔迷离的问题及其答案早已令这些亮点黯然无光。

在这些风云谲诡的问题背后还隐藏着更深一层的焦虑:美国曾一手创建并努力维持这一至今最为成功的自由国际秩序,不仅让他国也让美国自身获得巨大福祉。而今,难道美国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使其甘愿摈弃这一引以为豪且惠及他国的国际秩序了吗?如果是,那么印度的大战略就将面临一个极度危险的国际环境,无论是从物质还是意识资源来说,印度都尚未准备好成功自信地应对。

尽管特朗普在大选前的一些言论,印度的决策者目前仍希望他能尽力统一因党派分歧而处境危险的美国,致力于保护由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进一步巩固美印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以达到有效制衡中国力量在亚洲的崛起这一共同目标。印度领导人渴望特朗普上任伊始的人事任命能确保他们期望的达成,但一旦希望落空,他们对于未来该何去何从却毫无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