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目前正面临着一系列可能会长远影响到该集团与世界其他国家关系的挑战,包括难民危机,民粹主义政党的崛起,以及英国脱欧。而接下来一年的德国、荷兰和法国选举可能会进一步妨害欧盟的统一。近期展现出的中英关系的“黄金时代”也可能面临风险。

清华–卡内基中心学者史志钦主持了一场关于中国与欧盟的关系将如何被目前欧盟复杂的形势所影响的主题研讨会。与会嘉宾们探讨了中国为缓解接下来欧洲选举可能导致的后果而可能采取的应对方式和步骤。

讨论要点

  • 欧洲民粹主义的崛起:与会嘉宾们表示,除了出于主权和国家利益的考虑外,英国作出脱离欧盟的决定也反映了其不断崛起的民粹主义。但一位嘉宾认为,英国脱欧不会引发集团内国家接连退出欧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相反,这位嘉宾表示,英国的决定是一个个例,不应该被视为一个潮流的引领者。讨论者们指出,尽管其他国家可能不会离开欧盟,但是英国脱欧的背后原因仍将在许多欧洲国家中引起共鸣。正如与会嘉宾们所说的,欧洲政府和政治家们需要想清楚为什么民粹主义运动正变得越来越受欢迎,同时,他们应该把握分寸,避免直接谴责这一团体,或者给这一运动的支持者贴上无知的标签。从这个意义上,他们总结到,英国脱欧应被视为一次关键警钟的敲响。
  • 缺乏强有力的领导:一位与会嘉宾认为,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是欧盟领导层软弱和无力制定强有力的移民和难民政策的结果。这位嘉宾表示,相反地,欧盟一直向其国内选民和难民发出不一致的信号,导致英国和许多欧洲国家目前表现出了反移民的立场。另一位学者指出,由于缺乏强大的中心领导,该集团分散成基于地缘位置和意识形态划分出的各个小的利益集团及其分支利益集团,而这进一步凸显了欧盟内部社会的不平等。
  • 对共同愿景的需要:与会嘉宾一致认为,欧盟内部严重缺乏共同愿景。正如一位专家所解释的那样,欧盟需要重新激起当初启发其成立的情感纽带。一位学者提出,很大一部分欧洲人口目前视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政府为一个不会给其他成员国带来益处的官僚机器。此外,欧盟正在经历一位专家所描述的,因当前新自由主义的崛起而加剧的合法性危机。另一位学者认为,这一危机通过破坏其自由民主基础以及阻碍社会凝聚力而破坏了欧盟的根本基石。
  • 展望未来:一位研讨嘉宾建议,为了保持其完整性,欧盟可以重申其对弥合社会的不平等的承诺,并履行其作为一个在全球化世界中的必要工具的角色,不仅捍卫其成员国的经济利益,也代表新兴经济体的自由民主理想。一位嘉宾补充道,欧盟应重申其作为一个和平和统一的集团的重要性,重新激发其成员国民众的支持。但学者们也认为,这种变化需要有强有力的领导通过制定新政策使欧盟向新的方向转变,从而重新恢复获得在过去一年中因为民粹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运动而失去的民众支持。但他们也表示,考虑到德国、荷兰和法国即将举行的选举,欧洲的未来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 中国和一个英国脱离后的欧盟:鉴于这些变化,与会嘉宾们一致认为,中国和欧洲在一个英国脱欧后的环境下将不能恢复之前的 “一切照常”。一位学者认为,由于该集团被不确定性所笼罩,英国脱欧使得中欧关系更加脆弱。但讨论嘉宾也表示,中国和欧盟仍然可以建立互惠互利关系,因为欧盟仍然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为中国实现其发展目标提供了无数的机会。这位嘉宾表示,目前的情况表明,欧盟相较之前处于更弱势的地位。现在中国和欧盟或多或少处于平等地位,因此有可能促成沟通和合作的加强。

主持人

史志钦

史志钦是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以及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系教授。

发言人

安娜·盖斯(Anna Geis)

安娜·盖斯(Anna Geis)是德国汉堡联邦国防军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联席主任。

迈克尔·斯塔克(Michael Staack) 

迈克尔·斯塔克(Michael Staack)是德国汉堡联邦国防军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联席主任兼教授。 

讨论人

王展鹏

王展鹏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爱尔兰研究中心主任及教授。

熊炜

熊炜是中国外交学院外交学系副主任及教授。