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明年1月入主美国白宫的是谁,这位新的美国总统都需要处理好中美关系——这一世界上最复杂、最有争议且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如果中美两国政府不能协作找到减少相互猜疑和避免冲突的方法,东亚地区(甚至全球)的和平与繁荣很有可能开始走下坡路。

很多美国人——包括今年两位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似乎视中国为美国国内紧迫问题和海外利益日益受挫的主要源头。他们将320万美国就业岗位的流失归咎为对华贸易,指控中国政府对美国企业设置严苛的市场准入要求。此外,中国公司也被认为有大规模侵犯知识产权的嫌疑。部分美国人认为中方因其作为(或不作为)而需要对朝鲜半岛核危机、叙利亚僵局、美俄关系恶化和中美南海局势紧张等负责——至少负部分责任。他们还把亚投行和“一带一路”倡议看成是中方精心策划的,不惜以损害美方利益为代价来增强其地缘政治影响力的战略。

相应的,一些对美国的负面看法在不少中国民众和决策者中似乎同样盛行。他们认为,奥巴马政府的所谓“重返亚洲”战略实际上是美国企图打压中国崛起的托辞,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们指控美国政府支持“港独”和“台独”运动,怂恿菲律宾和越南就存在争议的岛屿问题与中国对抗,并让其军舰在中国主权水域游弋,从而导致南海局势进一步紧张。他们还怀疑总部设在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和官办非政府机构在鼓励和资助破坏中国政府的活动,批评美方对中方投资的不友好态度,以及不惜以损害中方出口产业为代价,逼迫人民币升值。

在中美互相指责、互不信任这一背景下,一些分析人士担心两国正跌入“修昔底德陷阱”(崛起的中国和占主导权的美国将走向战争),这也是有道理的。另一些人则认为,中美关系正处在临界点或“十字路口”。

为避免重蹈大国政治悲剧的覆辙,下一任美国总统和中国领导人能够做些什么?又应该做些什么?这些都得从两个国家各自面临的挑战说起。

尽管领导人的个人风格会对一国的对外政策产生影响,但对外政策主要还是由国内外力量的综合影响决定的。而由此看来,中美两国都面临着来自国内和国际的重大挑战。

从美国方面看,令人瞠目的不平等现象、不断升级的种族冲突、一个萎缩的中产阶级、一降再降的政府公信力……这些都让美国的民主日渐空洞,魅力不在。两百多年来,美国人中占主导地位的是白人和清教徒,但过去二十年来,大量西班牙裔及其他移民以合法或非法的方式不断涌入,使白人可能将在2050年左右成为最大的少数族裔。最后一点也很重要,即美国自“二战”结束后就是全球霸主,而且是自1991年苏联解体后唯一的超级大国。但全球金融危机、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的崛起等情况都极大限制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

再看中国的情况。过去三十年非凡的经济增长让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强国——至少在国内生产总值、全球贸易总额和军事开支方面来说。由于中国曾有遭受列强欺凌的百年屈辱史,许多中国人由此将祖国的再度崛起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正如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到的那样。可以理解,这一伟大复兴或者说中国梦激发了民族自豪感,也激发了中国获得国际尊重的强烈愿望和改革现行国际体制的诉求,中国更是决心在需要的时候大展国力。但同时,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又让其面临随之而来的许多社会和经济挑战,包括不断加深的不平等现象、环境的日益恶化、空气污染、食品及产品安全堪忧。凡此种种,使得中国专家谢淑丽(Susan Shirk)称中国为“脆弱的超级大国”。

综上所述,中美双方都有将国内不满情绪蔓延和海外事务频频受挫归咎于对方的强烈冲动。这一策略虽能在短期内可能会为政治领袖们赢得民众支持,但长期可能会引发“诸神之战”。

取而代之的是,中美领导人应采取措施让各自民众看到这一双边关系的积极面。每天跨越太平洋的旅客、货物和服务,早已让两国关系密不可分。至少与美国和前苏联的关系相比,中美两国的相互依赖史无前例,应该被两国政府强调、鼓励和拓展。如果高层决策者不能有效地设置中美关系的议程并构建互惠互利的双边关系,就正中了两国国内某些势力的下怀:他们正好可以高调宣扬对双边关系的不满,从而阻挠中美关系发展的进程。

中美改革各自的政治体系同样重要。美国的民主现状如此糟糕,以致于不开展另一场进步运动,恐难以平复民众不断增加的不满情绪;而中国的发展模式也亟需深入改革,以确保经济增长公平、公正和可持续。

这种国内改革不仅能提升两国人民福祉,还能培育经济纽带,增进文化交流,促进两国人民产生政治共鸣,并最终通过减少两国拿彼此当替罪羊的种种诱因,为发展更好的双边关系做出贡献。

当中国日益膨胀的权力感面对美国日益萎缩的权力感时,没有什么能比中国趾高气昂、美国偏执狂妄更糟糕的了,因为这是引发怨恨甚至报复的不二诱因。削弱的美国或许能够迅速重振,而复兴的中国也或许会迅速衰退。

鉴于美国有霸权史,而中国有屈辱史,虽然做远比说难,但中美领导人还是应该学着尊重和适应彼此的合法利益、主张及关切。中美领导人需要充分运用胆量和智慧,更有效地经营世界上最重要双边关系之一的中美关系。

谢韬是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院长及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